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作者:肉包不吃肉(六)【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肉包不吃肉 重生 仙侠修真 虐恋情深 年下

第268章 【天音阁】如归巫山

  说完这番话, 踏仙君动了动手指,那小魔龙立刻将身子缠得更紧。师昧脸色一变,很显然是疼到了,但他一贯爱惜颜面,即便这种时候,还竭力维持着他的处变不惊。

  “墨燃, 你竟敢窥伺我?”

  踏仙君嗤笑道:“有意思, 你倒说说,这世上有什么,是本座不敢做的?”

  “……”

  “介绍一下。这是蛟山魔龙惘离的分体,只听南宫家族的命令。”踏仙君斜睨了他一眼, “你在本座的地盘上还如此不知收敛, 本座看你是真的活腻歪了。”

  师昧额角筋脉突突, 显是被气的不轻。但他没有想到蛟山血契竟还能被这样用, 一时被拿捏着, 也不敢太过气焰嚣张, 便只道:“你把这恶心东西给我撤了。”

  踏仙君没吭声,毫不掩饰地盯着魔龙缠绕的地方又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冷笑道:“那你得先保证再也不会把你这恶心东西给本座拿出来。”

  床笫之事被打搅了原本就恼怒,师昧y-in着脸:“你说谁恶心?”

  “谁被绑着就是谁。”

  楚晚宁:“……”

  看了一眼被绑着的楚晚宁,踏仙君皱了皱眉,又改口道:“谁没穿衣服就是谁。”

  楚晚宁:“……”

  误会太多, 踏仙君干脆摆手:“……本座没有说你。”

  师昧道:“墨燃, 你真太可笑了。”

  但话说归这么说, 他还是沉着面庞将浴袍披上,而后抬眼对墨燃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解开了吧?”

  “不急,你先出门,走远些,走到差不多后山,它自己就会开的。”踏仙君懒洋洋的,“不过本座提醒你一句,要是下回你再有心思对本座的人动手动脚……它已经熟悉你的味道了,哪怕你在蛟山外头,它都会追过来勒死你。”

  人至贱则无敌,踏仙君高处不胜寒,十分无敌。

  师昧怫然离去。

  屋里就又只剩下帝君和北斗仙尊两个人了。

  踏仙君走过去,伸出手——

  然后他看到了楚晚宁那双明显带着锋芒与敌意,却又有些s-hi润的眼睛。他把手伸过去,大概是那些年的囚禁让楚晚宁立时想到了他的暴虐,几乎是在瞬息间绷紧。

  “……”踏仙君在心里微微叹息,却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一丝心软究竟是因为什么。

  他把手触上了楚晚宁的额头。

  “没刚才那么烫了。”踏仙君面上没有太多表情,“他人是废了点,药倒真是不错。”

  顿了顿,又冷然道:“以后不会让那孽畜欺辱你了,本座的人,谁都不让碰。你大可以放心。”

  他根本还不知道楚晚宁此刻的记忆已被师昧清洗,暂时又回到了前世,因此也不知道自己这番话给了楚晚宁多大的惊骇。

  墨燃竟然称师昧为孽畜……

  踏仙君没有留心楚晚宁的神情,事实上他一直在避免直视他。他了解自己,眼前这种景象若是多看几眼,怕是就会失控,可是以楚晚宁此刻的状态,再做肯定会更加难以承受。

  如果换成以前,他大概不会有所怜惜。

  可是他一个人,在另一个世界孤苦伶仃那么久,死生都不能做主,只能这样行尸走r_ou_地活着。

  再一次见到楚晚宁,他这颗冷冰冰的心里似乎生出了一抹模糊的暖意。正是这种暖意让他没有如从前那样暴躁。

  他替楚晚宁解开绳索,看到那手腕上鲜红的勒痕时,甚至还下意识地揉搓安抚了两下。但他随即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所以又停了下来。

  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再过一会儿,师昧的记忆紊乱法咒渐渐变弱,所以楚晚宁的眼神开始有些错乱,但他在这光怪陆离的晕眩中,还是苍白着脸色,忍着颅中的痛楚,说道:“墨燃……”

  “……”

  “他回来了。”

  是醒是梦都不再重要,只是心里多年的一个夙愿得偿。

  楚晚宁几乎是沙哑地:“所以……不要再恨了。”

  踏仙君望着他。

  大约是觉得此梦将央,楚晚宁阖了阖眼眸,抬起红痕犹在的手,摸了摸踏仙君的脸庞:“回头吧。”

  心底似乎有什么在坍圮塌陷,踏仙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看,茫然也在他脸上浮起,薄薄的似一层烟云。

  楚晚宁蹙起眉,竟是有些哽咽的。

  “前头没有路,回去吧……别再往前走了。”他捧着他的脸颊,浮沉在两次人生里的北斗仙尊,望着早已是活死人一具的踏仙帝君,两生过去,他们皆已残破。楚晚宁的嗓音是喑哑的,“墨燃,你的脸怎么那么冷……”

  冷得像是冰。

  如果可以,我愿意当蜡炬,在凛冬长夜的岔路口等你回头。我愿意燃尽一生,照你回家的路。

  可是你怎么这么冷……

  我不知道自己可以燃烧多久,万一等我力竭了,烧尽了,万一等我熄灭了,你还是走在黑夜里不肯回首,那该怎么办。

  楚晚宁手指微微颤抖,合上眼眸。

  他一生茕茕孑立,无亲无友,倒也不怕离去。

  只是想到或许他烧尽了毕生的热,也无法暖墨燃已经寒凉的心,他就觉得很愧疚。想到他要是熄灭了,那个青年如果有朝一r.ì想要浪子回头,却已找不到来时方向,他就觉得自己应当活下去。

  多等一天也好。

  也许明天,冰就化了。

  那个男人就会回头,从无极长夜里行出,朝灯火阑珊处走来。

  接下来的几天,受到师昧法咒的残余影响,再加上楚晚宁自己两世记忆的波动,这些天他都是醒的时候少,睡得时候多,而且每次睡醒,j.īng_神都很涣散,知道的东西也都零零碎碎的,并不完整。

  踏仙君明白过原委之后,也觉得这样颇为挺省心,楚晚宁现在是糊涂人,好哄。头天欺负狠了,第二天睁眼未必就能记得之前的事情。而且因为记忆破碎的原因,楚晚宁总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所以比平r.ì里就少去许多戒备——

  指爪锋锐的猫儿固然有滋味,但睡成n_ai团子的大白猫也实属难得。

  不得不说,他觉得华碧楠做了件好事。

  “今天的你,记起了多少东西?”这成了他这几r.ì早上醒来必然会问楚晚宁的一句话。

  而楚晚宁则往往皱着眉,问他一句:“什么。”

  他就难得耐心且不厌其烦地答:“你的记忆是依旧只停在上辈子咱们俩成亲后,还是变成了别的r.ì子?”

  这个时候,他多半又会等到楚晚宁难堪的脸色,还有低沉的一句:“墨微雨,你又发什么疯。”

  不是什么好话,换作以前,势必要一掌掴上去。

  踏仙君现在也是一掌掴了上去,只不过尾势轻缓,继而另一只手又跟上,瞧起来就完全不像是扇巴掌,而是捧了对方的面庞。

  他嗤笑一声,眼里却有着一丝心满意足:“很好。你若是一直这样下去,那就再好不过了。”

  他是真的很不希望楚晚宁想起这辈子的事情,不希望他想起那个成了宗师的墨微雨。仿佛只要楚晚宁一直这么糊涂着,他们就能回到那一年的巫山殿,不管楚晚宁有多恨他,他们俩都能r.ì夜厮磨在一起。

  他的师尊,他的晚宁,都是他一个人的。

  华碧楠讽嘲他:“连自己的醋都吃,心胸不如妇人。”

  吃醋?

  踏仙君想,不存在的。只是哪怕一条牲畜,一件事物伴随自己久了,也会生出些类似于“习惯”的感情。

  仅此罢了。

  这r.ì蛟山晴好,踏仙君硬逼着楚晚宁和自己在橘子花树下午憩,他看着满枝细碎芬芳的白色小花,懒洋洋地叹口气:“就是缺了些味道,要是海棠就好了。”

  楚晚宁神识模糊,依旧以为这是自己的某一夜梦境。

  所以他说:“你这个人,为何连在梦里都会这么挑三拣四的?”

  踏仙君在C_ào坪上翻了个身,又靠过去,把脑袋枕在他膝头。四目相对,踏仙君道:“一贯的。对了,本座饿了,一会儿回去,你给本座煮碗粥吧。”

  “……”

  “要蛋花瘦r_ou_粥,蛋花不要太熟,粥不能太稠,r_ou_放一点点就好了。你会做的吧?教你很多次了。”

  楚晚宁原不想去,却被他生拉硬拽软硬兼施磨得一点办法也没有。后来只得跟他一起去了祭祀殿的后堂伙房。

  柴生上了,米淘干净,水也开始沸煮。踏仙君坐在小桌旁,托腮看着楚晚宁在炤台前烦躁又无奈的模样。

  不过好在楚晚宁以为这是梦,所以不打算费太多j.īng_力反抗。

  而踏仙君呢,他知道这梦终究会碎,所以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来得珍惜。

  水滚了,木盖下头飘出米和r_ou_的香味。

  踏仙君换了姿势,双手j_iao叠垫在下巴处,他觉得自己有挺多话想跟楚晚宁说的,但是又觉得说了也没意义,说了也都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