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吃黑 by 月关【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


1

人们为何总伤害爱他们的人呢?
那是因为爱本身就是一种世界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世界观,因此对爱的理解也不同。
而且,人们往往背负着以爱的名义来的各种伤害。
我将作为一个强者,将征服,吞噬,打败一切。
如果……遇到那个比我更加强的人,那么只有决斗能解决一切,胜利的人才有权享用一切。

眼睫毛迅速一闪,俊美的青年在笔记本上写了这行字,想了一想,又在标题上写道:S大食堂抢饭法则,带着温暖的微笑,他合上了写着唐果姓名的笔记本。

在全国著名的大学S大里,最有名的生物就是大二心理学系的唐果,本校的十大传闻之一,有一天唐果下晚自习,一个女鬼跟在他后边说,学弟,我好凄惨啊,我是从十二楼跳下来死的,脖子一直拧不过来啊。
唐果不说话,一直向前走,女鬼就继续说,学弟我好惨啊,我的脑浆一直流,唐果还是不说话,女鬼正要再说话,唐果已经一把抓住她带到宿舍单元里,阴阴道,学姐,我也凄惨啊,我晚上没人陪,孤枕难眠,跟我来吧,脖子拧不过来不要紧,反正我也不看你的脸,脑浆流出来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帮你舔光。

女鬼一听,吓的魂飞魄散不谈。

单就这个荒诞传闻,来分析一下唐果这个人,以及,在传闻的人心中唐果给人的印象。

第一:此人遇到事情临危不惧,暗夜遇鬼心不惊,如果不是光明磊落之士,就是比恶鬼更邪恶之徒,后一种说法更有可信度。

第二:唐果人很色,连女鬼都敢勾搭。这一点由他入校一年多换过五界校花女朋友可以证实,这个传闻最先从女生宿舍里传出来,更可说明他是个毫不留情的人。

最后一点,大多数人可能没注意到,那就是唐果爱上晚自习,也可能有人认为这点没有根据,但是既然是传言,为了增加可信度,第一二句话往往是真的,或者是被传言人的习惯性动作。

以上为唐果之自我分析,一个人闲到无事就开始具体冷静的分析关于自己的传言,不是神经病,也是有精神病的一种。

遇到唐果这个人,你就会明白,没有最**,只有更**,**复**,**何其多也。

偏偏这个人,就是在处理一些事情上想躲也躲不掉,想请还不好请的一个人。


助教王春舞奉主任的命令去请唐果,敲门进去的时候学生正在集体上大课,两百多人在阶梯教室里偷偷的吃喝玩乐,发短信**打游戏看闲书,猛然间看到奉旨而来的王春舞,整齐的露出无辜和乖顺的表情来。

王春舞跟教授打过招呼,大声的问:“哪位是唐果?”

意外的竟然没有人敢答,王春舞顺着众人的眼光,就看见了笑嘻嘻的唐果。

跟原先想的那种阴沉沉的印象不一样,唐果长的很美丽很有味道,有一双电光四射的狭长单凤眼,像外国人一样挺直的鼻梁,嘴唇尤其迷人,有着鲜花一样的色泽,完美的唇型,头发大概过肩膀了,他用一条头巾和二十多个发卡把他们通通别起来,皮肤是金麦色,健康而帅气,就和我们在公众场合上看到的回头率很高的摩登青年一样。

他慢慢站起来,从阶梯上走下来,唐果有一双修长的腿,被牛仔裤包的十分**,走路的姿势很稳重挺的笔直,仿若带着英风的绅士。

连走路都特别的这个人,配着一件大红的改良中式绒衫,挂着长长的蓝松石项链,很是招摇,他像遇到老朋友一样拉着王春舞到门外,还不忘记给老师鞠躬说打扰上课了。

王春舞觉得这个男生实在是轻浮戏剧化的可以,他很是讨厌这种花哨的人,但据说唐果并非华而不实,因此他还算客气的说明原因,然后请他过去。

一边走着他突然一回头,看见唐果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笑,跟刚才的印象完全不同,他的目光阴沉老道睿智平和,笑容宽容中竟然能带着点神经质,这样的形象很容易代入到一些老戏骨表演的**心理医生角色中,再加上年纪轻轻的唐果的诠释,实在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似乎觉出了对方的惧意,唐果夸张的举手做没有武器状,王春舞心内一阵焦躁,突然一阵的热荤,更加加快了脚步。

唐果到的时候校内掌权人士都到全了,看到唐果来,系主任不由的站了起来,但可能想到站着显得自己太急迫,所以端了茶水又坐下了,道:“小王你先忙去吧。”

自己找了沙发坐下来,唐果淡笑道:“出了什么事?”本来他是打算和这些人为自己争取点福利磨一磨的,但是他已经很少看到学校的实权人物在一起的场面了,相信即使他不说,好处也是大大的。

半个小时后,唐果已经回到宿舍里,坐到电脑前了,唐果住的宿舍是研究生宿舍,一个屋子里只有两个人。

特殊化原因,就因为唐果是有些斤两的,搞点资源特别分配学校也愿意。
这就是我们小学的时候遇到的那种,老师偏爱学习好的同学的成长版,你要是身处在这个两极,恐怕会有特别深的体会,那就是,世界永远不能失去阶级,因为阶级无处不在,是由人的性格和才智本身造成的。
唐果喜欢享受,这就注定了他要跟高层们合作,即使有些事情,他根本不想去做。


大概是三小时前,有人在学校的BBS上贴了一份招生目录,这本来没什么,可惜的是这是一份内招的目录,记录着学校通过招收一些富商官员的子女,获取一些利益。

学校第一时间内立刻找了计算机的专业巨头来查这件事情,因为这不但可能对学校名誉的损害,还可能引起一些大麻烦,甚至学校建了一半的教学楼也可能瘫痪,学校必须找到这个人,防止他把这些机密进一步扩散。

之所以第一时间不找唐果,实在是这个人难缠的程度不下盘丝大仙,强的程度胜过五百罗汉叠加,振臂一呼可推山,耍起无赖搅混江。

可是查过了IP,去掉了代理,逆流法透过中转路径,最后这个地址竟然是在国外。

用脚想也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一个外国人,好好的,干什么来捅这个洞,学校对留学生可一向不薄啊,于是叫大家再查,但这个时候时间就是金钱,于是唐果最终介入了这场改变他一生的黑客游戏。


唐果的电脑水平并不比别人高多少,但他要得到的东西非电脑数据,而是一个人,而分析人正是唐果的强项,首先,唐果知道这个人遵循了HACK守则,即,不恶意破坏电脑程序,这就说明对方懂得法律,也并非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否则熟练度不高,不能在二十分钟内达到任务,这需要有个长期工作的经验和道具。

作案时间,是在上午十点半左右,唐果按照直觉,把范围选定为学校内,剩下的事情就是——去食堂排队,打饭,晚上还要出去和美媚约会。

在打饭的时候,顺理成章的碰到了计算机专业的一个有名的黑客师哥,于是坐到一张桌子上对聊,果然不出所料,现在已经查到那个IP是从一个免费服务的网站出来的,唐果低头正吃着碗里的菠菜,头没抬起来已经感受到一道锐利的目光,他没去看,只是咬着蔬菜和粉条做鬼脸对师哥道:“这事,像不像国产零零漆?”

师哥只道他搞怪,刚要挥手说别闹了,神经已经绷起来了,早先里有个港产片,由著名演员周星驰演,由于搞笑片市场宽大,几十年的旧货都昌盛不衰,几乎很少没人看过,其中剧情不说,只是最终的BOSS就是派遣探案的人……
这家伙是否就是在暗示这一点呢?

这时候,唐果又慢条斯理的吃起东西来,更加让师哥感受到自己猜测的准确性,不由在内心里小小欢呼得意一下,暗忖,原来我不但是个英俊的电脑高手,另外也心思缜密。
马上借口宿舍里还有事情,回去通报消息去了,如果真查到是本校的内部教师群做出这些事情,那还了得?
只怕不但一些乱七八糟的活动经费没了,将来的小鞋也不断。
话说回来,除了内部人员又有谁有这个权限和会做这个呢?

唐果不愧是唐果啊,这么快就把事情弄的水落石出,在心中小小佩服一下……,准备回去给大家讲讲他突然“悟到”的真理。


唐果开始以超慢的速度吃饭,然后终于等到了那道目光的主人收拾饭盆出去了,于是尾随其后,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这一路的灯有一半是坏的,唐果心下凄凄然,怪不得学校要巴结这些有钱有权人。

傍晚朦胧,雨色迷离,柳条垂摇,有几个洗完澡的小姑娘擦身而过,情景有点诗意和迷离,正好为他的跟踪行动作了绝好的掩饰,但是绕过教学二楼的时候唐果已经觉得不对了,没人这么勤劳刚吃完饭,端着饭盆去自习,这个时候占座位又已经太晚了。

他下定决心绝对不跟过前面的拐角,但,只是,一个背影,却,已经叫他无法停下脚步。

那是个高大的男生,唐果自己有一米八一,在他眼里如果高大,那就是在一米八五以上了。
这人背影很舒服,肩膀很宽很挺,胛骨形状完美,是那种叫女人看了会想扑上去撒娇的背。
腿也很长,但不是唐果这种修长,是一种矫健的姿态,使人联想到某种食肉动物长满斑点的毛腿,唐果不由自主去猜测对方的眼睛,如果是绿色,那就是头能把他撕成碎块的豹子。

可惜不是,从这栋建校以来最老的红砖墙还没来得及拐角,唐果已经被人勒住脖子,一拳打在胃上了,如果再打一拳,唐果晚上的饭就白吃了。

幸好对方适可而止,而且也不是冲动到杀人灭口的人。

唐果借着灯光看对方,他有一双黑得不能再黑,是盲人的那种黑的眼睛,连里面的闪光也都是乌溜溜的,抱着肚子蹲在地上,他不由的发出一声轻轻的类似叹息的**。

鼻端嗅到春天草浆和雨与泥土的味道。

他们就这样瞪视着对方,电光火石,霹雳横飞……………,慢慢的……,至少唐果这一方是变成了含情脉脉,他张了张嘴,然后竟然是有几分羞涩的道:“讨厌,你干嘛下那么重的手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男生们喜欢起了模仿娇滴滴的女生这样缓和气氛,这一招在欠钱单挑和群欧当中,都很有效。
“讨厌,谁叫你要跟着人家的嘛。人家怕怕啦。”对方竟然不缺幽默感,跟着唐果一起撒娇,只是语气里多了很多讽刺。

唐果觉得这个人斜着眼睛鄙视人的样子简直帅呆酷毙了,心脏都不由得多跳两下,那是一种来自动物原欲的竞争心理,一种碰到对手就想要压倒的心理。

回到宿舍后,唐果跟同寝室的窝玫讲了这件事,窝玫也撒娇说:“你好色哦,第一次看到人家,就想把他压倒?”

唐果嘴上说色的不知道是谁,净往下流地方想,心里不由一凛,难道自己会想把每个对手都压倒,他这么一想就更加怀念对手那漂亮的沾着水的发亮皮肤。

窝玫解开衬衫,躺到床上叼着一棵烟道:“那后来呢。”

回头淡笑,唐果道:“后来,后来他也没有躺到床上衣衫半解的**我。我们各自冷冷一笑,所谓的高手过招都是用眼睛和气的,最后我们两个都眼睛疼,他说他困了,就走了。”

“啊,无趣。”窝玫眨眨长睫毛趴到床上。“你真的不要和我做做看,也许你也会喜欢男人。”

“下个月要结婚,心理不平衡是么?学长,你安稳点吧,红杏出墙也没有那么紧迫,我知道你和嫂子约好了婚前的不管,现在人家又都知道你名草有主了,你饥渴的不行了,可是你也不能祸害祖国的栋梁我啊。”男女其实他到不在乎,但是他觉得女人更柔软适合交往,而男人的话,除非真的爱上,否则只保持在欣赏角度就可。

唐果嘴里说着手一边不停的打着,他先在那个网站申请了shell,盗取密码,再成为root,即成为超级使用者- superuser,控制了整个系统的最高权限,然后查看日志。

窝玫叹了口气,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和唐果说,他只是想跟他上床,也只限唐果一人,不过有时候话说的太白,余地都没有,大家都会后悔,无声凑到唐果身后,他阴声道:“你又要害人了?”
有时候觉得真不甘心,怎么可以为他百依百顺又完全得不到回报,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唐果也没有特别留意的人。
只是——不会永远都这样啊,终究有一天流水也会被情断。

查到日志后,唐果自信的微笑:“也许我是救人。”
窝玫觉得唐果今天笑的特别的璀璨,耀眼的惹人恼。

2
第二日,唐果翘课去微机教室总检查室调查十点左右上网的班次,然后回档案室查资料,回宿舍的时候,窝玫已经把中午饭打好了,这是他们的习惯,每个人代打一个月的中饭,本来窝玫是无肉不欢,由于唐果爱吃蔬菜,因此渐渐的两个人都是和尚饭了。

天气微有点凉,到了屋子里,唐果把外衣脱了,窝玫递给他一个装热水的杯子捂手,抽过唐果复制的资料,看了一眼不禁眉头拧了起来,将筷子递给唐果道:“我劝你还是把这件事情放下。”

“你认识这个人?”唐果意外,一般的研究生能关注的学校内的大人物,应该没有他唐果不备资料的。

微微的一笑,窝玫道:“不要露出这种失误的表情,我和李朝颜刚好住在一个区,在本校内恐怕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底细,但在我们区他是大大的有名,他的父兄都是混黑社会的,还很有一些地位,本来李朝颜也是很有力的一个敢拼的小头目,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放下屠刀,改邪归正了,补习了一年,竟然奇迹一样就考上我们这所大学,真不可思议,听说他为了上大学还挨了家里不少修理。”他将一些海米夹到唐果碗里。“光吃蔬菜可不行。”
“所以你还是别惹他,这是个狠角色,我小时候走路,那时侯比他高一个肩膀出来,都绕着他走。”


怪不得出手这么狠准,唐果的眉毛一抬,表情可说是亢奋,昨天晚上他不停的回想着那一刻对峙的镜头,每个细节都在脑袋里慢动作的放,一点点的刻录着,几到想把这一刻复制下来。
红砖头的墙面,细雨朦胧,李朝颜黑的晶莹流传的眼珠,每当想起这些,唐果就觉得自己很冲动。
对于性欲,唐果觉得自己是一般青春男人的程度,没节操,总那么饥渴。

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让他这么强烈的想做,而且是个男人,是个比他更man的男人,唐果想着如果自己躺在这个男人身下是个什么样子,应该会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来,或者搂住李朝颜的脖子,狠狠一口下去,然后拼命的吸他的血,在他耳边喘息。

这么想的时候,唐果就生出一种活生生折断鸟类和昆虫翅膀的残忍快感。

恍惚间,他又会感觉自己凌空而起,全身充满针扎的疼痛般的刺激,李朝颜在暗夜的那个角落里,突然出现,吞噬了唐果的智慧和神经,唐果处在一种压抑的竭斯底里中。

在这个春天里,他像一只发情了的孤独野兽,惴惴不安又跃跃欲试,如果他不是个善于伪装自己的人,那么你就会看到他露出一种对自己失望的颓废表情来。
因为这世界,怎么可以有他唐果为之着迷的事情呢?

他母亲深刻警告过他,不可以为了任何事情任何人着迷,一直到死,她都在重复这句话,伴着她金色的裙子上鲜红的血泽,这些话是多么有威慑?


即便如此,唐果仍然去了李朝颜的教室,这是堂公共选修课,人不是很多,唐果到的时候已经开讲了,他在后面选了一个座位,可以清楚的看到李朝颜的背,泰国人是很相信佛的,唐果有一半的泰国血统,所以他也相信佛祖给每个人都安排了宿命。

前面一个穿杏色衫的长发女生,偶然间一回头,唐果清楚的看到李朝颜飞快的把头转过一边,那么他之前一定是在专注的看着这个女生了,即使是不懂心理学,一个男生面对一个女生的目光,突然躲闪开来,或者笔直的迎面看去,都说明他们之间有不同寻常的**。

唐果简直想仰天长笑三声,然后喷着鲜血夸张大叫道——终于给我悟到了!!

他在她在身后,而我在他身后。


经典之作,《飘》里,白瑞德遇到的斯佳丽的时候,斯佳丽迷着卫斯礼,迷着别人的斯佳丽才是白瑞德为之出生入死魂牵梦绕,一再原谅又一再失望的人。

往往聪明的人能看透别人,却看透不了自己。
理智最大的敌人就是情感。
也许有的时候,不是不明白,只是不甘心,因此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正是这四个字,唐果在内心里轻轻一叹,飞快移形换法窜到李朝颜旁边,呵气如兰道:“同学,你好,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

李朝颜羞涩的表情还没褪掉,黑面上一层薄红,一回身看到唐果,惊的头发几要立起来,像看到鬼大白天出游一样,差点要喊出来,情急之下,已经一挥手臂打了过去。

这是他自小养成的习惯,已经是反射动作,对危险的东西总是先下手为强,不管对方到底有没有伤害自己的念头。

唐果没料到对方出手,闪躲已是不及,只来得及侧过脸,后面的人看着唐果向纸片一样半个身体斜飞过去碰到另一边的桌子,发出哗啦一声,却很快的闷不吭声的爬坐回座位。
老师转过身看了一眼,继续转回身写板书。

将发烫的脸贴在桌子上,唐果低声道:“你给我记得。”
要是把他这张颠倒众生的脸给打坏了,他就要他死来赔。
乔峰那一掌也就是打的阿朱吐血要死而已,要是破了阿朱的相,你看阿朱会不会死忠死忠,绝对跟他拼命。

缓过手来,朝颜追悔不及,他曾经答应过麦琪不再随便动用武力,如果刚才这混蛋发出声音叫麦琪看到,他要怎么收场?
感念到唐果没有出声,他才愿意跟他说话。

做了贼还能一直处于这个高姿态,是因为李朝颜对自己有自信,或者讲他一向是个刚愎自用的人,只要他坚持一件事情是对的,就很难有观念来改变他。
反正现在被打肿脸的不是他。
“谁叫你突然出现?”他反咬一口。


其实这个时候唐果很想耍耍帅,像昨天一样装着女孩子撒撒娇道,讨厌,你坏啦,干什么出手这么重,每次都这样,人家怎么受得了。
可以在语尾的地方微微上扬,买弄一下**。

但他现在心情实在是不好到极限了,他一向珍惜自己的身体,并且发誓过没有人可以伤害他,所以伸出手指在朝颜面前狠狠的一比道:“李朝颜,微机号1023B,昨日上午十点第二课时,通过服务器中转,踏跳板入侵本校电脑,你他妈的要想还呆在这个学校就跟我出去。”说完站起身来就走。

朝颜这个时候才稍微慌乱起来,跟着唐果聂声出了教室,教室的门关上的时候,他望向前面坐的麦琪,有点混乱起来了。

一回身,唐果已一个巴掌狠狠打在他脸上,眼神凶恶靠近嘴角破裂的李朝颜。“你打我两次,我才还一次,如果再敢动手,我就把事情掀翻了。”

被打懵了,朝颜有好久都没反映过来,连唐果的嘴唇快要碰到他的都没感觉。
六岁的时候他出去玩被老爸仇家的三个手下抓到,他用一把随身带的小刀逃了回来,背上留了一条疤,那以后就很少有人能靠近他。

如果不是他在分神看麦琪,绝对不会出这种事情。

眼睛眨着,朝颜迟钝的反映着这件事情,脸还火辣辣的,都青了左脸的人相对峙着,瞬间,李朝颜已经像被踩到尾巴的老虎一样跳起来反扑过去,一头撞在唐果头上,唐果干的是脑力工作不是脑壳工作,只觉得眼前一白,一脸的鲜血,身体顺着朝颜的身体滑了下去。

怎么会有这么卤莽不计后果又粗暴的人?
唐果在又被李朝颜又踹了两脚之后悲哀的想。
终于,他明白了一件事,昨天的反跟踪成功,并非是由于李朝颜的个人智慧,而是他的生活习惯和经验上教他这么做,实际上的李朝颜,非但不是他所想的智勇双全,即使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思虑也没有。

被打了个半死才知道,秀才遇到的是兵,真是无比的冤枉。

“李朝颜,住手。”有人低声却威严的挽救了唐果的生命,唐果迷茫当中看到了杏黄色的衣衫,李朝颜立刻像个小孩子一样无措的呆立住。

浅蓝色的鞋子走远,一会又回来,麦琪用湿手绢给唐果擦掉脸上的血,问:“你为什么不呼救?”

唐果有追悔的感觉,如果早一点他遇到的是麦琪,一切也许都不同,麦琪长了一张素净的脸,五官精致,眼睛如杏含水,皮肤白的有点病态,眉宇中透露出一份出家人的睿智和安定,素服简朴,举动之间端庄利落。

任何人看到麦琪,都会有一种归属感,麦琪的眼睛好象可以看透这世界的一切。

“呼救多难看。是我打不过,你叫什么名字?”唐果露出他迷人的微笑。

“麦琪,不要告诉他。”朝颜插口道。

“你是白痴么?”唐果简直痛心疾首,就好象看到一件无比精致的艺术品,里面装满的是肥料一样。

麦琪呵呵笑着。“我不知道朝颜能交上你这样优秀的朋友。”

“唐果。”唐果和麦琪握手。

“久仰。下次起分歧,不要在教室外面,万一有老师走过就不好。”侧身斜瞪着朝颜。“我有没有说过,如果再用暴力就永远不理你?”

麦琪绝对是唐果梦想中的女人,肃静大方,温柔又不怒自威,另外,绝顶的聪明。
这个台阶给的真好真巧,化干戈为玉帛。

即使是李朝颜,这时候也聪明起来,伸过手去把唐果拉起来道:“抱歉,我一冲动就停不住,这次是我错,下次我们心平气和讲。”

“你以为我还肯给你机会?”唐果故做惊奇。

李朝颜一阵恼怒,真想把唐果轮廓清晰秀美的脸撕成碎片。

“请我吃饭。”唐果自然的拉住麦琪的手。“我们骗他一顿。”
麦琪抱着笔记笑。

3

三个人行到学校附近的饭馆,还不到中午,人不多,二楼就只有这一桌,麦琪选靠窗户的座位坐,一些爬藤植物绕上窗户,窗外人行车往。

菜很快就上来了,朝颜要了酒,唐果郁闷的与他对饮,麦琪说下午还有事,旁观着。

金庸大师曾说,他相信两种爱情,一种是青梅竹马,一种是一见钟情。
李朝颜对麦琪就是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相识有十多年之久,互相都很了解,即使将来有人变了,一些习惯还是不变,青梅竹马,实际上是情感和习惯的堆砌。

而唐果喜欢上李朝颜则是模糊的一见钟情,这种感情最不可靠,也最容易在相处之下淡化,但往往也是最致命的——对固执的人。
即使他再不好,也无法改变那一刹那对唐果的冲击。
如果让唐果选择,一生只有一秒那么短,那么就只在活那一秒里。
那一秒里,唐果活在自己的身体内,他不是做为一个聪明的孩子,不是作为一个优秀的学生,不是作为一个时时刻刻不要忘记过去的人,甚至也不是那个谨慎的无所不能洞彻人心的唐果。
只是作为他自己,轻松的在雨里,透出一股从肺部呼上来的气,塌实而本能的与那对眼睛相望。
感受到了这个世界。

酒不醉人人自醉,朝颜是为了麦琪对唐果的笑,唐果是为了朝颜对麦琪的眼神。

结了帐,朝颜大踏步在前面走,喝了酒他最近的烦恼轻松多了。
唐果的眼睛一直盯着朝颜甩来甩去的手。
麦琪走在最后头,跟两个酒鬼比,神清气爽。

最终克制不住,唐果踉跄着扑在朝颜的背上,手臂尽量自然的搭在他身上。“你不要以为完了,没有完。你以为你退学就算最坏结局?你根本不能退学,你退学了,你的公主怎么办?”我根本不必学心理学,从很早以前,我已经能控制人最薄弱的地方。

酒醒了大半,朝颜震怒,他敢碰麦琪,他以为他自己是谁啊?
可是一对上唐果那张被打的面目全非还无比英俊的脸,即使喝醉了也精光矍铄的眼睛,他就慌了。
他想甩开唐果的手臂,却失去那个力量,酒精或者其他,让他不敢反抗这个巨毒的人物,身体麻痹。

唐果的头靠在朝颜的身上,眼睛微微的闭上,他们互相搀扶着,好象一对多年的好友,朝颜骂骂咧咧,唐果笑嘻嘻的,朝颜蹲在路边吐,唐果吐完了拿他衬衫擦嘴,朝颜开始抱怨生活不公平,唐果搂着他的腰开始掉眼泪,路人纷纷侧目,麦琪笑出眼泪。


回到宿舍里,唐果就清醒了,买醉买醉,买的只是一时之醉,要想永远糊涂,行,除非你什么也不想得到,无欲则刚。

“你怎么样?”窝玫将凉手巾搭在唐果的头上。
“我很好。”
“我不知道你也会哭。”
“我到现在也才知道自己是人类。”所以有着人类的弱点。
控制不住,突然从心底里裂开一条饥渴的缝隙,深不见底的心灵黑洞呼啸着,将自己也吞噬进去,骨骼发出喀嚓的扭曲声,他记得靠在那个背上的感觉,狰狞的五官略微平静下来,随即他做了一个梦,他感受到小动物从母体里吃空比自己强大的动物的蜜语,在一种无比自信的心理满足中,冲破血浆,打破一片黑暗腥臭,轻轻眯着眼睛……,适应光线,然后在阳光中安睡。

4
上完课后唐果去主任那里报告了情况,说是外校的黑客做的,已经联系上保证资料不外泄,不过仍然追查不到踪迹。

中午回来的时候,穿过校区间,因为赶不上打饭了,本来是想在摊位间买个盒饭,却看到一群女生在买花,其中正好有窝玫的未婚妻宋欢。

宋欢招手:“来,来,唐果,你帮我们挑,你什么都知道。”

唐果不愿意出这个风头,只笑着摇摇手。

宋欢跺着脚道:“你过来吧,正好把妹妹要的柚子带回去,妹妹说你最近火气大,这些柚子可是买给你的啊。”窝玫容貌秀丽娇柔,被人戏称为我妹,或者妹妹,连他自己的老婆也这么叫,真是他父母一大失策。

已经这么说了,无论如何不能不过去了,唐果走过去一看,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好挑的,几十个小破盒子里装的都是指甲那么一点的小草。“这是什么啊?宋欢,我真不认得这奇花异草。”

几个女生都吃吃的笑起来,卖花的老头忙道:“咳,现在你看不出来,等爬出来就好看了嘛。”

“是牵牛花。”旁边一个买盒饭的人匆匆答。
“王老师。”几个女生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