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像一道长河 by 暗疾八素【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5-14 作者|标签:

楔子——命运的轮回
【如果,爱——记忆的感伤】
  
  ◆
  
  赵酉见站在窗户前。
  教室窗户的玻璃擦的很干净,所以能更清楚的看清。那空旷的操场,虽然已经过去八年的时间,改变的实在不多。
  看着这些熟悉的景色,那些隐藏着的不能言状的情绪一股脑的像海啸般席卷而来。而现在的赵酉见站在这里就望着那栋已经翻修过的理科大楼呆呆的移不开眼。
  已是夕阳西下的情景时分,为什么那大楼玻璃反射照着的亮光,还是依旧那么的灼眼,疼痛的让眼睛控制不住的想流泪。
  
  ◆
  
  因为李都湖的那件事,高考就跟赵酉见自己预想的一样,考的不是很理想。也正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最后不顾父母的反对还是隔省到了W市念了所不好不差的大学。大学毕业后赵酉见依旧选择留在W市工作。基本是断开了大学以前的人际联系,而他自己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难得回一趟在S城的老家。
  往年都不曾碰到的高中老同学,前天却意外的在春节热闹的街道上碰见。
  他叫文庆。
  
  高中同班同寝室另加同桌。赵酉见和他的交情不是一般的好,但是这个家伙高中毕业后就出国留学,当时也没有留个电话号码什么的,让赵酉见生气了好一阵子。
  当时赵酉见正被表妹拉着,要陪她去看《非诚勿扰》。穿过人流聚集的榴节路口,就听见从人群内有个声音响亮的喊。[酉——见——赵——酉——见]
  
  春节前后的街道还是吵闹的,榴节影院隔壁的肯德基正放着欢快的音乐。可是赵酉见还是很敏锐的站住了脚,这个响起的声音就像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听到过的一样。两边的建筑人群仿佛都迅速的倒退了好几年。
  
  [哥,你怎么了?]表妹拉了拉赵酉见的手臂。
  赵酉见四下观望,两边都是陌生的人群,没有一张熟悉的脸,回了回神,笑了声,[没事,我们去买票吧。]
  
  表妹看了赵酉见一眼,点点头。就在赵酉见重新想迈开步子向前走时,没防备的从右边窜出一只手来,猛的拉住赵酉见。
  
  赵酉见控制不住向前一冲,站住回过头,立马甩开那只手,正待大骂,没想到却看到一张洋溢着暖暖春意的笑脸。白净的脸庞,浓黑的眉毛,那眼睛不大眼珠子却很漆黑。这样组成的普通的五官,赵酉见却觉得有个模糊的熟悉影子附在这张脸上。让自己一时失神。
  [嗨!好久不见!]他的声音清亮活泼。
  
  [你,你,你是,]赵酉见指着站在他眼前的男子结巴着说不出话来,[你不会是文庆吧?!]
  [是啊,是我啊,酉见我可想死你了。]说着文庆对着赵酉见就是一个熊抱。[这么久不见,你还是原来样啊,真是一点也没有变。呵呵。]说着松开赵酉见指指自己。[看看我,是不是变的帅死了,你都认不出来了?]
  
  [你呀!你这个臭小子,变化倒是挺大的,]赵酉见一拳敲在他的胸前,[就是眼睛子还是一样不见大,哈哈哈。]
  
  文庆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早知道江山易移,本性难改,所以我对你没有什么特大的期待了。]
  赵酉见笑呵呵的看着他,[你几时回国的?]
  
  [前两天刚回来的。] 文庆道,[以后就在国内发展了,对了你现在在哪工作呢?有没有兴趣来帮我?对了有没有——]说大这文庆似乎发现了一直站在赵酉见旁边的表妹。满脸堆笑,[明白了,这个问题PASS。]
  
  赵酉见一看他这样就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事,拉过表妹,[刚刚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表妹温润润。]
  [哎~] 文庆伸出手,[你好,我是你哥的高中同学文庆。]
  [你好。我是温润润。]温润润微微一笑。
  
  [其实我有很多话要和你说,不过——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吗?]文庆抬头望了望,不远处的榴节影院,[不会是——你小子真的异性缘这么差?]说着还假装思考,[读书时代的那份吸引力不会是被岁月打磨光了只剩渣了?]
  
  [是,]对这个损人的死党,赵酉见向来是不把他的话当话,原本还担心这么多年不见了,文庆出了个国会不会特ABC,两人会不会有点生疏,但是从两人之间的对话状态来看,倒完全是自己多虑。赵酉见笑着点点头,[就如您所想的,我正要和润润要去看电影。]
  
  [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了。]文庆收起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摸样,对着温润润真诚实意道,只是这真诚实意在赵酉见看来是要打折扣的。[姑娘莫要见怪啊!我就这样。]说着有转了回来对赵酉见道,[你给我个号码我稍后联系你吧。我这几年在外头过的苦极了,只好到你这来诉诉苦了。]
  赵酉见一笑,掏出手机,两人在街上互换号码。然后互相告别。
  
  看着刚记在手机里的文庆的两个字,赵酉见呆了呆,望着文庆远去的背影心里有股奇怪的感觉,握着手机站在街道上的赵酉见还来不及想明白的时候,一种熟悉的压抑感随心引漫到了血液。
  那段已经忘记的往事,随着与文庆的相遇慢慢的浮了上来。
  
  ◆
  
  高中三年学习生涯中能认识文庆对赵酉见来说是一种幸运。
  常常在明月西沉的时候,被那样浅的有着明媚的春光的噩梦纠缠着醒来。倚栏努力望天,希望能越垂直,越水平这样才能让溢满眼眶的泪水不慎滑落。
  
  但是每每想起那时的事,赵酉见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让泪水肆意。
  因为年轻,所以才激烈的伤害。因为年轻,所以才不知道有一天自己也会后悔。
  
  午夜梦回,赵酉见常常在思考。如果没有文庆,他的伤好不了这么快,都湖不仅带走了他的生命,还有赵酉见的希望,对美好生活的希望。
  那一段,既短暂又不堪回首的往事。
  
  曾经那么的冷淡的对待过他,伤害过他,却没有想到他会用这样的方法来报复让赵酉见一辈子再也逃不开都湖的梦魔。
  都湖你知道吗?你用你的生命压的我透不过气来。
  
  我知道的,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可以让时光再倒回一次,你还会再一次的选择死亡么?我也还会再一次的选择拒绝你么?
  
  —————《如果,爱像一道长河》————作者·暗疾八素————晋江原创网——————
  
爱,如果像一条长河 ——02
  ◆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赵酉见正在房间内听音乐收拾东西。
  一抬眼,就看见手机闪着光,走了过去。文庆的名字在屏幕上翻滚着。
  [喂。]
  [呵呵。]文庆在那头笑了出来,[你接的倒蛮快的嘛。]
  [呵呵。]赵酉见学他的笑声,[你倒是蛮无聊的。]说着伸手把音乐关掉。
  [看完电影了?不过你表妹看起来很不错,给我介绍介绍。]
  [要我介绍?那要看你怎么巴结我了。]赵酉见开玩笑道,[你呀三句话不离本行。就像那街头随便搭讪女子的不良人。哪还有点海归人士的气质。]
  文庆在电话那头一直笑,[酉见,你还真是——]
  [你和其他人有联系吗?]赵酉见问道。
  赵酉见说的其他人,主要是当时玩在一起比较要好的那两个。
  [恩,没几个有联系的,这些个臭小子,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不过是去国外学习工作,又不是死了。] 文庆顿了顿又道,[还有你这个王八蛋,姓赵的,如果不是我在街上遇见你,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也不来主动找我了?靠,你个白眼狼,想当初你因为都湖的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是谁来安慰你是谁——]
  讲到激情处的时候对面的文庆忽然停住,不吱声了。
  赵酉见无声的苦笑,对面没有说话声,他也能安安静静的等待着文庆接下来的话。
  [对不起。。。]良久从对面传来文庆的话。落寞的声音内带着深深的歉意。
  [你知道的,我没事的。]赵酉见低下头,把深深的叹息埋进心里。[何况都已经那么久了。以后你不用在顾及我了,该提到都湖。。。。还是提吧,]赵酉见说着走到书柜前,书前像框里的那张照片里的大家,都有着张扬的笑和年轻的激情。赵酉见伸手把像框拿了下来,仔细端详,[不能再把他拒绝在我们的回忆外了。]
  [酉见啊~]文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
  [我只是忽然想起我们那年轻无忧的日子了。虽然说国外发展好,但是我的辛苦又有谁知道呢?]
  [文庆。]
  [好了好了,我打电话可不是专门跟你述这几年的辛酸,要比辛酸,这个世界还不到处都是。]
  听文庆的话,赵酉见一笑,这小子的人格魅力就在此,那么多让人纠结的事,其实换个思考方式其实就能迎刃而解。而文庆的这种魅力他却学不来。[对了,那你说的专门的事是什么?]
  [呃?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找你?]
  [还不是你自己说的。]赵酉见笑笑。
  [哎呀,酉见不愧是酉见,什么事都能推敲得出来,但是——]文庆沉静了下,[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讲。]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讲的?]赵酉见有点好奇,文庆到底想讲的是什么事。
  [后天。]文庆说了这两个字就停顿了下,好像在一边思索到底要不要全都讲出来的好。
  赵酉见等了一段时间后,他还是没有再继续下去的意思。[后天这么了?]
  隔了一会,文庆的声音继续出现在话筒中,[后天是老校长的生日。]
  [?!]赵酉见一惊拍了下脑袋,[对呀,我怎么把这事给忘记了?]
  文庆说话了,[是我们那一届的同学组织的,说是给他一个惊喜,昨天我我碰见了柳笑岁,他问我要不要一起,我当然答应了,他还吩咐我,如果有遇见其他的老同学的话,都代为通知,至于要不要去,这个看自己意愿就好。今天不是遇到你了嘛,我就在想到底要不要通知你的。]
  [是这样一个事情啊。。。]赵酉见自言自语道。
  [其实你去不去都没有关系的啦。]文庆在对面安慰我。[就当自己不知道这个事情不就好了,不要为难自己。]
  赵酉见笑笑,[既然知道了,说不去也很难,何况带我们那一届李校长对我真的很不错,虽然后来发生了那件事,不过他不是也没有为难我么?那我现在为何还要装做为难的姿态。]
  [我知道的,你是这样想的,但不保证他们也是这样想的,你也知道师母根本就不想看见你。。。。]文庆叹道,[你好记得吧,我记得很清楚当年师母朝你砸过去的砖头让血流了满面,当时我就被吓坏了,现在你的额头的伤疤被刘海遮住了,心中的伤痕遮的住吗?]
  赵酉见呼出了一口气,[我知道的,要不是校长拦着,当年我也会被师母从理科大楼上推下来,但是文庆只要我们想想每年的清明师母她该怎么挨过来。我就觉得师母对我做的都是可以谅解的。]
  [你知道就好,虽然已经过去了八年,但是师娘的状态没有见好,可能你一直没有和她联系所以不是很清楚,我和永书是有联系的,他告诉我的,所以这次,我看你如果不想去的话就不要去了吧。]
  [知道了。]赵酉见不知道自己已经说了多少次‘知道了’,发现的时候这个词已经快变成口头禅了,[但是让她失去唯一的孩子,这都是我的错!我怎么能为了自己一辈子躲着他们!]
  [赵酉见,你要我再说几遍啊,你能不能不要每次一说这个事情,就把罪过都拦到自己的身上啊,当年都湖坠楼,又不是你推下去的。我知道你是因为其他的一些事,认为都湖的有这样的结果,其实原因都在你,但是我很想拜托你啊,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折磨自己啊,如果你因为这样的事都能折磨自己八年,那我呢?是不是要因为那件事恨自己一百年?]
  [你怎么了?说我的事情,你怎么好好像很生气?]赵酉见奇怪文庆忽变的态度。
  [你不用把什么事都放在自己的身上,]文庆在那头朝赵酉见吼道。[当时要不是我喊了一句,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
  [算了,我们都不要说了。]赵酉见幽幽道,[事情既然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文庆在那头
  [恩?]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骗了你,你会怎么样?]说这句话的文庆是怎么样的表情?在电话另一头的我是看不到。
  [什么怎么样?]赵酉见笑着,[当然是揍你一顿啊。]
  [这样啊,]文庆的语气有点疲倦,似乎又带了点放松态度,[这样我就放心了。]
  [你不会是真的骗我什么吧,]赵酉见问,[如果有的话,我看你还是趁早就说出来吧。]
  [没,没,我只是这么一说,你就多疑了吧。]文庆又道,[后天你是要来的吧,那我后天来接你不?一道走。]
  [恩,好的。]
  [那我先挂了,拜。]
  [拜。]
  两人相继的挂电话,赵酉见收起电话,觉的文庆的话有点怪,但是仔细想了又想一时想不出。
  
爱,如果像一条长河——03
  ◆
  认识都湖是在文庆的后面。
  1999年9月
  高三的上学期,班级来了位转校生,那就是李都湖,李校长的独生儿子。听八卦消息灵通的同学讲,李都湖高中上的是外地的Z中。现在是为了考大学,才回来的。让大家纳闷的是为了什么李校长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让他的孩子上自己任教的重点高中呢?
  难道是特别苯?或是因为其他?
  顶着这样光环的李都湖,自然就这样成了大家的注目焦点,给枯燥乏味的高三生活添加了一份调味剂。
  李都湖,高高的个子,不苟言笑,五官端正。
  这是赵酉见对李都湖的第一印象。就和其他的同学一样,对待他的到来,赵酉见也本着就是有戏看,那就看的味道。
  高中的教室的位置的编排是,旁边靠墙的左右两边各是两张桌子并排,中间则是四张并排。赵酉见当时的位置就是中间的第四排。从右到左依次过来,是文庆,赵酉见,苗回,柳笑岁。四个人皆算是同桌。
  每隔两个星期全班都要两桌一换往一个方向移去。按照学校的说法是为了防止学生看黑板造成斜视。
  所以就算在第四排,但是可以有不同的同桌。
  [李都湖,你去坐苗回的位置,苗回你去坐你前面的空位置。]
  就在赵酉见在恍惚间,听到了班主任李校长的话,一个回头,迟了一步,就看见一个白色影子已经跳进视线内。
  换到前排的苗回转过头对赵酉见灿笑,[虽然只是往前了一个位置,但是看黑板还真是清楚了很多啊。]
  赵酉见只能对他做无奈的耸肩表示,[你呀,好去配副眼镜了。]说完就低下头,翻看自己手中的书。
  虽然不在意自己的同桌换了谁,但是还是对刚坐下来的李都湖多了份好奇。
  班主任再继续说了点什么,赵酉见是不记得了,因为这样乏味开头后的时间通常都是自修课了。
  在赵酉见右手边的文庆他。赵酉见看了他一眼。用眼神回答他,什么?
  [你帮我把这个东西递给他。]文庆小声的对赵酉见说道。
  赵酉见一愣。[递给谁?]
  [新来的共同同桌,李都湖啊。]文庆压着声音又说了一遍。
  [为什么要我递?你和他不是只差我一个人位置的距离么?你只要伸下你那‘千金’手臂,就可以了。]赵酉见继续看自己的书,不理文庆。真是奇怪只是第一天见面的新同学递什么字条。赵酉见在心里嘀咕。
  [切,你还真是小气,递下会死啊。]文庆小声的嘀咕着,把伸到赵酉见的手装着要收回来。
  [。。。。。。。。。。。。。。]赵酉见很无语的正想从他手中扯过字条,却发现有人快了一步。
  [不用麻烦,还是我自己来拿好了。] 虽然没有情绪的大小的起伏,响起的声音不似外表那样给人的一股冷淡,有着和煦的态度。而赵酉见在对方星闪闪的眼中,还看出了点其他东西出来。
  赵酉见看了眼李都湖,眼睛越过他看见最外面的柳笑岁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似乎在说,‘看吧,应该向文庆学习,和新同学处好关系。’
  赵酉见转了回来。不理会在自己旁边的三人,但还是有点坐如针扎,不过幸好接下来的时间就这样平缓的过去。
  虽然赵酉见也好奇为什么文庆要给李都湖字条。
  后来问过才知道,原来他们两人曾是小学同学。而且关系还不错,虽然自从小学毕业后,两人就没有见面,并且分在了两首不同的中学。一直到现在。
  而文庆递给李都湖字条里的内容,就是确定下对方的身份的。
  后来文庆每每说这番来都被赵酉见和笑岁用来取笑说是,‘那还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赵酉见因为第一见面时,没帮文庆传纸条给李都湖的事,所以在刚开始的一个星期内都存在着点小尴尬,幸好在后来分到了同一个寝室,把这层原本不算啥的小隔膜给消除掉了。
  同寝室四个人,因为文庆和李都湖曾经是同学,而其他另三人一直是死党的状态,所以只要接受一人也比较容易。
  熟知后,赵酉见发现李都湖很容易的就跟上了新的课程,按照他的这种成绩来说上这所重点高中也是容易的,何况他的爸爸是校长呢?只是赵酉见不明白为什么要被送到外地去读那所听说不是很重点的重点高中。
  他也不似外表那样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相处下来也是相当的融洽。但是——这份融洽只是限制在四人都在场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后遗留下来的后遗症,赵酉见一个人面对李都湖的时候,两个人周遭的气场都是尴尬的。而原因在于每次剩到只剩两个人的时候,李都湖通常都不怎么说话,有时候望着远处发呆,有时候会盯着赵酉见看好久。这样的情况让想找话题打破这种局面的赵酉见往往没了力气。
  阳光普照的午后。在还未上课的休息区间。四人都喜欢结伴带着书和午餐。靠在理科大楼的顶楼的栏杆上,感受着温暖的阳光,那风吹过带来远方的味道。
  文庆原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可每次赵酉见和柳岁笑笑着揶揄他和李都湖的关系时,,他总是屈憋着,啥话也不说。看的赵酉见和笑岁觉的甚是无趣,久而久之也就不去说他了。而都湖的表情倒比文庆要缓和的多了。他通常只是笑笑不语。让他们两人胡闹。
  五官端正的李都湖,不笑的时候有种拒人千里的殊途感,一笑却有着好看的嘴唇弧度。赵酉见总是在他笑的时候,下意思的去注意他的笑容。也总是会被对方的眼神当场抓住。
  如果不是自己的话,那这个有着漂亮笑容的人,现在又是有着另一番的人生际遇了吧,至少有着自己独一无二的人生。在李都湖离开这个世界后赵酉见常常这么想。
  
爱,如果像一条长河——04
  ◆
  起床的时候,赵酉见发现自己的头非常的沉重。是昨天的梦做太多了,零零碎碎,反反复复的折腾,现在想努力记起一个完整的片段,发现很难。
  甩甩头,赵酉见洗漱完毕,打着哈欠,下了楼。
  [早啊,酉见。]
  [呃。。。早。爸。]赵酉见抬眼看了眼端坐着,拿着份S城日报的父亲。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表,都已经12点了。[真不好意思,我起的那么迟。]
  [这有什么,]赵成穏放下手中的报纸,[你工作那么幸苦,难得节假回家难道还要像在学校一样吗?]
  赵酉见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在沙发的另一边坐下。[对了,爸爸,润润呢?]
  [她呀,早就和来找她的同学出去逛了。]从厨房内出来的周爱莲笑道,[我把菜热热,酉见你就可以吃了。]
  [哦。]
  [你怎么每天都在关心润润,话说过两年你都快到30了,什么时候也带个媳妇来给我瞧瞧啊。或许你们学校的女老师应该也不错的。]父亲无意间的话让赵酉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酉见,来吃饭。]就在赵酉见不知道该回答的时候,被周爱莲响起的声音解了围。
  [很快的,爸爸你别着急。明年我就会带个媳妇回来给你的。]赵酉见说的站了起来。连看也不敢看赵成穏,往一边的餐桌走去。
  [臭小子,就是会框我。]上半句语气强硬,后半句接近于叹息的自言自语式。
  赵酉见坐着默默吃着饭,听着父亲这样一句包含爱意的责备,眼前渐渐模糊。对不起,因为我的自私,可能这一辈子我都给不了你们这样的希望了。
  ◆
  2001年1月
  [都湖你要跟我说什么?]赵酉见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沉着一张脸形成压迫感的李都湖。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不知觉的情况下得罪过他?
  仔细想想应该没有吧,不过呢,虽然关系一直不错,但是可能是跟性格有关吧,总能和文庆和柳笑岁开些肆无忌惮玩笑的赵酉见在都湖的面前却总是不自在。
  1月的天,冷的赵酉见禁不住的打哆嗦。在这理科大楼的天台上,赵酉见抬眼看了漆黑的天空,把双手塞进白色羽绒服的口袋内。
  真是的,刚刚以为只要一会,所以把手套放在课桌内了。早知道就带来了,夜晚顶楼的刮吹过耳朵一阵的生疼。
  [没有事么?]赵酉见边跺脚边问,[没事的话,那我回教室了啊。]
  站在面前的都湖,还是没说话,只是原本凝重的表情释然了些。
  赵酉见见状便明白他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只是是什么事非要到这天台来,这天真的很冷。有点急了道,[怎么不说话?都湖,]见他不说话,赵酉见想了下,转过身。[那算了我先下去了,这里太。。。]
  在赵酉见的冷字还没说出来,就被从身后上来的一个怀抱紧紧的抱住。一瞬间一股暖暖的气息,让觉得寒冷赵酉见觉得被温暖的到。
  这一刻,赵酉见因为吃惊而忘记了挣脱。俩人维持着这样的姿势一动不动,几秒间就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
  [我喜欢你。]
  都湖的声音在赵酉见的耳畔响起,带着一股温软的气流,那一瞬间赵酉见猛的跳开他的怀抱,明显感受到自己那从耳畔到脖子乃至全身的鸡皮疙瘩。
  [等,等一下。]赵酉见来不及顾及身上的鸡皮疙瘩,把手往前一伸。挡开些两人的距离。[你说的是什么?我不明白。]
  [我说我喜欢你。]李都湖还是很镇定,那样的表情就像是说了一件平常的事。他站在赵酉见的面前。微笑着伸手扣住了挡在他面前赵酉见的五指。[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你赵酉见。]
  听到李都湖的话,赵酉见心里一阵心慌,不知道是太惊愕还是太冷了,哆嗦着句不成调。[都湖。。。你是不是疯了?!你就算要说话,也先松开我的手吧!]因为不明白也不想去了解李都湖的心情的赵酉见现在想的就是怎么样把手从他的五指间脱离。越着急使力越是挣脱不开。虽然知道李都湖是班内扳手腕的佼佼者,但赵酉见也并不弱啊,但是今天却完全不行,到现在才发现两人在力量上的差距。
  算算时间最后一节的晚自修应该要下课了吧,还是趁最后老师来巡视的时候偷溜回去吧。赵酉见在心里偷偷的打算盘。
  [怎么了,你害怕了?]李都湖嘴角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我又不会做什么事。何况放不放手和我们的谈话有关联吗?而且我要说的也已经说完了,难道你是要我重新再说一遍吗?]
  赵酉见狠狠的瞪了眼,赌气道。[不用重复,我已经知道了。]说着别过了脸。
  [呵呵。。。]看着赵酉见的回答,李都湖忍不住低低的笑出了声来,[你在他们面前就是着副张牙舞爪的样,为什么到我面前就不自在了?能告诉我原因吗?酉见?]李都湖说着深深的望着赵酉见。
  [?!]听都湖的话,赵酉见怔了下,抬头认真的看他,在李都湖认真的眼睛里赵酉见看不清它的含义。原来被他知道了吗?其实自己这样,并非自愿,都是无意思的,更不可能是排斥或许讨厌之类的。到今天为止,说实在赵酉见还是相当的喜欢李都湖的。[我并没有讨厌你,在今天之前。]赵酉见老实的回答道。
  [那么今天我的行为,让你讨厌了吗?]李都湖低下头,声音低沉。那一头乌黑的刘海,顺势挂下挡住眼睛。在夜间寒冷的天台虽然有小的灯照着,却看的不真实。[可是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见他这样,赵酉见似乎忘记了刚刚李都湖向他表白所带给他的冲击力,[虽然我不讨厌你,但是我对男人没兴趣。]
  
爱,如果像一条长河——05
  ◆
  李都湖趁赵酉见没防备扣住他的那一只手猛的一用力,赵酉见一个没留心整个人被力顺势一带往前踏了一步。
  下一秒就嘴唇上被一种温温暖暖的力压着。
  当李都湖那温暖的触感碰上赵酉见唇的时候,赵酉见听见自己的脑袋‘轰’的一声响。被李都湖过激的行为,完全震撼住了。
  有人说过,人都会在情急之下,或是非常状况下,会爆发出潜在的力量。赵酉见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力气,一把推开李都湖。心跳加速,整个人汗涔涔。低着头不敢往上抬。只有不停的吐口水用袖子擦嘴唇。
  那股‘我对待你如亲人,你对待我如敌人’般的怨气在赵酉见的心中燃烧。赵酉见在恨自己为什么那么的蠢。自己刚刚还在类似于安慰之类的话,却没想到得到这样的回报。[你TMD有病啊。]赵酉见一怒连脏话也顾不得了。[这个学校男人多的是,你找我做什么?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只喜欢女人的!你是猪吗?人的话也听不清楚吗?]骂了一通后到最后连骂人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骂了,赵酉见只能抬头凶狠的瞪着他。
  [对不起,我忍不住。]李都湖一脸的歉意。
  [不是这个问题,你难道就不会考虑别人的心情意愿的吗?亏我一直把你当朋友,]赵酉见一听他的理由更加的生气,[我从来不知道你原来是个这么差劲的人。如果你今天叫我上来就是这样的一句话,那么我也回答你,不可能。我不会喜欢你的。因为我和你不一样。我不是同性恋,我只喜欢女人。]说着冷冷朝他扫了眼,[你难道不知道同性恋都是被人看不起的,很让人恶心的吗?我赵酉见永远不会喜欢你李都湖你这个同性恋。这辈子不可能,下辈子也不可能,下下辈子也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