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心夺魄+番外 作者:春日柔桑(下)【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标签:春日柔桑 爽文 情有独钟

第66章

  朋友之间, 也是有远近亲疏之分的, 这点白霜明无比认同。

  就比如说像是今天这种情况下,他的两位好友戚承和洛辰秋之间,处于对立关系,如果必须站队的话,那么白霜明肯定会毫不犹豫的, 站在戚承这边。

  第一, 白霜明是个有原则的人, 这一切都是洛辰秋有错在先, 谁让他先去听戚承墙角呢, 吓到了戚承被收拾也算是活该了。

  第二,比起洛辰秋来,他还是跟戚承关系更亲近些,他这位好友对朋友还算是不错的, 除了不经吓再没什么可挑的了。

  当然如果戚承肯同意他们之间的亲事的话,或者不在他向唐沉星求亲的时候捣乱, 那么戚承在他眼里就真的完美无缺了。

  朋友之间, 刀兵相见实在不是他乐见的情况。

  戚承、他、于正卿以及洛辰秋,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五大家之间也有互通姻亲。

  姻亲关系、利益一致、x_ing格相投、父母默许等种种因素交织在一起的结果就是, 他们四个成了好朋友, 相互扶持着走到今天。

  当然更多的是于正卿和洛辰秋互相扶持。

  都是二十多岁的青年, 虽然平日里都是风度翩翩、彬彬有礼的模样, 可是骨子里的争强好胜劲还是偶尔会冒出来的, 都是天之骄子,谁又服谁呢?

  而洛辰秋将他们视作对手和好友这件事,白霜明是再清楚不过的,不过相比于矛盾纠结的洛辰秋,他对他们的感情更为纯粹些,那就是只将他们当作好友。

  这句话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白霜明不认为洛辰秋是自己的对手。

  高手,就是这么自信!

  至于戚承,白霜明也从未将他当做过对手,虽然戚承是他们当中实力最强的,可是他强悍的地方在于武功内力以及心机,而不是剑法。

  不过戚承的剑倒是挺可爱的,自己家主人的老底都让它给抖了个干净。

  当然这话白霜明是不敢说的,毕竟就戚承的x_ing格来说,真要是知道自己的消息被佩剑给泄露了出去,那他可是真会把剑给熔了的。

  总之,背负了很多的白霜明最近很是苦恼,终身大事是一方面,朋友们之间闹别扭也是一方面,这要是万一结果是你死我活,那他绝对会伤心不已的,葬谁的剑他都不乐意啊!

  一刻钟以前

  许是感应到主人正在逐渐靠近,昊曲剑有些躁动不已,而连带着韬莲也受了些影响,直想出鞘一剑砍断昊曲。

  本来和人呆在一个剑袋里就不爽,现在这把剑还这么闹腾,饶是脾气不错的韬莲也有些受不了。

  虽然它脾气不错,可是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啊!

  “稍安勿躁。”白霜明隔着剑袋以及剑鞘安抚着爱剑。

  周围的人顿时开始绕着白霜明走路来,又一个练剑练傻了的。

  见韬莲安静了,昊曲似是受到鼓舞一般,越来越难以控制。

  白霜明皱了下眉头,好想就这么送它见阎王。

  作为洛辰秋的爱剑,昊曲无论是颜值还是实用程度都是很高的,虽然不是什么绝代神兵,可是也算是美名在外了。

  被这么嫌弃,昊曲本来还觉得有些受伤,可是随着主人的气息越来越近,沉寂许久的它就像是被回炉重造了一般,又重新焕发了生机。

  反正洛辰秋不嫌弃他就行。

  “白兄!”一路奔至入口,看着候在那里的白霜明,于正卿顿时露出了笑容,擦掉汗水后他连忙拉着洛辰秋,气喘吁吁地走向白霜明。

  说来是也赶巧,就在于正卿出了娄州城后不久,就见到被围堵追杀的洛辰秋。

  当时的洛辰秋衣衫残破、面容憔悴且不修边幅,所以于正卿没有立即认出他,只不过本着一颗侠义心肠,于正卿还是上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

  而后,便是故友相逢共同抗敌,顶着追杀艰难地来到了岐山派的戏码。

  本来还以为上山后就能安全无虞了,可是谁承想一个号称是魔门右护法的人跳了出来,嚣张的和他们打了许久后,右护法功成身退,而他们的时间也被耽误了不少。

  最丢脸的还是打了这么久,他们竟然连伤都没伤到右护法,反倒是对方仗着高超的轻功,将他们耍的团团转。

  “你是……洛辰秋,洛兄?”白霜明面无表情地说,他答应过戚承要拖延时间的,所以哪怕洛辰秋还是往日那般英姿勃发的模样,他也要不确定地问话。

  都是一起长大的,谁还不知道谁,别说洛辰秋现在只是稍微有些憔悴,哪怕他化成了灰,白霜明也得装作不认识他。

  “好久不见了,白兄。”洛辰秋有些忐忑的看着白霜明,他怎么觉得白霜明好像是不开心呢?

  “原来你没死?”白霜明“惊喜”地说,“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发生了很多事,不说这些了,我们去主擂那里,边走我边和你们说吧。”怀有心事,洛辰秋急于去向所有人揭穿戚承的真面目。

  “其实……”白霜明一把抓住,要往主擂那边赶的于正卿以及洛辰秋说,“我有事要和你们说。”

  “等会儿好吗?”洛辰秋焦急地说,“戚承他是魔门教主,我必须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

  “其实我。”眼见再留不住人,白霜明闭上了眼说,“于兄、洛兄你们谁愿意嫁给我?”

  他不想娶他们的!

  相比于正卿和洛辰秋二人,还是戚承和唐沉星更适合他,尤其是戚承,如果是他的话,他们绝对可以做到相敬如宾,他安静地练剑,戚承安静地玩弄诡计,互不打扰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于正卿:……

  洛辰秋:……

  “他还没好吗?”粗暴地甩开白霜明后,洛辰秋有些崩溃地看着于正卿问道,山中呆了这么久,出来以后难免生出物是人非之感,不过好在白霜明倒是一如既往……

  “本来之前看着好了些,可能是被万小姐刺激到了吧。”于正卿担忧地看着白霜明说,“戚承信里曾提到过白兄和万小姐,现在看来,万小姐对白兄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白霜明松了口气,他有拦住他们一下了。

  “先别说这些了。”洛辰秋一把抓住白霜明,“咱们揭穿戚承的真面目后,我立马带他去找药农谷的各位师兄师姐好好看看,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唉”于正卿长叹了一声,“想不到我们几人,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再见。”

  “江湖还真是可怕。”使他曾经的好友,面目全非。

  “走吧!”于正卿也拉住白霜明另外一只手腕,“戚兄也好,白兄也好,我都想救。”

  于正卿:“不能再让他这样错下去了。”

  “其实我觉得我还好。”白霜明看着于正卿和洛辰秋,无辜地说,“我没有生病。”

  “他恐怕是病糊涂了。”刚被求婚的洛辰秋一个用力,直接拽着白霜明奔向擂台。

  剑袋中的昊曲:……

  洛辰秋你是瞎吗?

  ******

  不得不说,白霜明的那一剑气势还是很足的,起码成功的让许朝我感到了惊艳,除了准头有待提高以外,真的是再难让人挑出什么错处来了。

  身处高位者总是喜欢站在高处睥睨众生,许朝我自然也不例外,所以不急着离去的他足尖轻点,已经是换了个落脚点。

  这一次,他是站在了房顶之上,冷眼旁观武林众生相。

  当擂台倒塌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再也装不下去的李唐认命地爬了起来,随后快速拖着动弹不得的宋芝锦,远离了擂台。

  “你怎么了?”眼见宋芝锦满脸的泪水,李唐有些心疼地问,这小姑娘人还不错。

  “师兄……”宋芝锦咳了一声,痛苦地擦着眼泪,“杀了汤师兄的,是师兄对吗?”

  他最爱的人杀了最爱她的人!

  泪水混合着灰尘,在宋芝锦脸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她不但没有擦去泪水,反倒让自己的脸看上去越发脏了。

  “谁能想到呢!”被宋芝锦的悲伤传染到,李唐也跟着难过地说,“谁能想到竟然会是戚承呢。”

  平日里看上去再正常不过的人,中二起来才最可怕。

  “洛兄,你没事吧!”白霜明这一剑下去,原本脸着地的洛辰秋,成了最大的受害者之一,首当其冲被埋在了废墟里。

  “白兄,快来帮忙啊!”手忙脚乱地刨出洛辰秋,于正卿试了下他的鼻息,随后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死!

  “嗯!”白霜明小心翼翼地挪到于正卿身边,握着洛辰秋的右脚说,“洛兄,你快醒醒。”怎么还不醒?

  于正卿:……

  “算了,我带他去找大夫吧!”拖着洛辰秋远离了废墟之后,于正卿突然之间喊了一声,“糟了,戚伯父应该是被压在台子下了。”

  刚才戚正信冲到台上去想要杀掉戚承,没成想竟然早就中了软/骨/散的他瞬间就倒了,就这么留在了擂台之上,而白霜明那一剑下去,戚正信直接跟着台子一起落了下去……

  白霜明皱了下眉,随后苦恼地看着,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的擂台,他不想弄脏衣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