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姐夫 by 白棋子【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5-14 作者|标签:


文案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1、苦局 ...


  程明第一次见到韩单的时候是在除夕夜的饭桌上,韩单当时的身份是程明的未来姐夫。开始程明对这个男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个子太矮,脸色苍白,眼睛细长,笑起来有点奸诈的味道。程明觉得,把姐姐嫁给这个人太可惜了,像程蓉这样的好女人,值得更好的男人。
  程明高考又落榜了,这是第三次了。不是他成绩不好,事实上,程明读书跳级,且每年都是县级三好学生,成绩永远年级第一。高考屡次落榜是因为他的运气实在不好,每次高考都要大病一场,而他又心高气傲,不是一流大学就是不去。在那个建设刚刚起步年代,即使是程家这种只有两个孩子,条件还算不错的人家,也受不了这样大的开销。程明很哀怨,可是没有办法,考不上心仪的大学让他感到十分沮丧。所以当韩单说愿意入赘的时候,程明的心里就一阵不舒服,于是出口伤人就稀松平常了。
  “你想从我家里得到什么好处?”这话方出口,程明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韩单原本苍白的脸色一下变为惨白,脸上总是挂着的淡笑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难免有些自责。听说那人是家中的小儿子,上头还有哥哥姐姐,只是家庭条件并不怎么好,但最小的总也是最受宠的,他却仍然愿意入赘,自己的话还是伤到他了。虽然后来了解到的真相和自己想的有些出入,然这份愧疚的感情,却是跟了程明一辈子,就好像那个人,他一直放不下一样。
  后来程明出去闯荡,像他那样的人才,在当时简直是香饽饽,各家工厂都争着抢着要,混的是风生水起。再后来,程明每次回家都会看见那个看起来年纪还没有自己大的韩单陪在姐姐程蓉身边。韩单不是那种漂亮得让人过目不忘的人,却是那种越看越顺眼的类型。程明对他不复以前的尖酸,可也不太亲近,这个男人,他始终无法把他当成姐夫来看。
  相较于韩单,程明无疑是斯文俊美的,厂里未嫁的小姑娘对他更是青睐有加。只是那时候远没有现在来的奔放,就算心里想的不得了,嘴上是打死也不会说的。人是很奇怪的动物,有时候对谁感激,或者对谁歉疚,就会分外关注那人,程明就是这样。于是他发现,韩单的话总是不多,但是每一句都很在理;韩单眼睛不大,但是是最具古典美的丹凤眼;韩单睫毛不长,但是很浓密;韩单、、、、、、
  在程明发现自己的目光开始忍不住追随韩单的身影时,他知道一切都完了。有些事就是这样不知不觉的发生着,然后在某一天突然爆发,将你打个措手不及。唯一让程明感到庆幸的是,毕竟什么都还没发生,至少姐姐会幸福,韩单梦想成真。
  再再后来,程明还在厂里工作的时候,接
1、苦局 ...


  到家里打来的电话,说是程蓉要于正月里出嫁,让他回去给置办点嫁妆。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程明心里那个苦啊,又该向谁说去?自然是谁也说不得,否则闹得满城风雨,届时不光自己,连韩单也跟着甭做人了。
  就算程明多少不愿意,程蓉还是嫁了,韩单还是娶了。那时私车不像现在,普及到泛滥,有辆摩托车已经很稀奇了,所以韩单是坐船来迎的新娘子。作为程蓉唯一的弟弟,程明自然是要送亲的。说来也好笑,这还是程明第一次去韩单的家。那仅是刚建起来的二层小楼房,还只有一个外壳,里面还没上漆,电灯也是临时的。就算这房子简陋的不能再简陋,听说还是借钱来造的。程明终于知道,韩单家的情况不是不怎么好,而是非常糟糕。替程蓉忧心之际,程明更替韩单心疼。看来,韩单虽是最小的儿子,却是韩家老太太最不喜欢的儿子,不然怎么会用这样一幢房子来打发他?
  程蓉在结婚之前就已经怀孕了,次年九月,程蓉生下了韩单的儿子,取名韩宇。自此,似乎一切都已经归于平静,程明这段朦胧绝望的恋情也随着初秋的风消失得无影无踪。
  程明不是个合格的舅舅,在韩宇五岁之前,他甚至连回家都不愿意,更别提去韩单家里看望他的外甥。从自己母亲那里传来的只言片语中,程明知道,那人的生活状况逐渐好转。这是意料之中的,不是吗?那人的眼光总是独到长远,姐姐程蓉又是很吃苦耐劳的女子,这两人想必一起努力打拼,争取给韩宇一个优渥的家庭环境。而他们的感情,是不是在这些经历之后更加深厚,牢不可摧?
  时间在自怨自艾中流失的速度永远比平常更快,更不具价值。程明消沉了一段时间,等他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过去好久了。女朋友沈丽总是不停地催促他结婚,程明做不到洒脱得可以不用顾及别人的眼光,所以娶一个女人势在必行,而这个女人是谁却显得一点也不重要,反正只是一个幌子。
  坐在快艇里,程明不禁自嘲,这个时代发展了啊。五年前韩单来娶自己的姐姐时,乘的不过一艘小渔船,等到自己结婚时,已经可以用快艇了!他还记得刚才韩单穿着米色圆领毛衣和众人在岸边看自己上船的样子,依然是那副淡淡的表情,微微挑起的嘴角有一抹不易察觉的苦涩。程明一直连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如今强硬地闯入他的脑海。可是,就算现在发现了又怎么样,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从他踏上这艘船开始,或者更早。各自成家是最好的选择。
  沈丽和程蓉是截然相反的两种人。程蓉顾家,沈丽败家;程蓉勤劳,沈丽懒散;程蓉随和,沈丽傲慢、、、、、、幸好韩单娶的是程蓉不是
1、苦局 ...


  沈丽,将沈丽配给程明是再好不过了,程明强烈的责任感不允许他冷落自己的妻子,即使沈丽并不是一个好女人,即使他不爱她。

作者有话要说:我只是想写,仅此而已


2

2、平淡 ...


  
  “这是这个月的工资,统共三千零五十,下个月你不用来了。”程明坐在办公桌前,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金丝边眼镜折射着冷光,让他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或者说,程明在公司的时候,就是这样严肃冷淡。他的温情只给两个人,一个是姐姐程蓉,还有一个就是韩单。不是程明不孝,对他来说,他的童年里只有姐姐,长大后就外出读书,与父母相处甚少。
  “总经理,这、、、您要开除我总得有个理由吧?”那员工并不死心。笑话,2004年去哪找工资这么高的公司。
  “理由你自己清楚,别以为你的那些小动作没人发现。要是真的不服,可以去找董事长。”程明冷笑,这样的人他见多了,不服找董事长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案。他现在只想速战速决,刚才接到韩单的电话,说是韩宇刚通过重点附属中学的录取考试,成绩不错,回来的时候顺道来自己的公司看看。程明知道韩宇是个很争气的孩子,不骄不躁,成绩优秀,很像他爸爸。
  那员工无奈地离开,还问什么董事长啊,这公司里谁不知道总经理可比董事长强势多了。那个跟傀儡一样的董事长,压根就不管事,所有决定权都在程总手里,他要拍死你,你就活不成。方走到拐角处,便看见一个小个子男人领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有说有笑地朝总经理室走去。其实那个男人也不是特别矮,目测大概有一米七多,让人觉得个子小大概是因为过于瘦削。
  “怎么,又把谁开除了,火气这么大?”韩单的笑一如多年之前,淡淡的,温和的。程明疑惑,当初怎么会觉得他笑起来像狐狸,明明自己就是爱惨了这样的笑容;又怎么会觉得韩单配不上自己的姐姐,明明他就是一个模范丈夫,温柔体贴。每次见到程蓉,谈起韩单,她都笑得那样幸福。反过来看自己呢,自己对沈丽也可谓是呵护备至,但那是因为愧疚,他是合格的丈夫,却不是合格的爱人。
  “舅舅。”韩宇站在韩单身边,礼貌地唤他。
  “嗯,小宇,恭喜你。”程明看着缩小版的韩单诚恳地祝贺。他知道韩宇是韩单的希望,是他梦想的延续。现在看到这个只有十三岁的韩宇,程明只觉得无限感慨,这可真的是个好孩子啊,和自己的女儿程霜简直是云泥之别。女儿程霜随她妈妈,性子散漫,任性骄纵,极爱生气,才八岁就磨人得不得了。
  中国人的传统就是有客人来要泡茶,可是考虑到小孩子喝茶不好,所以他给韩宇倒了一杯白开水。由此不难看出,程明其实是个心思缜密的人。然而沉默还是降临了,很多时候沉默是种可怕的东西,这时就很需要人来打破。
  “刚才出去的那个人,是我们公司的财
2、平淡 ...


  务管理员,挪用了一部分钱。”程明的语气很平淡,韩单却知道这笔钱肯定不是小数目,只是,程明为什么没有起诉那人呢?按理说,如果起诉,至少还可以追回一部分,不是吗?又或者,他还有别的顾虑?
  的确,程明有顾虑,那个人是董事会的人推荐进来的。另外,公司刚上市不久,其中的利害关系,程明怎么会不清楚。所幸,那也只是三十万,自己还可以抽调一些钱来填进去。这种丑闻,是万万不能传出去的,否则就不是三十万的问题了。
  “你们公司才刚上市,你打算怎么办?”韩单的话让程明心中一暖,眼前这人还是挺关心自己的,至少他没有说“啊”“哦”这些字来敷衍自己,这就够了。韩单想的却不是这些。他知道,程明可以算是这家公司的中流砥柱。那些董事会的人,要么没权利管,要么不会管,大大小小的事都要程明一手操办,所以才三十三岁的他就落下一身的病。韩单是既心疼又无奈,只是这些程明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们都有各自的责任,是不可能有所改变的。也许现在的状况对他们而言再好不过了。
  “我打算从别的地方抽出一些来补上,实在不行,我可以去我的账户里划出一些来。”对于一个问题,程明总是习惯地想出多种解决方案,有备无患。这恐怕就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所必备的条件。
  韩单拿起茶杯,吹开茶叶,小小地饮了一口。蹙起并不浓黑的眉毛,若有所思的样子。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程明正拿温柔的眼神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那目光爱恋得,分明就是在看自己的**。而被两人忽视的韩宇,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却什么也没有说。
  “我可以帮忙的。”韩单的语气还是波澜不惊,但是眼神却并不平静,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杯子。程明知道这是韩单的小习惯,一旦心情郁卒了,就会无意识的这样做。苦笑,韩单自己都没发现的事,他这个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的人却知道得一清二楚。也许,这才是真正爱一个人的表现,知道他的各种习惯,了解他的所有嗜好,明白他的每一个眼神、、、、、、


3

3、阑尾 ...


  那次的谈话结束得十分仓促,程明要接待一个客户,所以韩单没坐多久就走了。令程明心惊的是,韩宇临走时看向自己的目光,那么深不可测。就算这孩子懂事得早,可那种看透一切的眼神出现在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身上,真的让人毛骨悚然。
  每每思及此事,程明就觉得坐立难安。虽然自知不会因此而放弃对韩单的感情,也还是怕韩宇会乱说,自己就算了,他不想韩单也被当成异类,同样不想破坏姐姐程蓉的幸福。不过,自始至终似乎都是程明在瞎操心,韩宇对此只字未提,日子依旧在风平浪静中快速流过。
  爆竹声中旧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本该喜庆的新春佳节,程家却气氛低迷。为什么?因为程明住院了!什么病?阑尾炎、、、、、、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程老爹却急坏了,昏花老眼眨巴眨巴,眼看就要掉下泪来。韩单就觉得这老人忒小题大作了,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当面讲,程明那里也会不好做。除夕夜、年初一,以及之后几天,这几人就轮流去医院照看程明。
  这天,韩单驱车到医院,刚进病房就看到程明试图起身。旁边一个人也没有,春节期间的医院里病人并不像往常那么多,613号病房里就程明一个病人。
  “怎么起来了?沈丽呢?要什么,我给你拿?”韩单忙小跑过去扶住程明。昨天才刚动完手术,今天就乱跑,刀口还没结上,万一又裂开了不是很麻烦?
  “沈丽说和朋友约好要去买衣服,唉~~~”沈丽是什么样的女人,韩单知道,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丈夫在住院的时候,作为妻子的沈丽竟然还有心情去逛街,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程明那是修养好,换做自己,铁定受不了。就算他很看得开,妻子这样,做丈夫的还是会很没面子。所以说,其实韩单并不是多么超脱的人。实际上,21世纪,有几个人能超然物外?掰手指头就能数过来。韩单在某些方面还是很强势的,并且有时候会固执得不撞南墙不回头。
  “不用同情我,我这不是还有你么。”程明很是清楚韩单为什么沉默。其实不止韩单,他知道家里人对沈丽都有意见,觉得她好吃懒做,可是没办法呀,他已经对不起她了,尽量满足她的物质需求是他唯一能弥补她的。
  “瞎说什么?”
  “我是不是瞎说你难道不知道吗,韩单?”
  “你下床到底要做什么?”对于韩单转移话题这一举动,程明只能苦笑。自己是把他逼急了,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今天不知怎么的,头脑发热,嘴巴就有些不受控制。大概这样俩人独处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不说些什么太对不起自己了,也可能生病的人就是任性。
  “我要去
3、阑尾 ...


  洗手间。”话说程明本来打算自己去的,哪知韩单居然拖着他就往病房里附带的卫生间走。程明以为皮薄的韩单会拒绝,没想到他毫不犹豫地就带自己去了,出乎意料的干脆,真是难得。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毛头小伙时的年代,怎么就这么容易满足了?然而,他们毕竟不年轻了,过完一个年,韩单已经三十七岁,自己也三十四了。
  已过而立的人,做事总有很多顾虑。这种顾虑不是天性使然,相反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人的社会阅历。而越是成功的人,顾虑就越多,比如韩单,比如程明。程明觉得有时候自己像一个刚会说话的孩子,词汇贫乏得无法表达出确切意思,无法描摹此刻的心情。
  从洗手间出来,韩单的脸上飘起一抹淡色绯云,程明看着,顿觉恍惚,仿佛一下子回到几年前。韩单终究还是那个韩单啊,虽然在事业上雷厉风行,手段强硬,却一如当年的淳善。可是转眼间,他们两人已经蹉跎了十几年。
  “韩单,我们好像一直在错过,能不能突然有一天,出现转折呢?”听程明这话,韩单突然觉得心揪成一团,酸酸涩涩,难受得要命。可是,他能说什么,自己安慰不了他的,这个社会这么残酷,这样的祈愿,或许只有在发梦的时候才可能成真。
  “我、、、、、、”他们不是不明白彼此的心意,其实在很久以前,他们就看懂了对方眼中的东西,同时也看到他们是没有未来的。也许,明明相爱,明明都活着,却不能在一起才是最痛苦的事情。
  默默地叹口气程明移开了一直落在韩单身上的视线转而望向窗外。低头思索的韩单久久听不到身边人的动静,疑惑地抬头,发现程明盯着窗外发呆。沿着他的视线,韩单看到了一对老夫妻在散步,本来这种情景是司空见惯的,并不会显得突兀,可是想起刚才程明的话,韩单的心底没来由的悲凉。多少年后,他和程蓉,程明和沈丽,是不是也会这样并肩走在小道上,脸上是沉淀了一切的安详?
  “我们四个,将来是不是也会像他们一样?”韩单的声音里有些恍惚,神色也有些迷茫。这样的晚年,曾经是自己最向往的,可是现在呢?很多事情都不再像自己想的那样简单,很多设想在现实中都无法实现,也许遇上了,所有的也就都颠覆了。计划永远永远赶不上变化。
  “不会。”成名的语气是没有任何起伏的笃定。回头望向韩单,发现对方明显地一愣。想来,以韩单的聪明,自然是知道这其中的原因的。他们四个,不会有这样洗尽铅华后的满足安乐,因为有太多太深重的遗憾;因为陪在身边的,不是爱人;也因为不敢相信有来世,可以弥补今生缺憾。
  这个
3、阑尾 ...


  世界的规矩如此,谁要特立独行,谁与大众的观念背道而驰,谁便会被唾弃,被视为怪物。很多东西是被框死的,逾越的人,会被流放,而人类深切的悲哀也缘于此。一个人的事,总会被无数人拿来评论。拿一座城池来做比喻,韩单和程明便已经站在边缘地带,在跨出一步,等待他们的就是护城河。
  事实证明,阑尾炎真的和感冒是同水平的病而已。五天后程明出院,程老爹松了好大一口气,吃饭都觉得特别香,见了谁都眉开眼笑。程老太太倒是比程老爹淡定得多,这老太太精明的,韩单都佩服得不得了。


4

4、纠结 ...


  回到公司,程明被告知上次的挪用风波已经平息,有惊无险。董事长对他更加器重之余,还打算将自己的儿子交给程明培养。等将来程明隐退了,这总经理的位子也不至于后继无人。
  董事长的儿子叫萧瑞。带了萧瑞几天,程明觉得遗传真的是奇特的东西,怎么可以突变得这么厉害呢?萧瑞和他父亲之间的差距,可不止孙悟空的一个跟斗那么远。萧瑞的果断,强硬以及强烈的商业直觉都让程明十分欣赏。这个成绩优秀却不愿上大学的少董,目标明确得叫程明这叔父辈的人惭愧不已,同时又感叹,年轻真好,有放肆的资本,犯了错也可以轻易得到原谅。
  “程叔叔?”萧瑞发现自己的偶像又在发呆了。是,你如果问萧瑞,他最佩服的人是谁,他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是他的程叔叔。没错,不是哪个娱乐明星,不是国家领导人,也不是哪个科学家,只是他父亲最倚重的程明程叔叔。
  程明有情有义,博学睿智,在萧瑞看来,这样的人远比那些徒有外表的明星更值得崇拜。萧瑞也算是当时的年轻人中的一个异数,在别人挤破脑袋挤进大学校门时,萧瑞已经跟着程明学习了近半年,经验不是学来的,萧瑞一直坚信这一点。在大学里学的理论知识,到实践中能不能用上还有待商榷,何必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嗯?什么事?”程明收回放空的视线,疑惑地看向对面办公桌上的年轻人。
  “咳咳,我认为这个配方不妥,要不您看看?”萧瑞拿着手中的文件夹,额上突然挂下三条黑线。怎么觉得自己有八卦的嫌疑?居然开始猜测程叔叔在想什么事,或者什么人。甩甩头,一定是看了半天的报告,自己的脑袋不太灵光了。
  “的确,要做染料的话,这里的醋比例太小,染上之后容易掉色。这配方需要改进、、、、、、”
  两人就为了这个染料的配方讨论了一下午,甚至还去做了一次实验,等到工人都下班了,配方才初步确定下来。程明下意识抬手看表,一看之下,惊觉已经快下午五点。今天是周五,韩单出差,程蓉给自己打电话,让他去接韩宇回来。韩宇家离他上学的地方颇远,等他放学的时候,末班车已经没了。现在这点,那孩子应该等了很久了吧。
  “小瑞,程叔叔有事要走了,你收拾收拾也回去吧。”程明穿上外套,随手抓过放在桌上的车钥匙,还不忘叮嘱萧瑞先回家。然而在他的手还没有触上门把手的时候,却响起了有规律的敲门声。按理说,这个时间是不会有人来找他了才是,他现在是急着去接韩宇。
  韩宇啊,他可不敢得罪,这个孩子,他一直看不透。自从去年他狠狠吓了自己一跳,最终却什么
4、纠结 ...


  事也没有发生之后,程明就觉得韩宇的城府深沉的不可思议,比起一个成年人,怕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没算错的话,韩宇今年该上初二了,最近听不到他的消息,不晓得他学得怎么样。
  有些事说起来要很长时间,想起来却只要几秒。可是就在这几秒里,萧瑞已经绕到程明的前面,扭开门把,站在外面的人于是一点一点出现在他们两人面前。
  “舅舅。”韩宇瞟了一眼萧瑞,然后转头冲着程明喊了一声舅舅。那小脸上的表情淡漠得,仿佛面前站着的两个是陌生人。实际上,萧瑞对于韩宇来说,也确实是陌生人,只是他对萧瑞的身份一点也不关心,完全没必要。
  十四岁的韩宇比同龄人看起来小好多,如果他不说,你是绝对猜不到他已经是初中生了。萧瑞对韩宇的第一印象极差:这个臭屁的小萝卜头!可是毕竟对方是自己偶像的外甥,就算不喜欢,萧瑞还是理智地掩饰起来。但显然,他低估了韩宇的心智,又换来他嘲讽的一瞥。
  “小宇,你怎么自己过来了?”既然韩宇自己来了,那他就不必急着出门了。虽然觉得很抱歉但程明不想为已经发生的事而懊恼,多年之前,他就学会了这一点。可是事实是,他依然学不会对韩单彻底放手,尽管知道这样胶着对彼此都不好。
  “坐公交。”韩宇的礼貌总是无可挑剔,可却不会让人觉得亲切,反而淡漠疏离。这个小萝卜头一点也不可爱,小孩子就应该天真活泼些,怎么可以这样沉闷,萧瑞不敢苟同地打量着韩宇。惊讶地发现这个小孩竟然长得秀秀气气的,跟程叔叔一点也不像,性格也不像,不讨喜。
  “那现在学习怎么样?”程明清楚,韩宇这孩子,自己若不问,他是绝不会主动说的,这样的个性一度让程蓉非常担心。不是没说过他,可他就是我行我素,一点改变也没有。只是韩单却觉得韩宇这样没什么不好,他和韩宇的观点很相似,没必要浪费口水,增加脸部肌肉的负担。
  “一般。”韩宇不会说“好”,什么样的程度才能让他说出这个字,谁也不知道,而他的“一般”,对于真正的一般人来说,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正是这种看似谦虚,实际却很狂傲的说法,让萧瑞更不喜欢这个人小鬼大的小屁孩,虽然后来知道对方只比自己小五岁。比起外表来,韩宇的实际年龄让萧瑞吃惊不小,但还是对他没好感。
  韩宇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程蓉站在门口张望了许久,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弟弟和儿子。在知道两人还没吃饭之后,程蓉强硬地要程明留下来吃了再走。所幸菜一直放在保温厨里,否则热一遍,这味道可就不好了。韩宇对什么都不挑,唯独
4、纠结 ...


  吃的没商量,不合胃口的绝对不吃。
  虽然知道韩单出差了,可是看不见他,程明还是难免失落。吃过饭,姐弟二人一阵嘘寒问暖。程明知道,今年开春,韩单将程家二老接到了自己家中,说家里没个老人总觉得不完整。不是韩老太太不在了,而是她一直呆在大儿子、二儿子家里,极少住到这小儿子家中,尽管小儿子给他的待遇可能是三个儿子中最好的,对于这点,程明是百思不得其解,
  程明要走的时候,程蓉取来一袋腌肉,说是阿妈自己做的,好吃得很,只是这几天老家的那几块土地要征用,回去处理了,所以今天才没见到他。程明又吃又拿的,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是个强盗。程蓉被他逗得大笑,仍然美丽的脸庞却不再年轻,眼角的细纹无声地诉说着这个女人的青春一去不返。
  女人总是比男人老得快,这是女人的悲哀,“色衰而爱驰”从来不是传说。韩单的样貌依然年轻,生活条件的改善以及丰富的阅历让他看起来更加有韵味,可所有人都知道,韩单对程蓉好到没话说,羡煞当初不肯屈就下嫁给韩单的女人,直叹自己没眼光,怎么就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5

5、离婚 ...


  一身疲惫地回到家中,却被程霜告知,沈丽去了俱乐部跳舞。这女人越来越没个度了,孩子才九岁,她也放得下心!饶是程明脾气再好,也受不了。撇开女儿,沈丽除了给自己带来各种麻烦外,什么也没有奉献给这个家庭。
  冲了一个热水澡之后,全身的酸痛好像都被冲走了一般,通体舒太。换好睡衣,关了房间里的吊灯,换成床头的小罩灯。被晕黄的灯光一照,程明觉得昏昏欲睡。拿过矮几上的手机想要关机,忽然想到韩单还在外地,不知道几时回来。飞快地按下号码,却在按呼叫键的时候犹豫了。作为一个合格的丈夫,他现在应该打电话给深夜未归的妻子,让她早点回家,而不是打给姐夫。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男人,他当然希望在自己怅惘的时候能向爱人诉诉苦,换得对方的几句安慰。
  从手机号码簿里翻出沈丽的号码,程明准备先打电话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然而,电话始终无人接听,直到手机里传来客服人员甜美的嗓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要不要出去找她?一个女人这么晚还在外面会有危险的。
  稍稍犹豫,强烈的责任心驱使他起身。找来一套休闲服换上,程明在确认程霜已经睡着之后,才轻手轻脚地出了门。这个城市的夜生活并不繁华,毕竟她算不上大城市,发达的也是制造业而非服务业。在驱车赶往沈丽常去的俱乐部的途中,程明想了很多。寂静的街道,汽车引擎低沉的轰轰声,一盏一盏划过的路灯,这的确是一个思考的好环境。
  韩单和自己都是将责任看得十分重要的人,并且那些根深蒂固的道德观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弃之不理的,要冲破重重阻碍走到一起,似乎没有可能。可是,要程明放弃韩单,那便不是“似乎不可能”的事,而是“完全不可能”。
  程明到达俱乐部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左右的光景,那家俱乐部明显关门了,沈丽的车也不在这里。这么晚,到底去了哪里?怎么都这个年纪了还这样轻狂?程明掏出放在裤袋里的手机,他现在要平复一下心情。再给她打个电话,也许她已经回去了,若是那样,当然再好不过,但是,今晚,他们必须谈谈。
  “喂?”那边传来沈丽特有的尖细嗓音,带着浓浓的倦意。
  “你在哪里?刚才怎么不接电话?”程明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知道自己现在非常生气,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他想今晚免不了要吵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