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一家同人)汀上白沙-终极系列同人 作者:苏念裳【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5-14 作者|标签:苏念裳 情有独钟 强强 虐恋情深 港台

  文案:

  三篇两万字短篇

第一章 :奈何(终极一家鬼龙x鬼凤)

第二章 :枉生镜(Zack x Dark)

第三章 :茫茫 (终极三国 策阮 此处采用唐禹哲原姓)

第四章 :白头吟(终极一家 夏天夏宇)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港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鬼龙,鬼凤,zack,dark,孙策,汪东城,唐禹哲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奈何

  (一)

  倏地一声轰鸣,自冥界上古战场散播出的能量波动迅速蔓延至幽冥界的每一个角落,黑云堆积在上空,暗紫色的闪电一击一击在云中裂开。

  能量风暴中的低沉龙吟,夹杂着太古生灵不可忽视的威压扫过整个战场上飘浮的怨灵,幽冥界上下四方的生灵瞬间伏首其下。

  直到□□的能量消失殆尽,一声嘶吼般的嘹亮龙吟传遍幽冥界,这漫长的威压才结束,无尽的黑暗在震d_àng的幽冥界上空翻滚。

  “啊……!”

  夏宇猛地坐起身来,冷汗滴滴砸落在被褥上。

  夜色中的房间里只有无声的月光,和夏宇惊魂未定的喘息声。

  他摸了摸颈间的冰箍咒,冰冷的触感令他安心,他就这样坐在那里,再也没能入睡。

  (二)

  梦中的□□与晦暗、浓墨般堆积在半空的云、暗紫色的闪电——那遍布怨灵的远古战场,似乎现在还能窥见干枯的骨骼埋在同样无人问津的土壤中。忽远忽近的细碎龙吟,还有那最后一声真真切切震耳欲聋的高亢嘶吼,在整个空间中回d_àng。

  夏宇眼前不断闪现着前几r.ì的梦境,清晰的场景一遍遍重复,他似乎漏看了什么,漏看了被梦境藏起来的东西。

  “夏宇……夏宇?”

  他眨眨眼睛,龙吟在耳边回d_àng。

  “夏宇!”

  教授的声音将他叫回现实,他定了定神,“抱歉……失礼了。”

  教授倒不是很在意,作为一个优秀的学生,夏宇一向是礼貌的。递出手中的文件,“你这次论文非常好,没有任何问题,先别说那个,你看看这份。”

  拿过十几张A4纸,夏宇随意扫过标题和几个j.īng_确数据表,“这些都是同一个case?”

  “嗯对,是一个经济案,正好你也有修经济,这个case给你正好。”

  “可我还没毕……”

  “我相信你的实力。”教授从抽屉里抽出一张名片,“case具体内容都在文件里,我已经看过了,对你来说没有多大难度,只是时间有点急,我明天就去外地来不及负责。这是委托人的名片,我已经和对方说好了,你回去就可以和对方联系。”

  闻言,夏宇仔细看了眼文件,眼中的犹疑渐渐被自信取代,“那多谢教授了!”

  与其自己劳心劳力找机会,不如把握教授的资源。了解一些具体细节之后,夏宇直接坐了捷运回家。

  “我回来了。”

  夏天听到夏宇的声音,放下电视遥控器转头看向门口,“老哥你回来啦~”

  “嗯。”没看见弟弟的傻笑,夏宇到家就立刻联系了case委托人。

  整理案子的相关资料之后,他继续准备晚饭,等家里人都安定之后俨然已经过去了几小时,时钟上显示八点。

  夏宇手托着头靠在书桌上,眼中一片疲惫。停歇片刻,梦中画面再次涌现在脑海中,高昂的龙吟在耳边回响,夹杂着……一声微弱得难以察觉的呼唤。

  那是真实的呼唤,那是……

  “夏宇……”

  “夏宇……”

  夏宇摇摇头想驱散疲惫,呼唤声仍不绝于耳。

  “夏宇……”

  那是……是鬼凤。

  颈上的冰箍咒已经无用了,只要他静心感知就能察觉到鬼凤的虚弱,虚弱到无法做出什么他掌控不了的事情。何况,鬼凤自出现在他体内以来,其实从没伤害过谁。

  思及此,夏宇缓缓摘下冰箍咒。

  鬼凤连虚影都没能出现在夏宇面前,夏宇只能感知到鬼凤灵魂的虚弱和蕴含其中的、与之极其矛盾的巨大能量。

  这只有一个缘由:巨大能量突然多出,灵魂无法容纳。

  如果不是几个月前硬撑去对抗火焰使者,鬼凤也不会这样。夏宇皱眉,他竟然现在才发现鬼凤的异常。

  [我要怎么帮你?]鬼凤体内有来历不明的封印与能量冲撞平衡,即使夏宇不知道鬼凤承受冲撞的后果,想到鬼龙在冥界磁石能量瞬间冲击后的下场,他也不能坐视不理。

  [暂时和我的灵魂融为一体,我就有能力接纳这股力量,冲开我体内的封印……虽然我也不知道封印为何存在,但被封印的应该是记忆。你那天晚上看到的……是被冲破的封印一角,如果灵体融合,记忆也会灌入你脑中。]

  [我要怎么做?]夏宇没有犹豫分毫。

  [入睡。剩下的j_iao给我,天亮前我会脱离灵体合一,不会影响到你。]

  [好。]

  他起身迅速洗漱一番。二十多年来难得九点未到就入睡,闭上双眼,夏宇感知到自己的身体沉睡了,而灵魂醒着,在一片浑浊中睁开双眼,见到了全新的景色。

  (三)

  上古战场中传来的高亢龙吟刹那间传遍幽冥界,却在此后寂静无声。

  怨灵遍布的战场瞬间恢复了死寂,一道身影出现在战场一隅。他安静站在那里,看四周枯骨散落,黑暗的气息遍布周身,无数战场中的怨灵飘d_àng来去,却不敢近他的身。

  良久,无声伫立的男人睁开眼,用冷酷的银色眸子扫过四周的怨灵枯骨,似乎对这禁地毫无兴趣。

  下一刻,他的身影消失于此。

  上古战场千百年来充斥着怨灵无声的恨意与哭泣,无人能真正改变满地的枯骨嶙峋带来的沉默哀诉。那一瞬间的电闪雷鸣与嘶吼也无法为它带来一丝生气。这里是幽冥界的中心,时间的流逝在这里无法被察觉,外界沧海桑田与它无关,它只有百年复百年一成不变的破败。

  自那个男人出现再隐去,几百年岁月静静地消失在无尽昏暗中。

  寂静的战场残骸上却忽然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波动,一如当年他出现时的场景。

  黑云堆积在上空,暗红色的闪电顷刻间在云中裂开。上古战场散播出的能量波动迅速蔓延至幽冥界的每一个角落,伴着普通魑魅魍魉无法抵抗的威压。

  不过片刻,魔中强者循着能量汇集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清脆的龙吟,不怒自威。

  那个银眸的男人再次出现在这里,张扬不羁的短发,眼中透着满满的傲慢,嘴角噙笑,双手环胸,就那样安静地站在战场残骸之外,却无法忽视。

  没人敢靠近他。

  能量波动不断传遍幽冥界,一如那天他出现时的景象,而唯缺细碎的龙吟。

  “十息之后,再让我鬼龙发现上古战场百里之内有魔在——”

  他轻轻开口,百里之内鸦雀无声。

  “——杀。”

  无数强者化作流光疾驰而去,毫无犹豫,顷刻间几乎全都没了踪影。

  鬼龙闭上双眼,笑得傲慢。

  五息。

  千百年来只有晦暗的上古战场火光大盛,红色所及之处,怨灵枯骨化作虚无。本是黑色的云层与暗色的闪电都被染成红色。

  十息。

  百里内两个自认绝世无双的强者尚在,他们运出灵力准备对抗的一刹那,黑色的气息蚕食了他们的身体,叱咤风云的两个幽冥界强者不复存在。

  鬼龙睁开双眼,望了一眼赤红的战场,闪现在战场之内。

  他所在之处火光最为浓郁,□□的气息似乎下一刻就可以将一切贸然闯入的生灵撕碎,鬼龙却是站在那里看着前方,不发一语。

  他在等。

  面前的火焰冲天而起,嘹亮清脆的凤鸣在整片土地上空回d_àng。

  下一刻,上古战场便寂静依旧,昏暗依旧。

  鬼龙仍毫无动作地站在那里,看着一袭红衣的男子。对方闭上双眼,能量在红衣男子体内迅速收敛。

  他在等。

  那人缓缓睁开双眼。

  眼前是白色的天花板,清晨的yá-ng光从窗外照进房间,黄色的光芒倾斜地打在书桌之上,冰窟咒躺在书桌的一角,昨天从教授那里拿到的经纪案的资料平铺在桌上。

  夏宇坐起身,十分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他看了一眼时针正停在数字六上的闹钟,并没有马上起床。

  [鬼凤。]

  红色的虚影出现在他的面前,鬼凤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右手托着头,斜着靠在书桌上,yá-ng光并没有被他阻挡,依旧照s_h_è在房间的地板之上。

  已经能够幻化虚影了,看到他昨晚的帮助起到了作用,夏宇这样想着。

  “你和鬼龙……就是这样诞生的吗?”他说。

  “你看到的地方,就是真正的幽冥界。至于我们的诞生……”鬼凤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夏宇的疑问,“是幽冥界上古战场陨落的远古生灵,与上古强者英灵经过千万年后融合出的意识灵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