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同人)玛蒙少年养成计划+番外 作者:霁(下)【完结】

分类:同人文 时间:2019-05-13 作者|标签:

第95章 07(修)

  那天之后白兰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留下那个对于玛蒙而言无比糟糕的消息,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玛蒙的面前。

  两天……玛蒙摩挲着自己手腕上的手环,这个东西限制了所有的幻术能力,还对异能做了一定的限制,不过除此之外……

  走下床来,将唯一会来到这个房间的人击晕,就算失去了幻术,他也是超一流的异能者。

  玛蒙的双眼自然能确认周围的一切情况,没有任何人隐藏在暗处。

  手环确实使他完全失去了飞行的能力,但是粘写的异能没有受到太大的限制,基本能用,他学会的其他异能则几乎没有影响。不知道白兰那个家伙究竟在想些什么……他究竟是只限制了自己飞行的异能,还是只能限制飞行的异能呢?

  究竟想要干些什么呢?那个家伙……

  异能自然不是从一出生之后就决定的事情,玛蒙在之后也通过对于自己能力的锻炼掌握了一些新的技能,一是催眠,另一个就是后瞻——能读取物体之前的记忆,都是和幻术的使用方法比较相近,与精神力有关的异能。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安于飞行和粘写的现状,只是已经有了幻术作为攻击手段,玛蒙就选择了一些从辅助的角度来说非常有用的能力,他在之前活着的数十年间可不只是单看着自己的实力一点一点退步而已。

  过于依赖一技之长,被束缚的时候就会无计可施,玛蒙一直在努力避免这种情况。

  要不是考虑自己在体能的所有项目,无论力量还是其他都差的可以,他也想要选择一些攻击方面很强力的异能去学习啊……就像力大无穷之类的,但是先天条件就决定了不可能呢……

  心底稍微哀怨了一下,玛蒙毫不犹豫将自己病床上的床单扯下来,平铺在地,然后用从之前拿到的易拉罐的拉环划破手腕,鲜血不断留在纯白的床单之上。

  好痛……可恶,要不是只有鲜血才是最好的选择,现在也不用这么痛了,因为一直在锻炼五感所以痛觉也是越来越敏锐好吗?

  眼看血的数量差不多够了,玛蒙立刻用现场能找到的一些东西和基础药品做了应急处理。

  在一阵强光之后,床单之上的鲜血变成了不停移动的红点,玛蒙将那些图案全部都记在心里之后就停止了粘写的能力。

  不是探索某个人或事物,而是一个地区之内的全部,这就是他现在使用粘写时所能做到的极致。

  接下来……就确定了目的地。

  玛蒙长出一口气,心中却是疑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漏洞?白兰·杰索那个家伙究竟在想些什么……

  “你就这么有自信吗?哼……”看着自己手上的玛雷指环,玛蒙冷哼一声。“嘛……也就这样吧……”

  只要能做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其他的也无所谓了。

  从被打倒的人身上随身的物品读取想要的信息,玛蒙毫不犹豫跑出了病房。

  然后在门口三米远的地方……

  “嘭!”

  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玛蒙开始了悠闲的散步之旅。

  ……他还是依靠异能躲避,慢慢走着去比较好吧。

  沢田纲吉一人来到了密鲁菲奥雷总部,周围是纯白的墙壁和雕刻精美的石柱,宽广的厅堂之中,白兰立在两三层台阶围起来的半圆形区域内,向他示意自己身旁的双人座。

  看到那纯白色椅子的椅背之上密鲁菲奥雷的纹章,他忍不住觉得白色有的时候也不怎么讨人喜欢。

  “你来了,纲吉君。”白兰看着他,笑得眉眼弯弯。“我可是等你很久了呢。”

  “白兰……”

  就是这个人一手造成了现在的现状,杀死了他所重视的人们。

  现在在这里“死”去,这就是他计划的第一步。

  ——为了守护我们剩下的事物,现在的我,除了将希望寄予你之外别无他法。

  ——十年前的我自己……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密鲁菲奥雷的总部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大啊……这是现在正在以闲庭漫步般的龟速行走在走廊之上的玛蒙真实的想法。

  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警备程度都严密了不少的样子,不论是哪里都蔓延着紧张的气氛。但并不是在危机到来之间那种面临暴风雨的紧张,只是面对必胜战局义务x_ing的准备。

  这些家伙还真是自信啊,和他们那个讨人厌又莫名其妙的Boss还真是相像啊。

  果然应该再快一点出来的吗?注意到现在的时间,玛蒙叹了口气,但是现在这个时候,那已经是他所能争取到的最多的时间。

  自己真的能够赶上吗?玛蒙心中忍不住怀疑。嘛……这样的话也没有办法了,如果跑起来,摔太多次的声音会把不该吸引过来的人吸引过来的吧……

  一下子注意到那边出现了两个似乎是落单的家伙,确认了周围没有任何人的存在之后,玛蒙突然有了一个不错的注意。

  他不是还能……催眠嘛。

  谈判就如预料的那样不能收到任何成果。

  “关于你说出来的那些条件,我拒绝。”拒绝那些连提出的本人都没有指望过被接受的条件,听到预料之中的枪械的声音,沢田纲吉面上仍是微笑:“终于没办法继续下去了吗?”

  “是啊,我已经感到无趣了,所以就请你在这里终结吧。”白兰轻笑着从椅子上面站起,缓慢而清脆的脚步声在沢田纲吉的耳畔回响。“纲吉君还真是奇怪啊,明明知道这是陷阱,却偏偏自己送上门来。”

  高处,在可以看到这宽广厅堂的落地窗之后的走廊中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他们似乎是决定在这个时间左右动手吧,说不定还真的能赶得上。”飞速移动所造成的风将所有的头发吹到后方,不太适应将整个额头都露出来这种事情,玛蒙抬起一只手来遮住部分迎面而来的风,终于能在这样的风中睁开一只眼睛看向前方。“姆~我记得在资料上看到过是以速度见长的人啊,应该能再快一点吧。好,用全力赶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