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记铺子 by 绒绒毛【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5-12 作者|标签:


【内容简介】
我已经文荒到又要自己写文了orz
应该还是短篇,当然,我努力的写长点,然后再努力的写虐点- -
此文妖怪出没,注意。

1.
林言接到萧北的电话时吃了一惊,他看着手机屏幕上“他是我的”四个字愣了会,才接起来:“喂?”
萧北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他着迷,但这次却又无端的让他心悸。他听见他说,今晚早点回来。
林言“嗯”了声,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只剩忙音了。
林言看了下时间,下午四点十分,他坐不住了,冲店里的两个打工小妹说,今天周末大优惠,小朱你写个牌子买二赠一,小高你去门口招揽生意。咱争取六点之前关门!两个女孩子叽叽喳喳,林哥你今天不独守空闺了?急着回家见萧经理啊?
林言垮下了脸,垂头丧气的嘟囔: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一只色彩艳丽的大鹦鹉飞了出来,扑棱着亮丽的蓝色翅膀,挺着嫩黄的胸`脯,张嘴喊了句:“回家吃饭!”
林言看着它,一脸惆怅:凤凰儿,这次可能要糟糕了……

林言在繁华的商业街上经营着这家名叫“林记铺子”的小小面包店,很多上班族都喜欢到他这里买个面包当早餐或者下午跑出来吃甜点,所以生意还不错。于是买二赠一的牌子一挂出去,很多老顾客就转进来了,于是在五点半的时候店里就没剩下多少面包了。林言果断的关门,把剩下的几个面包分给两个小妹,走人。

先去菜市场买菜,西红柿土豆排骨,那只名叫凤凰的大鹦鹉在一边喊:黄瓜!黄瓜!林言就又挑了几个带着小黄花的嫩黄瓜。
一路走得飞快,可进入小区后反而磨磨蹭蹭不想往前了。林言拎着菜打开家门,第一眼就看到了玄关处的皮鞋,然后属于萧北的拖鞋不在。他竟然在家,这是林言的第一想法。
凤凰儿欢腾的飞来飞去,林言进了门,四下打探,发现书房的门开着。他蹑手蹑脚的向厨房走去,还没到门口,就听见那个低沉的声音:林言,我们谈谈吧。
林言僵硬的转过身,看见萧北穿着居家服站着客厅,莫名的就心痛了下。他说,好。放下菜,回到客厅,萧北已经坐在沙发上了,林言走过去坐在他对面。
他听见萧北说,我们分手吧。

好。林言回答。
“但是……”他嗓子有点哑,咳嗽了下,继续说,“不好意思,今天可能没法搬走,搬家公司估计也下班了,今晚……需要借住一下。”
萧北沉默了会儿,林言低着头,几乎要抬头看他的表情时,萧北说,好。

想坐无言。
林言打破沉默,站起身,说:“我去收拾东西。”
萧北盯着他看了会,没吭声。
林言走进卧室,关上门,坐在了地上。
三年的感情,终于还是结束了。

.
林言听见凤凰儿的叫声,“小言开门!小言!”他摸了把脸,再把满手的水滴往衣服上蹭了蹭,打开门,大鹦鹉冲了进来,两只爪子抓着鸟笼,歪着脑袋看着他。林言不理他,打开衣橱收拾东西。
衣橱有些空,其实原来是很满的,一半是他的T恤牛仔裤,一半是萧北的西装衬衫。但现在,只剩下一套旧西装孤零零的在一堆T恤里形只影单了。原来,不知不觉间,两人就生分了。
叹口气,林言把衣服装进箱子里,叠都不叠。把床头柜上两人勾肩搭背的照片也进去后,林言扫了眼卧室,心里想着,再见了,我舒服的大床。拖着箱子打开门,书房的门关着。他走进客房,想着明天等他上班后再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吧,现在……已经没力气了。
躺在床上,想人家是七年之痒,我们这三年就痒了。想当初的甜甜蜜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转眼就成了相对无言相看两厌。可是他从来没想过分手,总是觉得,这段时间过去之后是不是就能甜蜜如初?结果,很多天没见过面,很久没一起在家吃过饭,再次相见,就是简单一句分手了事。
人生啊,爱情啊,睡觉吧。

迷迷糊糊中,林言觉得萧北进来了,而且坐在床边看了他很久,甚至还吻了他的眼。醒来时当然只有他一人,眼角带泪。他恍恍惚惚,坐在床上思考萧北到底有没有进来看他,有没有吻他。
手机响,他接起来,强打起精神:“小高啊,咱休息几天,不卖面包了。”没等回答,挂了电话。
看一眼表,八点半了,萧北应该已经上班去了。林言招呼凤凰儿,大鸟在屋子里飞,林言问他,昨晚萧北来过吗?
凤凰扑棱着翅膀,看他:有区别吗?
忽然就泄了气,是啊,有区别吗?还是继续收拾东西吧。

萧北果真已经走了,书房里留了一堆烟头,空气中还隐隐约约有烟味。林言把烟头倒进垃圾桶,又把他前天晚上没吃完的薯条扔了,找个箱子,把他的书一本本从书架上拿下来,然后是他用惯的杯子、收藏的变形金刚模型等等。最后把他的台式机拆了装箱,于是书房就空了一小半。
打电话给搬家公司,他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
半个小时后,把箱子搬到车上,拎着凤凰的笼子,关门,钥匙塞进信箱,再见,萧北。

====

我好开心写了两章的分手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啥,绝对不换攻,估计以后也不会虐。其实林言他本质上应该是个欢脱受XDDDD
3.
初夏,林言坐在搬家公司的车上横穿了半个城市回到了自己的家。
屋子很干净,有人住的痕迹。林言浑身是汗,洗了个澡之后进了卧室横在床上就不动弹了,结果又睡着了。
林言被饿醒了,然后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一走出卧室,就看见厨房里有个高大的人影,凤凰儿还站在那人的肩头。林言都要热泪盈眶了,醒来就有饭吃的日子那是多久前的回忆了啊!他走过去,小孩子似的抱着那人的腰撒娇:“桐哥哥,你真好~”
梧桐任他抱着,小心的盛了一大碗排骨汤,他说,吃饭吧。

林言一天多没吃饭,饿的不行,一口馒头一口菜得大吃起来。梧桐一边给他夹菜一边喂凤凰,还顺便聊天:“分手了?”
林言嘴里塞满了吃的,呜呜的说不清楚,梧桐也不等他回答,径自说,没事,等他来求你和好吧。
林言不理他,心想你个呆树,恋爱都没谈过知道什么啊!
哪知梧桐说,谁说我没谈过恋爱!
林言傻了眼,这憨厚的英俊青年竟然没经过他的同意就恋爱了?
梧桐知道林言想八卦,便先一步夹了块大排骨堵住了他的嘴巴,林言只能先吃再说。但就在两人一鸟其乐融融吃着饭的时候,听见客房的门窗被什么东西撞的哐哐响。梧桐一脸焦急,立马起身跑过去,林言紧跟其后,然后就看见梧桐打开了窗,一支含苞待放的石榴花飘了进来,快要落地时,咻的一下,一个穿着白底红花T恤的蓝眼睛美少年出现在眼前,而且这美少年还带着想要杀人——不,或许是捉奸?——的戾气。
林言转头看梧桐,那个以前总是慢条斯理从容淡定的青年现在正满脸通红眼巴巴的看着美少年。林言乐了,原来就是他啊。他走过去拍着少年的肩膀说:“美人儿,饿不饿?梧桐做的饭很好吃哦~”
美少年拧着眉头看了他半响,然后说:“我叫涂乔。”
林言拉着他坐在餐桌前,梧桐赶紧添了碗筷,帮他盛了一晚土豆排骨汤,结结巴巴的说:“我炖的,很、很香!”
涂乔姿势优雅的用勺子喝了一口,对满眼期待的梧桐点了下头:“还行。”于是梧桐笑开了花,开始给他夹菜,直到碗都满了为止。
林言自言自语,恋爱的人都是傻子。

梧桐伺候着两位小爷吃完了饭后自觉去洗碗。林言不管屋子里堆着的几个大箱子,跟涂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按着遥控器,来来回回不停下。涂乔不耐烦,一把抢过遥控器按了几下停住了,林言一看,哦,挺好,情森森雨淋淋。
梧桐收拾完厨房后挨着涂乔坐下,然后慢慢的挪着屁股拉近距离。涂乔瞪他,他就笑。
林言在一边傻乐了会,突然又悲从中来:老子刚被甩看见你们这样很不爽啊!于是他站起身,冲那两人说,帮我收拾房子吧。

有人帮忙就是快,他收拾大半个晚上加一个上午的东西,不到两小时就各就各位了。林言摊在沙发上跟涂乔说话:“小美人,我家你很熟悉了吧?自己去浴室洗洗吧,梧桐那房间其实就是你们的家吧?”
涂乔突然的红了脸,大声说:“谁熟了!我才没来过!我才没有这样的家!”
梧桐嘿嘿笑,他搂着涂乔说:“小乔为了见家长第一次来咱家呢,我带他去洗!”涂乔想要挣开,梧桐却越搂越紧,然后半拖半抱的去了房间。

林言弯了嘴角,梧桐找到爱人了啊。


4.
林言洗了澡出来,忍不住跑到隔壁屋门前把耳朵贴在门上想要听动静。怎奈隔音太好,基本上什么也听不到。他瞥了下嘴,忽然想起自从吃了晚饭就没见凤凰,估计是飞出去玩儿,反正是自家地盘不会出什么事,就进了卧室。
躺在床上,看了眼手机,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其实这才是分手的正常状态吧?怎么昨天晚上今天白天就睡那么多呢?涂乔是棵石榴树啊,难道是之前我种的那棵?这么说来,梧桐跟他是日久生情?我算算,好像五年了吧,怎么现在才进家门啊。不过话说涂乔也是个男孩子,虽然唇红齿白还带点外国血统。凤凰儿会不会也给我找只公鸟回来?一人gay全家gay吗?萧北在干什么呢?
……萧北……
分手了啊。

大四下学期,林言和同学兼死党林语聊天聊出来个花店。注意,林语,性别女,爱好男男,是个相当彪悍的姑娘,跟林言是恰好同姓还差不多同名。两人不想进公司不想考公务员,于是一拍即合合伙开店,就叫林记铺子。先在学校发传单做宣传,然后开网店送花,最后在林语家人的帮助下在商业街租下了间小小的屋子,还没毕业的两人就开始了卖花生涯。
林记铺子的生意在半年后步入正轨,不仅有家小小的店铺,还在淘宝上做的红红火火——鲜花速递什么的,还是很有潜力的。
第一次见萧北,是开店第二年的春天。那是个下午,林言坐在店里昏昏欲睡,高大英俊的萧北就那么走进了他的梦里。林言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抹了把脸,把花痴相擦掉换上了灿烂笑容。
萧北问:“有铃兰吗?”声音冷冽,掷地有声的感觉。
林言赶紧回答:“店里没有,我家里倒是养着一盆。你要的话,我回去给你拿?”
萧北说,麻烦了,再包一束康乃馨,能在后天上午送到这个地址吗?他递给林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个地址。
林言很干脆的应下,他从柜台上拿下张卡片,建议到:“不写点什么吗?”
萧北想了想,接过笔写下“妈妈生日快乐”几个字,最后署上了名。
林言莫名的就很开心,他说,萧先生,妈妈过生日的话,亲自送过去比较好吧?
萧北放下笔,瞅了他一眼,说,我明天出差。
林言继续笑呵呵:“萧先生你真好!”
萧北没回答,问,多少钱?
林言说了个数,萧北拿出几张整的给他,说不用找了,多谢你的铃兰。
林言拿着钱看着萧北走远,直到看不见人影才收回视线。

5.
后来林言想,萧北当时也真信任他,二话不说就付了全款。当然,他也高质量的完成了服务,而且,还有意外收获。
那天他一大早就抱着铃兰去了店里,然后把康乃馨包好,跟林语打了个招呼就按着地址送花去了。那是个S大附近的安静小区,敲开门后,他冲着穿着朴素但干净整齐的阿姨笑,然后把康乃馨送到她怀里,说,阿姨生日快乐!
萧北妈妈笑着把他迎了进去。林言想,她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人。
林言人长的好笑的甜,阿姨长阿姨短的跟这位妈妈讲解养铃兰的注意事项顺便拉家常。于是萧北的家底就差不多清楚了:萧北,男,26岁,单身,XXOO公司企划部副经理。
林言临走时对萧北妈妈说,阿姨,您儿子真好。
当然,下一句他不会说出口:我会追他的!

于是,林言开始了追求计划。
萧北的公司离花店不远,他等了一个礼拜,估摸着萧北出差应该回来了,就去了萧北的公司——手里还捧着一束栀子花。
这公司他以前来送过花,大体上知道经理办公室在哪,果真,转了一圈就看见门口挂着萧北铭牌的办公室。
他敲了敲门,听见那在自己大脑里不断回放的声音说“进来”,于是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萧北坐在办公桌前,抬头,看见是他似乎吃了一惊。
林言走过去,说,萧先生,有人送你花呢。
萧北拿出里面的卡片,只有两个字:你好,后面还画了个笑脸。当然,还有个“言”的署名和当天的日期。他不自觉的皱眉,说,送错了吧?
林言笑的更深了:“当然没有,指名送给您的!”
萧北不再说什么,接过了花。
林言说,萧先生您穿西装真好看。再见。他转身就走。
萧北似乎楞了下,他说,谢谢。哦还有,谢谢上次你送花。
林言笑了,他记得我。

过了三天,林言又去送花了。这次他抱了个细长的花瓶,花瓶里插着几支玛格丽特。熟门熟路的敲开门,看见萧北有点惊讶的表情他忍住笑,认真的说,萧先生,您的花。
萧北还是拿过卡片看,这次多了几个字:喜欢这个吗?署名还是言。
林言扫了眼这间办公室,没看见上次的花,便自作主张的把花瓶摆在了办公桌上。他说,这是玛格丽特,不是什么小菊花,每天换次水就可以了。

第三次去送花,是一个礼拜后,他抱着盆栽的文心兰长驱直入。满意的看着桌上的花瓶和要枯萎玛格丽特,转身背着看卡片的萧北翘着嘴角笑了。
这次的卡片又多了几个字:心情好才能工作好才能恋爱好。署名言。
林言笑着对萧北说,萧先生的爱慕者真浪漫,这是文心兰,挺好养的。
说完这话,林言也该走了,但就在他拉开门的瞬间,他听见身后的人说,林言,一起吃晚饭吧。
林言简直是心花怒放,他镇定了下,转过身,说,好。但脸上的笑容比这春末的太阳都耀眼。


==
Lz其实不懂花语,查了下才选了这三种花,栀子花、玛格丽特和文心兰基本上都有暗恋的意思。另,玛格丽特也叫蓬蒿菊、木春菊、东洋菊、法兰西菊、小牛眼菊,反正是菊花就对了╭(╯^╰)╮

6.
林言醒来时七点过五分,两年多的作息规律真不是想改就能改的。外面在下雨,雨滴啪嗒啪嗒的敲在窗上。
林言裹紧了被子,想他昨晚好像梦见萧北了,还是他喜欢的摸样。凤凰儿好像在客厅里飞腾,好像还有香味儿。
林言起床,穿着睡衣走进客厅。果真,梧桐在厨房忙碌。
林言忽然又八卦起来,他倚在厨房门口,盯着梧桐猛看。梧桐转过身,冲他嘿嘿一笑。
林言问:“味道怎么样?”
梧桐继续嘿嘿笑,露出一口白牙:“很火爆。”
林言也跟着嘿嘿笑:“我觉得也是。”他又问,“是咱家院子里的那棵吗?”
梧桐搅拌着锅里的小米粥,点头说是。
林言更好奇了,他五年前就来了啊,怎么现在才在一起?
梧桐说,你五年前你把扦插的石榴枝移植过来时他正因为受了伤在休养,就被带过来了。等他两年后醒来,发现被人拐走了,还跟我生了很长时间的气。你知道的,我们活动范围不大。
听梧桐这么说,林言有点过意不去,那时他跟奶奶去郊区果园转悠,看见有石榴树就想养一棵在自己的花园里,没想到让涂乔背井离乡了啊。不过也正因为这个,梧桐才有喜欢的人啊。也挺好的。
“哎,他为什么受伤啊,还这么严重?”林言忽然想到了这个。
梧桐也困惑:“他不跟我说……”
林言撇撇嘴。他凑上前去,冲着梧桐眨眨眼:“他什么时候醒?”
梧桐笑:“可能……会……晚点……吧……”
林言正想再打趣一下,就听见凤凰儿在叫唤:“小乔起床了~~”
两人同时转头,就见昨天那唇红齿白的美少年一副被**的娇羞样,头发乱糟糟,身上挂着梧桐的宽大睡衣,锁骨处还隐约露出了吻痕。
林言跳到他身边,戳了戳他的锁骨,还是那句话:“味道怎么样?”
涂乔红了脸,咬牙切齿的冲林言晃拳头。
林言才不怕,继续问:“五年前你为什么受伤啊?”
这下涂乔被惹恼了,扑上前要去咬林言。林言动作迅速的躲开,还一副过来人的口气劝道:“昨晚那么累,今天就不要闹腾嘛。”
梧桐笑,把涂乔拉过去,顺了顺他的头发,吻了吻他的眉眼,说:“洗把脸,马上吃饭。”
涂乔红着脸乖乖去了。

三人一鸟坐在餐桌前,林言喝着浓浓的小米粥,说:“小乔啊,我家梧桐哥哥可好了,我从五岁认识他,到现在二十多年,他就看中你了,这么好的男人,你赚了!”吃口腌黄瓜,继续,“那你跟我说你为什么受伤好不好?”
涂乔本来有点感动的,听到最后那句又黑了脸。
林言又说:“我被甩了,所以要回来跟你们一起住了,而且还要给你们当电灯泡。真对不住啊,不过你到底为什么受伤呢?”
涂乔真要吐血了,林言不管说什么都不忘问他为什么受伤,等林言东拉西扯的第五次问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把碗重重的砸在桌上:“因为那棵臭桃树说他长得比我美!”
“噗哈哈哈哈哈哈~”不仅林言,梧桐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就因为这个而打架还受伤三年变不成人形?“我说涂乔你有多喜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林言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涂乔鼓着嘴巴生气,梧桐顺着他的背来回抚摸,他说:“你最美。”于是涂乔的气愤烟消云散。
梧桐又对终于止住笑的林言说:“小言,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我是你的家人,我们一起住。”
林言知道,这个不善言辞的男人在向他最爱的两个人表达爱意。


===
我想要给凤凰儿配个乌鸦受- -


7.
吃完早饭没事干,林言又想去睡觉。
梧桐问,你不管店了?
林言摆摆手,让我休整一下先。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肯定是睡不着了,林言起身,坐在阳台上。还在下雨,初夏的雨下的很爽快,天气也很凉爽。
林言家的楼在这个清静小区的最里面,住三层。从窗口往外看,就是挨着墙的一小片绿地,梧桐就长在那里。林言一眼就看到了梧桐树不远处的石榴树,一树浓绿的叶子里点缀着火红的花和刚结的小果子。旁边还有一棵葡萄树,那是住一楼的一个爷爷种的,再就是一小块葱一小片生菜,估计也是那位爷爷种的。
林言趴在阳台的窗上,一如小时候。他第一次见到梧桐是在五岁时,他也是这么扒着阳台的窗往外看,当然,那时还有防护窗。他看见一个人坐在那棵高大的梧桐树上,就兴奋的大喊“哥哥哥哥”,梧桐显然吃了一惊,眨眼就到了林言跟前,问,你能看见我?林言看见这个哥哥悬在半空跟他说话更开心了,隔着窗抓着他的胳膊不放。于是两人就这么认识了。
后来爸爸妈妈出了车祸,住在小镇上的奶奶搬来照顾林言,老人家隐约觉得自己这个孙子不太一般,因为经常见他像是跟人说话。林言觉得,跟奶奶说一下也没什么,就把梧桐带进了家。奶奶虽然看不见梧桐,但老人家却相信了他的存在。于是等林言上了大学,奶奶彻底放了心,又回小镇住了。
从那时起,梧桐在林言家里有了自己的卧室,打扫卫生做饭什么的,都不在话下。现在算算,也有七八年了。

叹了口气,林言伸手去接雨滴。哪知,在伸出手的刹那,一片大叶子飘飘荡荡的落在了他手上,开口问道:“是林言吗?”
林言相当淡定,回答:“是,请进吧。”
于是大叶子进了阳台,落地的时候一个高大的青年出来了。
林言指着对面的藤椅说:“请坐。”
青年有点不好意思,坐下后腼腆的笑,笑的林言不知如何开口。
还好,青年自我介绍了:“我是外面那棵杨树,我叫杨青,”他顿了下,“我……想请教你感情问题。”
林言有点无语,感情问题?请教我?我这还刚陷入感情问题呢。于是他忍不住问:“怎么想要问我呢?”
杨青挠了下头发,不好意思的说:“你一回来涂乔就跟着梧桐进家门了,昨晚还住下了,肯定是你……”
林言明白了,这是拿他当红娘呢,他说:“你说吧,但我不能保证能解决啊。”
“我……喜欢上一只喜鹊。”杨青说。
“哦,一只鸟,跨种族。”林言理解的点点头。
如同找到知音般,杨青提高了声音:“他就住在我身上!我想跟他表白,可是——”他一脸沮丧,“他好像不理我。”
林言突然有点同情这个看上去比梧桐还要正直老实的青年了。想他追萧北那会,三束花搞定,可一只喜鹊会喜欢什么?一堆虫子?一把干草?更舒服的鸟窝?要不也送一束花放在他的窝里?哦还有,到底是“她”还是“他”呢?


===

明天放假,无心向学╭(╯^╰)╮
8.
林言说,要不你送朵玫瑰?放在他的窝里,看他什么反应。
杨青塌了脸:“送过了,他叼着花扔进了湖里。”
林言无语,问:“是喜鹊先生还是喜鹊小姐啊?”
杨青似乎还在哀悼那朵被扔掉的玫瑰花,回答的有气无力:“雄的。”
“哦~”林言拉长了音,然后继续建议:“男的的话,不喜欢花也是正常的,给他送一窝虫子吃?”
杨青继续囧:“他很爱干净,上次我这么做被他骂了一整天。”
这下林言彻底无话可说了,心想我又不知道一只雄喜鹊会喜欢什么,怎么给你建议?不过看着杨树先生的愁眉苦脸,林言还真有种“帮不到他是我的错”的感觉。他问:“你们认识多长时间了?”
“他从五年前搬来的,那时候我还不能变成人形,但我很想努力变成喜鹊想和他住在一起,可是后来还是只能变成人形,等我变成人后,我忽然觉得我喜欢他,想让他给我生小喜鹊……”杨青老老实实的回答。
林言非常的想要告诉他,你们两个生出来的不一定是小喜鹊,说不定是小杨树啊,但看着他认真的表情还是没说出口。于是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凤凰儿飞进了阳台,冲杨青打招呼:“嘿,小杨,好久不见!”
杨青抬头看他,说:“昨晚刚看见你欺负小五……唔,唔,你干嘛!”凤凰儿扑棱着翅膀堵住了他的嘴。
林言好奇:“小五是谁?”
“没谁!”凤凰儿立马回答。
杨青擦了下嘴巴,张张嘴却没发声。
林言却眼睛一亮:“我想到了!叫凤凰儿假装你的恋人!你们两个去那只喜鹊面前亲亲热热甜甜蜜蜜刺激他!”
杨青连忙摆手:“不不不!不行!我不能对不起阿空!”
“假装!假装懂不懂!”林言瞪大眼睛提高声音,然后一把抓住凤凰儿,“你就装乖点,蹭蹭他的脸亲亲他的嘴。”
凤凰儿脸色大变,好吧,如果能看出脸的话:“绝!对!不!行!我的初吻要给我喜欢的人!”
林言嗤之以鼻:“你的初吻早就给我了。”
凤凰儿扑腾翅膀:“那是亲!不是吻!白痴!”
林言不管,揪着他的一根长尾巴作势要拔:“不听话拔你毛!”
凤凰儿对他的这身羽毛爱惜如命,于是屈服在了林言的淫威之下。
林言又问:“喜鹊先生现在在家吗?”
杨青肯定回答:“在的,下雨他就在家。”
于是立马行动。两人一鸟风风火火的从林言的卧室冲出来,惊到了窝在客厅沙发上搂在一起看电视的梧桐和涂乔,林言丢下一句“你们继续”就揪着凤凰儿拉着杨青蹬蹬蹬的下楼了。然后又听见他蹬蹬蹬的跑了回来,抓起玄关处的伞又下去了。
涂乔疑惑的问:“刚才那是……杨青?”
梧桐笑:“终于要出手了。”


9.
三人组下了楼,林言撑开伞,安排行动:“小区外面是吧?这样,凤凰儿你站在杨青肩膀上,对,对,就这样,不要翘尾巴!然后头歪一下,你傻啊!歪向杨青那边!嗯,对,不要说话,就这样半闭着眼睛,再蹭一下,对,很好!”最后他问一句:“你俩跟我转过去还是直接出去?”一鸟一树相视一看,齐声回答:“跟着你!”
于是往小区门口跑去,一路上林言还不停的指点两人看上去怎么更像恋人,但很明显,那两人真不是对方的菜。林言不再理他俩的控诉,站在杨青本体树下,仰着脖子往上找喜鹊窝,未果。他戳凤凰儿:“去,飞上去挑衅一下!”凤凰儿先是左看右看看了半天,才忽闪着翅膀飞高了。等了一会儿,回来了,冲杨青说:“我惹他生气了。”
杨青一脸焦急的想要上去看看,却被林言拉住了。因为那只喜鹊,自己飞下来了。

在他落地的瞬间,一个黑T恤白裤子的冷艳美人儿出现了。林言小小的惊艳了下,然后感叹这棵大杨树眼光确实不错。
这美人儿瞥了眼凤凰儿,然后一步步逼近杨青——确实是逼近,那气势,真有灭了他的感觉。
杨青呆愣的站在那儿,似乎是在等待喜鹊的检验。喜鹊先生在距离他几公分的时候停下了,伸出细长白嫩的手指,点着他的鼻子,咬牙切齿的说:“长本事了哈!”
杨青继续呆愣,或者说,他现在应该是杨树疙瘩转不过弯儿了。林言便大喊:“抱他!亲他!快!”
杨青非常听从的一把拉过喜鹊捧着他的脸就啃了上去。林言觉得这画面有点惨不忍睹,好好一个美人儿就这么被糟蹋了……
喜鹊挣扎,但哪里是杨青的对手,等杨青没头没脸的亲完了,他也没力气挣了。他穿着粗气问杨青:“你什么意思!”
杨青迅速回答:“我喜欢你!我想跟你一起生小喜鹊!”
喜鹊先生红了脸,声音也变小:“我不知道能不能和你生出小喜鹊,但是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住的话,那就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