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该做的六件事 by 好饿哦【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

人生最该做的六件事
1.聘请两个私家侦探,叫他们跟踪对方
2.成为一名老师,准备一个考齤试,每个答案都是C
3.等到有人要打喷嚏时,在他大叫之前喊“皮卡皮卡”
4.跑进一家超市,问别人今年是哪一年,有人回答后,大喊“耶我成功了”,然后欢呼着跑出去
5.买一只鹦鹉,教它说“救命!我被变成鹦鹉了!”
6.邀请某人到你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椅上转过来对他说“我就知道你会来...”


看了微博上的小段子受的启发 半夜失眠干脆起来码字了QAQ
打好一小段刷新邮箱发现自己有大学念了(傻齤逼雅虎把我的录取通知放在垃圾邮件类【跪)
为了感恩我也会努力写完的

作者写了1、4、5,3个段子,每个段子写的都是又萌又肥,肉多鲜美,可以做睡前小读物。

人生最该做的六件事

看了微博上的小段子受的启发 半夜失眠干脆起来码字了QAQ
打好一小段刷新邮箱发现自己有大学念了?(傻齤逼雅虎把我的录取通知放在垃圾邮件类【跪)
为了感恩我也会努力写完的

段子via ck101

以下正文(正文挺歪的

戚原被网上的一个小段子乐到了,这个小段子叫做“人生最该做的六件事”。
人生最该做的六件事:
1.聘请两个私家侦探,叫他们跟踪对方
2.成为一名老师,准备一个考齤试,每个答案都是C
3.等到有人要打喷嚏时,在他大叫之前喊“皮卡皮卡”
4.跑进一家超市,问别人今年是哪一年,有人回答后,大喊“耶我成功了”,然后欢呼着跑出去
5.买一只鹦鹉,教它说“救命!我被变成鹦鹉了!”
6.邀请某人到你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椅上转过来对他说“我就知道你会来...”

与一般人不同——一般人看了也就乐一下,但戚原真的能去做这些个无聊的“最该做的事”,因为他爸很有权,他妈很有钱,总的来说戚原就是个又有钱又有闲的二世祖。
戚原摸了摸下巴,打了个电话给秘书:“喂,把本市的私家侦探的个人资料做成手册给我”然后挂了电话。
倒霉的秘书很有效率,当天下午就送来了小本子。
戚原随手把本子一开就被左页的侦探A亮瞎了。
卧齤槽!这他妈也长得太帅了吧?!确定不是杂志模特?!
——没错,这位二世祖还是个骚到骨子里的Gay。
照片是张近照,镜头抓到了侦探A优雅迷人的7分脸和性感得令人掉口水的锁骨。更别提他戴着成熟的银边眼镜,让他看上去神秘、充满了禁欲气息。
戚原忍着小腹的热潮,深呼吸了一会儿,往右页看去...
卧齤槽啊!!!这也他妈的太帅了吧?????????!!!!!
戚原被震惊了。
右页上的侦探B有着完全不逊色于侦探A的出色相貌,他看上去更年轻、更有活力,像个大学生,笑容像阳光一样温暖人心。
“他妈的,现在侦探都是模特改行的吧...”戚原喃喃自语道。
戚原摸了摸下巴,打了个电话给秘书:“喂,把册子上17,18页的俩侦探给我约过来,记得约不同时间!”然后挂了电话。

【周一下午】
戚原一本正经地坐在办公桌后面,静静地等待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今天他就能和侦探A、侦探B见面啦!耶!
先约的应该是成熟禁欲的侦探A...
“咚——咚——”
“请进。”
侦探A走了进来,比照片上还要帅一千倍(戚原语)。
他看上去更像个商界精英,穿西装打领带,架着眼镜,嘴角挂着微笑。
“你好,”他在点头示意后坐到戚原对面,“请问我有什么能帮助您的吗。”
戚原和他对视两秒,居然脸都有点发烫。
“咳咳,”戚原一边转移视线一边转移话题,“不是说好侦探都要穿风衣戴帽子的吗。”
侦探A一愣,大概是没想到有人会这么无聊,随即地笑着解释:“我怕这样太容易暴露身份了。”
我齤操,这人为什么穿这么多还这么性感,不科学啊!戚原想。
老实说,他已经无法控制地**,面前的侦探A是怎样把他按在床上狠狠干了。
哦天,他肯定会穿着衣服干我的,穿得整整齐齐的,而我会被扒光...
搞不好还会用那根领带绑我的手...
一边干一边打我屁股...
——诸如此类。
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戚原虽然本质很骚,但也坚信,他高贵的屁股是不可能让这些平民百姓干的。他有着非常严重的出身血统论,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这也就造就了戚原——男,24岁,条件优良,至今处男,淘宝情齤趣用品店忠实买家。
虽然只是想想,也让戚原的老二硬得没商量,裤裆被顶得没法见人,好在有办公桌遮着。
“这个...这就是我要你查的人。他对我有威胁,我要你跟踪他,把他的所有行程告诉我。”戚原把准备好的有关侦探B的文件袋递给侦探A。
侦探A接过去的时候,两人的手指碰了一下。
戚原发觉,他胯下的小水管开始淌水了...

过了1小时,侦探B也如约出现。
侦探B看上去更平易近人一些。他笑得开朗而温柔,穿着显得有点单薄的卫衣和修身的牛仔裤,完美地衬托出他的宽肩劲腰翘臀长腿。
致使戚原在他敲门进来5秒之内就开始YY人家只穿着一条小三角裤在沙滩上奔跑的场景和...他在沙滩上干他的场景。
他会抱着他,抽齤插温柔而有力,还会一边体贴地帮他手齤淫,嗯...........
戚原发现,长期和右手的合作不仅会使手上技巧变得高超,连脑内剧场都会越来越丰满。
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

侦探B真的很年轻,戚原忍不住像个怪蜀黍似的开始打听:“多大啦...矮油才22啊...大学刚毕业啊?...什么大学的丫...干这行辛不辛苦丫...”
而侦探B也总是耐心很好地回答他的问题,附送侦探的笑①。
(附①?侦探的笑——使用者:侦探B;功效:治愈戚原;特点:温柔,仿佛可以融解冬天。)
最后戚原把同样准备好的,有关侦探A的文件袋递给他,他笑着说:“没问题,交给我吧~”的时候,戚原脑内只剩下一行字那就是:娶我娶我娶我娶我娶我娶我娶我娶我快娶我!!

【过了两天】
秘书打电话跟戚原说有位侦探A要找他。戚原的生活花天酒地五彩斑斓,要不是这俩侦探长得这么貌美,他兴许已经忘记这茬了。
侦探A一进门,戚原就哈哈哈地笑了出来,原来侦探A真的裹了件大风衣,还戴了宽边的帽子。面对戚原毫无形象的傻乐,侦探A只是大度地微笑以回应。
这在戚原眼中即被解读为:“爷,我就是来取悦您的您随便笑”(大雾
侦探A摘了帽子坐下,跟戚原寒暄了两句。
而戚原眼中只有侦探A的风衣领口和围巾,心里遗憾地想:这男人怎么老裹得那么紧。
这两天降温了,戚原更没了饱眼福的机会。
这时,他听见侦探A说:“不瞒您说,我发现了你让我查的那个人的一个肮脏的秘密。”
戚原又乐了,想:我他妈雇你们就是耍着你们玩的,还能查出个什么鸟来,难道他也天天想着我打飞机?哈哈哈哈哈~
表面上仍严肃地说:“嗯,请说。”
“这个事情真的事关重大,为了以防万一...我想到您耳边说。”
戚原心想,不是吧,还真齤他妈查出了个鸟?不是这人耍我吧。但又转念一想,这可是和大帅哥亲密耳语的绝佳机会啊!
想到这里,戚原脸红了红,故作镇静道:“好,麻烦你了。”
只见侦探A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的盯着他。
“说...说吧...”不知为何,戚原被他的眼神弄得有些不安。
侦探A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把扯开风衣!
额滴神呀————!戚原的脑内小剧场爆炸了。因为侦探A在风衣下面并没有穿上衣,只有一条松垮垮的牛仔裤挂在胯部。大片肌肉饱满的胸膛,六块腹肌,脐下的茸毛和形状流畅的胯骨延伸到被牛仔裤遮住的部位...
戚原的鼻血还没来得及淌下来,侦探A就更迅猛地扯开了牛仔裤。
卧齤槽他没穿内裤啊啊啊!!!( ° ▽、° )——戚原脑内
侦探A 的行径堪比马路上的露阴癖,但戚原想,如果他真去当露阴癖,绝壁是造福人类回报社会的。
因为侦探A实在是很有料,胯下是沉甸甸的一大根,深红色,形状优美,还没有完全勃起就让人充分感受到它的威胁性。纵然是阅片无数的戚原也忍不住菊花一紧,想跪下膜拜:神器啊!
戚原发现自己前面很没用地硬了,腰却软了。他长期使用按齤摩棒自己干后面,等于是望梅止渴,如今见到这条巨龙,就是一大片真?梅林,渴望着撸、舔、吸、然后被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心情可想而知。
戚原吞了吞口水。
正在他脑内翻江倒海双眼挪不开视线时,侦探A已经镇定地踢掉了牛仔裤,扯开了围巾,老二也一晃一晃地挺了起来,他微笑道:“看够了吗。”
戚原才反应过来他的眼睛被(快乐地)**了:“你你你你想干什么!心理**吗!!”
啪————
戚原被莫名其妙但毫不含糊地扇了个耳光。虽然力气不大,也足够娇生惯养的戚原恼火了。
“你齤他妈——”不料刚想起身回击,他就被按在椅子里,下巴被狠狠地捏住掰开,梦寐以求的大肉齤棒就这么直直塞进嘴里。
虽然戚原觉得嘴里的那根好香好美味好想吃,屁股也快骚得化成水了,但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尊严!他堂堂戚原大少爷怎么可能任这种贱民摆布!
他抬起了不愿做奴隶的双手,刚想推开面前的人,双腕就被抓住了,拽到脑后。
不对啊,他妈的这侦探君一齤手捏我下巴一齤手按我肩膀哪来的另外两只手啊?!他妈的我就知道长得这么好看的肯定是外星人!!ヽ(#`Д′)?
戚原努力地睁眼回望,想要见证侦探A的触手,却惊呆地看到身后站着另一个不该在这儿的人——笑得非常可爱的侦探B:“嗨~又见面了哟。”
戚原被他“嗨”得春心荡漾,特想给他回个招呼,可惜嘴巴被侦探A的肉齤棒塞了个结实,实在说不出一个字儿来。
侦探B很理解他似的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一手握住他两手,顺手抄起他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这你哒?”
戚原维持着被迫含着的姿势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侦探B很高兴地样子,笑笑地打开相机,对着戚原的脸“咔嚓”就是一张特写照。
戚原愣住了,只看到B灵活地操作着他的手机:“你玩儿微博的对吧...嗯看到了,这儿呢...矮油还是V啊~...喏、编辑好了,你含大鸡齤巴的照片哟,如果我按发送...大家就会看到‘你’发了这条微博,你知道吧。”
戚原瞬间就QAQ了,【后果不堪设想啊!】的大钟在他脑中大声敲响,余音袅袅。
侦探B看到他紧张的表情更乐了:“不想我发,对不对~”
“唔唔嗯嗯!!”
“那...我们说什么,你都要听话,好不好~”
“.................”
“不好吗...”侦探B有些委屈似的扁了嘴,手指却移向发送键。
“...唔唔........”
侦探B又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太好了~”
但戚原已经胆寒了,这他妈是**裸的报复啊!一定是在报复我耍他们呢!!
玩——脱——了————
一个戚原不愿面对的结局。
见他已经不敢再反抗,侦探A也就不再钳制他,那话儿也慢慢退了出去。还不忘轻挑地拍了拍他有些酸痛的脸颊,评价道:“口齤活儿有待改进。”
戚原委屈地揉了揉脸。
侦探B摸摸他的头发:“接下来...怎么玩呢~”
A出主意道:“先自己脱光吧。”

戚原站起身来,手指有些颤抖地解开上衣扣子,上半身很快就赤膊了。他的身材偏瘦,有一点肌肉,但是是健身房练出来的那种,没什么用处,而且因为长期待在办公室,肤色苍白。感受到两道火齤辣的目光落在身上,戚原觉得方才惊恐的情绪又被一股骚劲儿盖过去了,腿一阵一阵软,下腹火热。
解开皮带,褪下长裤,戚原的狼狈已经无法隐藏。
B扑哧笑了出来:“哎你看,他都已经湿成这样了~”
——浅灰色子弹裤的前端有一大块水痕,整根勃齤起的形状都被勾勒出来。
“呵,**。”A补刀。
戚原被羞辱得满脸通红,脱下内齤裤,没有被任何人抚慰过的性器已经水亮水亮地翘在那儿了,确实也应验了A的评价。
A的声音又响起:“转身、腿分开...再开点!...嗯,弯腰、手撑墙,对...屁齤股抬起来。”戚原一个口令一个动作,乖乖地把菊齤花暴露出来。
“哎、他好嫩哦...是粉色的~”
这个...算是夸奖,让戚原只能把通红的脸埋在手臂里。
然后,在他还完全没准备的时候,一根修长的手指就倏地插了进来。
“...呜!”戚原紧张地往前面一躲,但腰很快被按住了。
“嗯...里面居然...已经湿透了啊。”插齤进来的手指应该是A的。
“噗...!他居然是个尤物啊~这下更要好好玩玩了www”说着,B的手指也挤了进来,两个人同时在他内部搅弄着。
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触碰过,也没有被人这么凌辱过,戚原虽然觉得很害怕,但也不可否认内心期待的部分——他想以这个母狗般的姿势被狠狠操弄,已经很久很久了。
就算他不想承认心里是怎么想的,也不能无视身体的反应——后齤穴在两人积极的翻搅下已经越发的搔痒、不满足起来。
想要更多的东西进来......

“喂,你淫齤荡成这样...办公室里一定会放按齤摩棒之类的东西的吧。”A一边戳一边问。
B显然也对这个提议感到很兴奋:“对哦~你放在哪里来的,拿出来玩嘛。”
不得不说,A还是料得挺准的,戚原平时确实喜欢没事在办公室里插插屁齤股。但眼下这个情况,服侍两根真?肉齤棒大概就够呛了,再来个道具play他不得活活被搞死啊。
不行,绝对不能说!
“我...我没有那种东西...”
“啊、他撒谎了...”B收起笑脸,有些失落的样子蹲在他面前——手里举着手机,“不说吗,那我发了哦。”
“真没有啊你们不怎么讲道理的啊!!!!”QAQ
B停顿下来,捧着戚原的脸盯着他的眼睛。
戚原心虚了。
他虽然心里喊着“撑住撑住!!”,但在B温柔的、深不见底的双眼的注视下,戚原还是怂了,移开了视线。
没有逃过B的眼睛:“果然是在撒谎...”说着就要按发送键。
“抽屉抽屉倒数第二个抽屉!!!!!!!!!!”

正在戚原为自己弃车(屁齤股)保帅(名节)的决策无奈地流泪时,B已经欢快地发现了新大陆:“哎你快看啊...这...可不光是按齤摩棒哟~”
戚原心绞痛,他知道自己不光有按齤摩棒——拜托他都是3家店铺的VIP买家了好吗。(此刻无法引以为荣)
A也拔出手指,凑过去看。
“...跳蛋,有线的无线的...G齤点按摩器...串珠...鳄鱼夹...按齤摩棒...不对、是按齤摩棒家族............”显然,连无下限如A都被震惊到了,“我说,你该不会是有什么性瘾癖之类的病吧...”
“不是啦~应该是做这个生意的吧。”
A和B征询地回头看戚原,却看到戚原已经缩在角落里,软成一滩泥状地瑟瑟发抖:“...别、真的别...用那种...有些太大我我我还吃不进去!”
与那副瘫软的样子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他腿间硬得翘起、不停淌水的肉齤棒。

A和B对视一眼,同时上前架起了戚原。
戚原呈~~> <~~状被扔到了自家办公室的沙发上。这个沙发平时专职提供戚原偷懒打盹用,自然集长、宽、软、皮质佳等优良品质于一身。而此刻,它也非常适合三人在上面淫齤乱...
B拿来一只G齤点按摩器在他面前晃了晃:“就用这个,嗯?乖,不会痛的。”
G齤点按摩器戚原也收藏了好几款,这会儿戚原不得不承认B简直是黄金手,随便一拿就是他最爱的那只。
戚原被仰面摆在沙发上打开,B坐在他头边压住他的手,A则按住他的腿,把按摩器送进去。
期待已久的身体终于无法再装得不情愿,**毕露。
“嗯...啊、啊啊...!”戚原情不自禁地把腿分得更开,扭动着想让前列腺受到更直接的刺激,“再...深... ...!嗯...好舒服...嗯啊.......”
他欲齤仙欲死地挣扎着,A适时地帮他撸了两下,他就屁齤眼一夹一夹地射了。
被强迫高齤潮似的感觉让戚原非常不适,但还没来得及缓过神,他就被整个人翻过来,屁股里的东西被抽出去,一根热烫的肉齤棍送了进来。B也解开了裤子,轻拍他的脸颊让他把他含进去。
此时戚原才发现他之前与按齤摩棒都是在浪费时间!
肉体碰撞的感觉比他想象中更好,和冷冰冰、嗡嗡作响的塑料不同,真的肉齤棒带来一种契合的、胶着的感觉,身后的人操弄的时候还会发出啪啪啪的拍击声,特生动特生动。更何况A的技巧高超,次次都准确无误地撞在他体内的敏感点上,狠狠碾过去,把他刚刚高齤潮的穴又干得软了。
戚原爽得眼泪掉下来。
“诶,他又硬了。”A摸了一把,说道。
B笑了:“好敏感啊~喂,我们把他干到只能射尿好不好。”
“年轻人真有活力啊,我奉陪。”
戚原内心一阵惊恐悲切,“唔唔”地把嘴齤里的□□吐出来:“别!!别别别别啊!!”
A和B停下来,不说话,就看着他。
戚原顿时压力山大:“.......我...我是说...那个.........我肾虚!!”
“啊?”A一脸不耐烦。
“真、是真的!...我肾虚...射太多...会死的........”QAQ
这拙劣的借口一出,气氛瞬间变得很尴尬。戚原抖索着抬头,发现A和B虽然都没接话,但眼神交流得噼里啪啦的,老**了。
几秒之后,A不动声色抽了出去,B弯下腰,温柔地捧着他的脸,凑得好近:“你不想,我们就不强迫你,嗯~?”说完,还在戚原唇上印下一吻。
戚原的少女心怦怦怦地跳了。
“好了别装了,”A走了回来,手里拿着...玻璃胶带和4个跳蛋??!!“干活!”
B又笑着对戚原:“我们玩别的~”
四个跳蛋被迅速地贴在他的两侧乳齤头、性器柱身和会阴处。然后、一小段玻璃胶、被小心翼翼地贴在了......他的马眼上。
“......??!!!”戚原( ⊙ 皿 ⊙ )|||||||||||||||
“这样就不会射了,好好享受~”两个恶魔狞笑着打开了跳蛋的开关。

戚原的敏感带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立刻浑身都酥了:“嗯嗯..!啊、不行....太...强烈了....嗯啊.....好难受.....”
接着A和B换了位置,B干屁股,A塞住了他的嘴。
B的大肉齤棒丝毫不比A的逊色,同样有力地干到他体内深处,磨在他那点上,让他爽得叫都叫不出。
“你好棒哦...干齤你、这里、你就会、夹我哎~”B一边夸奖他,一边揉他的屁股。
“你可以试试慢慢地磨过去,他就会浑身发抖。”
戚原听到B轻声嘀咕了一句“不用你来告诉我”就开始快慢交加地干他。
戚原觉得自己快要被弄死了,居然在短短十几分钟内就又有射齤精的冲动,腰一挺一挺地前后送,配合着B操弄的节奏,嘴齤里还塞着一根大肉齤棒。好像一个充气娃娃,没有人在乎他的感觉,只是疯狂地干他。
不一会儿,他就浑身潮红、痉挛,嘴齤里发出模糊的哭音,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A放开他的嘴:“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让我射...!!啊啊......求求你们让我射......我要...被齤干齤死了.....嗯啊啊......”
B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而且看上去心情颇好,挺享受他失神的样子的:“那你先说,你不是**~”
“嗯.....我...**.......啊啊...快点拿掉.....要坏了..........不要再.....顶那里.......”
“喜欢我们的大鸡齤巴吗。”
“喜欢、好喜欢...嗯啊~”
“那.......”A凑到戚原耳边,“你还肾虚吗。”
戚原委屈得快哭了:“不虚了!!不虚了.....啊啊啊.......再也不虚了!!让我射...!把我齤**!!”
AB相视一笑,轻柔地揭掉了封在他性器顶端的胶带,精齤液立刻喷射出来。
戚原彻底脱力了,瘫在沙发上像一条只剩最后一口气儿的鱼,扑腾也扑腾不动了。
跳蛋之类的工具被拿掉,A和B开始了真正的肉搏,轮番上阵地干他。
戚原不知道自己被玩了多久,也搞不清楚那两个人射了几回、自己射了几回。他只知道自己的屁股从来没休息过,里面外面都被射了个遍,身上都是男人的液体。
到后来,戚原也确实什么都射不出来了。AB好心地没有逼他射尿,但最后让他跪好好,两个人对着他的脸撸管。此时戚原已经精神恍惚,连跪坐着都是勉强。
两股热流喷到他脸上的时候,戚原开始想,咦,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怎么我莫名其妙地就被**了,还被当成***一样地使,怎么回事我身上都是男人的精齤液....
很爽,但是老实说,戚原也有点委屈。
体力和脑力双透支的大少爷终于眼前一黑,昏倒了。

戚原做了一个奇异的梦。
梦的内容好像是小学学过的一篇古文,叫《狼》。
他在梦里是那个屠夫,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两个大尾巴狼。他把身边的肉骨头丢给它们,想让它们别跟了。但是“一狼得骨止,一狼仍从”。
这时戚原突然想起了这篇古文的设定,乐了,因为按照剧情,他只要找到一个草堆,就可以KO这两个畜齤生了。
于是他回头在路边儿找草堆。
..........
尼玛说好的草堆呢??!!
路边只有一间放了张大床的刑房,满地都是刑具和...情齤趣用品??!!
救救救救救!!!!!!!
戚原一回头,吓尿了,那俩大尾巴狼正撒蹄子向他跑来呢。
他被碰的一声按到地上,睁眼一看,好嘛,大尾巴狼变成了两个帅哥???
戚原还没还得及高兴,就被恶狠狠地掐住了脖子。
“说!你还肾虚不肾虚了!!”“说!你是不是□□!!”“我们操齤你你要不要跪下来谢谢我们!!!!”
戚原只能在底下~~~QAQ~~~~地“不要啊~不要啊~~”
然后.........他就醒了。

意识虽然恢复了,但眼皮还是重得抬不起来。
戚原在半梦半醒之间想起了发生的事情,顿时身心俱疲。
卧齤槽,尊严,节操,还有贞操!...都他妈碎成渣风一吹跑没影了。
更糟糕的是,两个犯人正一左一地躺在他身边呢。这事儿戚原不用睁眼就知道,因为......他可怜的JJ正被一个人攥在手里把玩,后齤穴里还有另一个人的手指在插插插啊你们两个**TAT!!!!!!!
戚原想,不行,我不能这样,我是个男人,我是个有尊严、有骨气的好男人,我怎么能这样被两个莫名其妙的**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呢?!我得站起来啊!我要反抗啊!就算他们手里有把柄也得拼了啊!!大不了身败名裂鱼死网破有没有!!!老子要证明老子是真汉子!!!!!!!!
他默默装睡了一会儿,积攒了浑身的王霸之气,然后“哈————”的一声突然从床上弹起来,把旁边的俩人震开了...5厘米。然后因为浑身发软又倒下了。
AB显然也都被吓了一跳。
“你...你醒啦~”B想要上前摸他的脸。
“滚开!!!!!(▼皿▼#)”戚原硬是撑着床坐起来,“哪个再敢碰老子!!!!ヽ(#`Д′)?照片你们要发就发!我我我买凶杀人的钱我还是有的!!大不了我们一起玩完儿!老子才才才不会怕了你们!!...你们!你们两个混齤蛋!**!**犯!!婊婊□□养的!> <(注:不太会说脏话的少爷)你们凭什么!!凭什么对我XX又OO!我也是爹生的娘养的...好多人疼我...从来没人欺负我...你们这样...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QAQ...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戚原是为了尊严站起来的,想证明自己是个汉子,可惜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觉得好好委屈。
A和B看到他反抗如此坚决,情绪如此激动,不禁面面相觑,表情好不尴尬道:“这个...发生的事情难道不是你所希望的吗......”
“希望个屁!”
“等、等一下!你把我们找来...不是为了跟我们做吗...?”(o′?_?)っ
“去你的> <!我找你们是因为...是因为........我想耍你们啊!”
“什么?”
“..........找两个侦探...让他们跟踪对方...不是很喜感吗.....”=-=
“所以......你不知道我们两个是认识的?”
“...纳尼⊙ - ⊙|||||||||?”
“喂喂~你该不会连我们的资料都没看过、就随便地把我们召来了吧~”
“........确实...没看过.....”
戚原一副呆呆的样子让A忍不住扶额:“.........我叫沐侑羯,他叫沐侑超...”(连起来就是木有节操~ ← 冷笑话)
“........啊!所以...!!你们是!!”
“嗯,他是我表弟。...一般人看到我们的名字都会明白我们是亲戚吧,你把我们前后叫来,让我们互相跟踪,出价又特别大方,摆明了是话里有话......以前...也被有钱人这么要求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