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我一条生路 作者:倒入琼杯(三)【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倒入琼杯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系统

第131章 终结1

  ————

  庄笑在车窗玻璃上敲了敲。“能看见我吗?”他对着一片漆黑的窗户问。

  窗户后面并没有拉着窗帘, 也不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如果努力分辨, 能够隐隐约约看见里面的布置——是硬座列车那种两排座位相对、中间有一张小桌子的样式。像是没有开灯,才暗得看不清。但刚才列车门打开时, 他看到车厢里面明明是有灯光的。

  仿佛车里车外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而车门是将它们连接起来的唯一通道。

  走进车厢小麦就像是被一口吞了, 再也没有任何动静出现。庄笑敲敲窗子, 等一会,转头看一眼车门确定没有关上,然后再敲……这么重复了好几遍, 还喊了两声,始终没得到回应。他都想要自己进去看看了,小麦却突然重新出现在了车门口。

  “你刚才一直在敲窗?”他看着庄笑停在半途的动作问。

  庄笑点点头, “你没听见?”

  “没听见,也没看见你。”小麦说。刚才他穿过了几节车厢, 一直走到了驾驶室,所有地方灯光都正常地亮着,只是没有人,到处都悄寂无声。在车里往窗外看,倒是能清楚地看见站台,但却看不到站台上的庄笑, 也没有听见外面有声音传进来。

  他把这些情况告诉了庄笑, 然后想试试还能不能下车, 结果很普通地就下来了。再回到车上, 也没有受到阻拦。

  列车很有耐心地停靠在站台边,任凭他们走来走去地折腾,进行着实验。很快,想要验证的都验证过了,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在游乐园中相处了好几个月、或许可以称为“搭档”的两个人面对面地站在车门边,共同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庄笑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袋子。

  半透明的封口袋,里面装着一些很小的灰褐色颗粒。“这是Cao籽……我前几天在外面巡逻的时候收集的。”庄笑说,“季节不对,只找到这么一点点。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带出去,就试试看吧。”

  小麦隔着袋子捏了捏里面微尘般的小颗粒。“是从哪里的Cao坪上?”他低声问。

  “旋转木马旁边的那片。”庄笑说。

  小麦没有再说话,只是点点头,将这个小袋子捏在了手里。“我走了。”他说。庄笑往后退了一步,笑着朝他摆了摆手。

  像是能感应到想法似的,此前一直毫无动静的列车门就在这一刻缓缓关了起来。门上的玻璃在最初几秒还是透明的,但很快像窗户一样暗了下去,不再能看到后面的人影了。

  庄笑又挥了两下手,才把手臂放下来。令他自己也有些意外的是,此刻他心情中占据比例最大的竟然是轻松——似乎一件重要事情获得了圆满的结果,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他把双手塞进口袋里,转过身,想找个地方坐下、或者靠一靠,等到列车开走了再从站台离开。虽然已经彼此看不见了,也要等到最后才像是完整的告别。

  不过,从刚才起他就觉得……从一大早开始在游乐园内回荡的巨大声响,好像越来越朝车站接近了?

  车站二楼是半敞开式的,墙壁的承重柱之间下面有玻璃作为护栏,上半部分是空的。庄笑感受着穿过站台的风,走到栏杆边朝外望了望,没有看到那个巨大陶偶的身影。他等着轰鸣声的再度响起,却迟迟没有等到,反而是停在轨道上的列车先动了起来,轻轻撞响着铁轨,朝站台外开去。

  庄笑脚下的地面突然震动了一下。他没有防备,仓促间刚稳住身子,下意识去看地面,在看见站台边缘裂开的那道缝隙同时,一大块水泥从站台顶上掉下来,就砸碎在他脚边,碎片溅到了他身上。

  一片y-in影将庄笑笼罩了。他抬起头,目光越过正在加速的列车车顶,看到了那个从车站另一侧外面升起来、挡住了光线的巨大物体。陶偶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了玻璃护栏外面,接着是它的一只做工简陋、五指粗笨的手——那只手高高抬起,朝站台里面伸来。

  “啪嚓——”

  因为列车车身的阻挡,庄笑没能看到陶偶按在玻璃护栏上面、将其一下子按碎的那一幕,只听见了碎裂声。在晃动中,站台边缘又新增了树枝状的裂缝,让正在后退的庄笑心里顿时提了起来——好在底下的轨道似乎没有受到影响,快要离开站台的列车始终开得很平稳。

  庄笑让开又一块上方掉落的碎石,想到退到不远处的电梯口去。现在就开始拆毁车站,游乐园这是疯了吗?他心中满怀惊诧,一边向后退避,一边急忙拿出了通讯器,想要联系殷域。对面的陶偶人已经彻底站直了身子,它的手再度抬高,这次是抓住了车站顶部的边缘——

  列车的尾巴就在这时候从庄笑面前开了过去,让他看清了站台对面的景象:玻璃确实是碎了,下方的地面也消失了一块。陶偶那一按之下,让站台表面像被敲碎的浮冰一样碎成了好几块,却奇迹般地没有向一楼塌陷,依旧勉强保持着平整。

  ……在和他几乎是面对面的位置,时雨站在那里。

  列车挡住了视线,庄笑一点都没有发觉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女人脸色如纸苍白,唇边却带着一丝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的微笑。她的手稳稳地平举着,让手中那把枪的枪口直指向前。

  如同弱小动物发觉被猎食者盯上时本能的反应,庄笑后退的动作停住了。然而还有另一样东西,比枪口更鲜明地吸引了他的视线:时雨身上纠缠着许多r_ou_眼可见的凌乱黑线,让她像一只玩毛线时不小心把自己缠了起来的猫。

  那是……恶灵?庄笑想,怎么几天不见,它就跑到被附身者的身体外面来了?

  在这个疑惑的念头从脑海中闪过的同时——庄笑听见了枪声。

  ————

  小麦坐在靠近窗边的位置上,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庄笑给他的那一小袋种子。

  种子很小、也很少,看起来像是袋子里面黏上了灰。他看了一会,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纸包。打开来后,装在里面的是褐色的泥土。

  在旋转木马旁边的那片Cao坪上,死于谋杀的哥哥被青Cao和泥土吞噬了。泥土里曾经浸过血,在泥土中日日生长和结籽的青Cao也吸收了尸骨中的力量吧。他不知道游乐园里的东西能不能被带出去,但就像出门远行的人会把家乡的泥土带在身边,将哥哥的一部分带回去,这个念头让他觉得安心。

  他打开装着种子的封口袋,将纸包里的泥土倒了进去,摇晃着混匀,再重新封口。

  死去的沙石成为了泥土。死去的生灵提供了养料。留下种子之后,只有一年生命的青Cao也会逐渐枯黄。将由衰败造就的这些事物聚合起来,从中诞生出的新的东西,真的可以属于他吗?

  小麦转过头,看向了车窗外面。列车已经缓缓地开动起来了,外面的景象开始逐渐变得模糊。从这辆有些古怪的列车里,本来就看不到外面站台上的人,现在车子开动了,肯定还等在外面的那家伙已经被远远地甩在后面了吧。

  不知道他是会顺从心意留下来,选择消亡,还是因为求生欲,最终还是会踏上列车呢?最初见面时觉得过于多情的人,其实是过于心软,而且天真。就算被自己的善念拖累,也不会觉得后悔。

  他们没有说过“再见”之类的话。祝你好运,与车窗上自己倒影对视的孩子默默的想。

  列车驶出站台了。车窗外变得一片漆黑,像是进入了夜晚。小麦看着外面,片刻后眯起眼睛靠近车窗,最后直接将脸贴在了冰凉的玻璃上。不再受到窗户上倒影的影响,他终于看清了外面那些微弱的闪光是什么。

  是星星……还有水。

  列车正在倒映着星空的水面上飞驰。这像是童话的梦,也像是连接着人间与幽冥、尘世与神灵居所的中间地带。

  他身边的车厢、座椅、地面,所有东西都开始逐渐淡褪颜色、变得透明,最终失去了触感。星星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冰凉的水浸没了他的双腿。列车从轨道上开过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隐隐约约的欢笑声,铃铛清脆的震响和有节奏的鼓点——热闹的声音在不断靠近,就像是游乐园花车游|行的队伍在朝他走来——

  小麦转过身,星空和水面在他身边晃动、碎裂了。裂缝中涌出强烈的白光,一下子淹没了他。

  ————

  在收到庄笑的通讯时,陆攸和殷域已经站在“深空历险”的售票处,差一点点就要往卡片上盖章了。将通讯接起后,里面传来的却不是殷域的声音,而是一片混乱的响动——接着,是一声充满不详的巨大声响。

  陆攸起初没听出来那是什么声音,还以为是什么东西掉下来了。他之前几个世界、特别是吸血鬼和圣骑的那个世界,没少面对暴力血腥的场面,但基本不是冷兵器就是人亲身上阵,对于枪械还真不太熟悉。但殷域的神情一下子就严肃起来了。他喊了两声,没得到庄笑的回应,立刻改变了到项目里去的计划。

  等他们匆忙赶回到车站,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相当玄幻的场面。

  ……车站碎了。

  小如玻璃碎片、铁轨边的石子,大如带着钢筋的大块水泥、整块剥落的屋顶上的遮光材料,全都脱离了原本的位置,像不受重力影响一样悬浮在半空,如同无数大大小小的浮岛。一条变得扭曲、但还没有断裂的轨道从这些“浮岛”之间穿过,两侧都延伸向看不见尽头的方向。

  那个不久前还在喷泉边拆建筑的陶偶,不知何时来到了车站这边。它静静地站在这些悬浮的碎块旁边,注视着自己暴力破坏的结果,似乎满怀欣赏,甚至为此停止了其他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