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人知春去处 by 茶茶草【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5-12 作者|标签:茶茶草


文案:

此文慢热,很慢热,或许根本就没热。
这是一个人的故事,也是四个人的故事。
有些事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很多人花了一辈子也没有想明白,依然可以活得挺舒坦。
这也就够了。


  第一章
  
  “嘿,鸡蛋,你赶紧的把咱弟媳拿下啊。小爷我这儿可是连小鸡仔的名儿都帮你想好啦。”吴溪怀里抱着半拉西瓜,盯着笔记本屏幕头也不回地说。那西瓜又沙又甜,吴溪用勺子挖下一大块塞到嘴里,腮帮子顿时鼓了起来。
  
  “吴大才子给我们娃想了个什么好名字啊?”躺在对床的冀双合上手机坐起身。刚和心仪的师姐通完电话,人家应了他晚饭的邀约,追求正顺利迈向一个月大关。
  
  吴溪咽下嘴里的西瓜,右手操作着鼠标,随口道,“冀茂丹子。”
  
  刚下床的人踉跄了一下,“滚你妈的,你家孩子才鸡毛掸子呢!”
  
  “东洋风味,多别致啊!”吴溪转过头咧嘴笑着。
  
  “别致你妹!”冀双弯腰系着携带,“老子出去哈皮了,等回来再收拾你个小排骨!”随手抓过桌子上的一包餐巾纸冲吴溪后脑勺砸了过去。
  
  “我靠!掉我西瓜里了!你妹啊!快滚快滚,一会儿小爷怒火攻心把这半拉西瓜都扣你脑袋上!”
  
  “拜拜了您呐。”冀双已经走出宿舍门,探头回来又说了一句,啪一下把门带上就走了。
  
  吴溪没好气地把还剩小半半儿西瓜带着掉进去的餐巾纸一起扔进垃圾桶里,继续刷网页。
  
  没几分钟,一旁的手机嗡嗡地震了起来。是个师妹发来的短信,说在楼下等他,有事要说。回了条马上就来,吴溪迅速把身上的大裤衩换成牛仔裤,揣上钥匙踱着小步就下楼去了。
  
  在楼下等他的是个不太熟的师妹,为人开朗朋友很多的一姑娘,一大帮子同专业的一起吃过几次饭。
  
  “有事吗?”吴溪微笑。
  
  “来来,走两步,咱慢慢儿说。”师妹笑嘻嘻地拉了拉他的衣摆示意他往右走。
  
  两人并排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步速很慢。
  
  “师兄你有喜欢的人吗?”走了一阵,师妹终于挑起了话题。
  
  “没。”吴溪顿了一下,“问这干嘛?”
  
  “我有个闺蜜喜欢师兄,她太闷了,我看不下去了,帮她一把。师兄你要不要见见她?是个很温柔……”
  
  “那啥,不好意思啊,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吴溪停了下来。
  
  师妹眼神黯了黯,叹了口气,“师兄我真服你了。光我知道的你这三年就收了少说十次告白,每次都是这个回答,你都不能换个说法儿?也没见你学习多刻苦啊,为嘛现在不想谈?”学妹顿了顿,“有猜想你是GAY的,可也没见你对男人有多来电,你到底……”
  
  “我就是目前还不想谈。这和性向没多大关系。帮我谢谢你朋友,没别的事儿的话我先撤啦。”吴溪笑着挥挥手。
  
  吴溪,一普通重点大学英文系的普通大三生。长得清爽干净,要说起来吧,他那上吊的丹凤眼其实是有点媚的,不过这词形容一男的有点容易遭拍。他那模样不算多扎眼,但你要是认真看上一会儿,就会觉得特舒服特顺眼,大概可以用清秀俩字来形容。他的声音和脸挺配的,很清澈,总是会微笑着和人说话,很有那么一股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感觉——不过,这是对于不熟的人的表现。
  
  吴溪其实……用他对熟人说过的解释就是,“小爷我很shy嘛!对不熟的人说不出话来!”而慢慢熟稔起来之后,最开始听到他爆粗口,而且还是连爆狂爆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当机一下。然后艰难地适应这个转变,毕竟那说出来的话,和脸,声音,以及印象都很难对上号。
  
  吴溪这条件有姑娘倒贴过来一点儿不稀奇,甚至在关于他是GAY的猜想出来之后,还有三、四个男人来找过他。
  
  他的回应永远都是,微笑,道句谢,接着就是那句“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不论男女,一视同仁。
  
  他这一“现在”,就“现在”了三年。
  
  本来嘛,中国的学生熬煎到了大学,很多谈恋爱的都只是纯粹想谈谈而已,要说欣赏喜欢那肯定也是有的,可真被人家拒绝了也就那样了。毕竟很多时候,这都有些“凑活处处”的意味在里面,有的夫妻还真就凑活过了一辈子,也挺幸福。
  
  可这不是吴溪想要的。要真说起来,他是男女都能接受的,前提是他得中意。至今为止他就没什么特中意的人。对于那种恋爱是生活的调剂,重要的是过程之类的论调他是不认同的,所以那句我现在还不想谈,说的倒也是事实。
  
  裤兜里的手机又震了起来,屏幕上冀双两个字跳动着,吴溪按下了接听键。
  
  “喂?鸡蛋,你不约会去了嘛?”
  
  “别提了,妈的!排骨你个小王八蛋是不是又诅咒老子了?这妞又吹了!”
  
  “毛叫我诅咒你?明明你自个儿名字不好嘛。这名字都是反着的,你叫冀双,就孤家寡人喽。我早就说让你改名叫冀单啊,说不定桃花蹭蹭就上去了。”
  
  “靠,你少给我在这胡咧咧!话说,刚老师打电话说有个去南边的大学做一年交换生的名额,问我有没有意向,你说我去不?”
  
  “去啊,干嘛不去,去那边搞个软妹子回来。”
  
  “成,二比四通过,老子要暂别北方的辽阔大地啦!回来带一麻袋无锡排骨扣你一脑袋!”
  
  “滚,不劳您老费心。我挂了啊。”
  
  吴溪合上手机,嘴角勾了勾。抬眼发现不知不觉走到了校区最大的人工湖旁边。傍晚的微风吹到身上,带着水汽,很舒服。
  
  


2

2、第二章 ...


  第二章
  
  湖边蹲着个人,穿着蓝色短袖的衬衣,面朝着湖,不知是不是在发呆。
  
  走近了吴溪才发现那背影很熟悉。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那人感觉到什么似地回过头来,两人正好视线交接,那人条件反射般地唰一下站了起来。又忽然想起什么样地扭过去用鞋底在地上蹭着。
  
  因为销毁痕迹速度不够快,所以吴溪还是看到了,地上写着一大片,自己的名字。
  
  苏潜蹭掉了地上的痕迹之后转过身,扯了扯嘴角道,“嘿,你怎么来这儿了?”
  
  “路过。”被那眼底的灼热刺得有些不自在,吴溪放低了视线。
  
  苏潜和吴溪同班,俩人从大一到大二哥俩好了一年多,结果这小子忽然就告白了。吴溪惯性地回了那句吴氏代表性台词,可苏潜愣是不抛弃不放弃地到了现在。吴溪一直觉得有点尴尬,刻意地疏远对方,可人家好像不怎么在乎。
  
  被地上乱糟糟的痕迹刺痛了眼睛,吴溪深吸了一口气,抬头道,“苏潜,别在我这儿耗了,真的,不值当。跟你说实话,我这人自私的很,很难喜欢上别人。你为我,真的不值当。”
  
  要说温柔,苏潜其实才是名副其实。这人是温柔到骨子里的。不是娘男的那种柔,或许温润如玉这词放他这儿才合适。他笑起来会让人觉得舒坦到了心眼儿里。
  
  “我知道。但是我不觉得你这是自私。我想,你可能是胆小吧。害怕受伤,所以拒绝别人走进你心里,是吧?”苏潜笑了笑。“你平常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该贫贫该笑笑的,看起来挺开朗。可如果你自己走在路上,整个人就好像一块冰块,丝丝地散着冷气儿。你走路又慢,好多次看到你自己在路上走的时候,我都觉得下一秒你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吴溪勉强地扯出个笑容,不说话。
  
  “虽然看起来你和鸡蛋啊我们几个关系都挺好,可谁都走不进你心里。”苏潜摊了摊手,“你躲我也躲了大半年,我想该做个了解了。我不敢跟你保证一辈子,这本身就是自欺欺人也是不负责的一种承诺。相对的,我跟你保证,我会竭尽全力。如果还是不行,我会离你远远的,我知道你这人比谁都怕尴尬,对吧。等你什么时候不尴尬了,咱就还做好哥们,成吧。所以,小排骨,你愿不愿意和我试试?”苏潜伸出右手。
  
  盯着那双温柔透着刚强的眸子半晌,吴溪握住了面前那只干净修长的手。
  
  “试试吧。如果哪一天你受不了我了,随时都可以离开。”
  
  握着的手被用力一带,落进了一个温凉的怀抱。吴溪僵了一下,然后抬手环上了对方的背。两个人身高相仿,体温同样属于温凉的范畴,在这势头猛烈的秋老虎天气下,这拥抱一点儿也不会让人觉得腻热,却足够温暖到心底。
  
  


3

3、第三章 ...


  第三章
  
  距离那决定性的拥抱已过去半年有余。
  
  生活并不是一潭死水。小排骨是个很有念头的人,隔三差五就会搞出些乱七八糟的点子,比如拉着酥糖去学校的湖里抓鱼,或者在同寝睡着的时候给人家画个烟熏妆,又或者再三再四地发誓“小爷要注意形象不说粗口”之类的。最长的一次记录是憋了三天,最后一脚踢翻垃圾桶,吓了室友一跳,小排骨两眼一瞪,“我靠,人不粗口枉少年!况且小爷我爆的粗口的都是音韵圆润富有美感的那种!爆!为毛不爆!粗口是自然的,热情的!小爷横不能扼杀自然天性是吧!”
  
  吴溪的生活像是一汪活的湖水。小风每天吹着,小小的涟漪,那些喜悦与激情充斥着全部。他是一个受不了无聊的人,但同样讨厌大的变化。时间久了,也就只能用波澜不惊来形容他的生活了。
  
  和苏潜的恋爱谈的不温不火,却很舒服。也许可以这么说。一直以来都是小排骨自己排解无聊,现在多了一个人一天到晚陪着他,那感觉真挺好的。
  
  这状态和他俩哥俩好那会儿其实差不了多少,除了酥糖有时候亲亲他,他有时候也会抱上去和他腻歪几下。但是更进一步的,没有。苏潜不提,吴溪也不会主动去说。俩人都过得挺舒坦,这也就够了。
  
  鸡蛋在他俩刚好没几天的时候就卷铺盖儿南下了,然后关系就渐渐淡了。吴溪不怎么主动联系人,所以初中高中那些个熟人也都是在换了个新环境之后就渐渐疏远了。酥糖说的对,他这人骨子里就是透着一股凉薄。他可以和很多人关系不错,但是仅此而已,永远不会有和别人特交心的时候。
  
  他和苏潜没好多久就被同寝哥们儿撞见了,学校就那么大点儿的地方,没几天就传开了。那些关系不错的熟人们虽然嘴上不说,可相处上都带了点别扭。小排骨从来都是奉行顺其自然的政策,于是就和大家都疏离了。他和那些人玩笑开得少多了,更多的时候都是和酥糖混在一起。小排骨这个外号渐渐的也就剩苏潜会叫了。这外号其实是冀双先叫开的,小排骨叫人家鸡蛋把人家叫怒了,才以牙还牙起了这么个外号给他。吴溪给很多人起过外号,包括苏潜的酥糖也是他在大一刚和人混熟就起的。
  
  和这么多熟人疏远说没感觉那是扯淡,可也就那样儿了,说有多难受,压根儿谈不上。
  
  吴溪觉得挺好的。
  
  就这样其实也挺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手稿已经写完了,因为学业比较忙,所以俺得空就会码一些上来,不保证更的速度,但应该不会很慢。


4

4、第四章 ...


  第四章
  
  吴溪讨厌大的变化,从小到大都是。可生活永远是不可捉摸的,时不时就会给你一棒槌敲打敲打。
  
  这天小排骨正在宿舍把可乐牛奶啤酒兑在一起准备尝尝味道,电话响了。
  
  是他姑姑打来的,说他父亲出车祸了。酒后驾车,开着他那破旧的面包,撞到绿化带上翻车了,没抢救过来。
  
  那男人在他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出轨,之后父母由热战到冷战,最后大约在初二的时候,彻底分居了。他跟着母亲过,奇怪的是两人一直没有离婚,直到高三那个暑假,他母亲病逝。从初中开始家里的情况就一年不如一年,高中那几年他和母亲过的很拮据,只是表面上看不太出来而已。那是个很市井,很小市民的女人。吴溪没有多很他父亲,也没有那么爱他母亲。他觉得那两个人很尴尬。
  
  母亲去世的时候,吴溪在床边哭了一通。这次却一滴眼泪都没掉。他已经一两年没见那男人的。他的专业课成绩很好,靠着接一些翻译的活儿和以前存的一些钱,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解决的。前几个月接了个杂志社定期的活儿,每个月都多出不少宽裕的钱。从抽屉里拿出来一张银行卡,盯着看了一会儿,吴溪扯了扯嘴角。那里面是他这几个月存的钱,打算再存多点之后给那男人用的。反正只有那男人一个人需要他养了,可现在,一个也没有了。吴溪笑得有点勉强。
  
  把空啤酒罐塞到袋子里,从里面拿出最后一听啤酒,啪地打开仰头灌下一大口酒。手里的带子从沉甸甸的一兜啤酒变成了咣咣当当的一堆空罐子。小排骨坐在粗粗的树枝上吹风喝酒。他不酗酒,不过可能是因为体质原因,小排骨可谓是千杯不倒。
  
  等再发觉的时候,树下已经有两个人了。一男一女,男的是酥糖,女的不认识。小排骨眯了眯眼睛,树下的声音清晰地传了上来。
  
  “谢谢啊,不过我已经有恋人了。”酥糖的声音不管什么时候都很温柔。
  
  “……是吴溪师兄吗?”
  
  “嗯。”
  
  那女的好像舒了一口气,“师兄,你们都好了大半年了吧?还没玩儿腻啊?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我是女人,从这一点上都没有可比性。师兄你不是纯GAY吧,别和他玩儿了,赶紧认真找个姑娘吧。就算不是我也没关系,我……”
  
  苏潜皱起了眉头,正准备打断在那儿自说自话的女人,却被忽然从天而降的人吓了一跳,那女的也一愣,把话咽了回去。
  
  小排骨像只猫稳稳地落地,手里的带子叮铃桄榔一阵响。笑嘻嘻地走到酥糖旁边,一把勾上对方的肩膀。
  
  “大姐,你这理由也太搞笑了点儿,我都听不下去了。你说吧,你是个女人怎么着了?这世界上不是公的就是母的,这也知道你自豪,你是有多悲哀啊?你就没点儿别的可以炫耀的?哪怕你说你比我温柔贤惠呢?就是千万别拿你会生孩子这条来沾沾自喜啊。酥糖他就是找个母猪也能下崽儿呢,这理由太他妈恶搞了。不过我想你现在再怎么改口也没用了,因为就一条自以为是的脑残公主病就够把你打回老家了。我看你还是赶紧地砍掉重练吧,或者把自个儿回炉重练了再来找酥糖吧啊。”吴溪的语速和步速正相反,他的语速属于比较快的。
  
  那师妹瞪着他,脸色变了几变,最后眼眶一红转身跑了。
  
  “小排……”苏潜刚开口就被吴溪打断了。
  
  “酥糖,咱分吧。”把手里的带子递到对方手里,浑身酒气的人抬起头,“咱俩不合适,散伙儿吧。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你也知道,我很怕尴尬,我就这么一烂人,所以……咱就这么断了吧,你也别再找我。”吴溪凑过去在苏潜脸上亲了一下,“这么久以来,谢谢。”
  
  趁苏潜愣神的空挡,小排骨几步就跑得没影儿了。等在回过神来,已经走到学校附近的商业区了。忽然觉得酒劲儿上来了,头有点昏昏沉沉的。按理说那一兜子啤酒在吴溪这儿是完全上不了台面的,可这次他就是醉了。
  
  撑着找了家小宾馆,在前天拿了钥匙迈着有点虚浮的步子上了楼。想起他还要赶明天下午回老家的火车票,又拐回来跟前台交待了声如果明儿中午自己还没出来就去把他叫醒。
  
  晃悠着找到房间,门竟然是虚掩的。几步走到床前,小排骨两眼一黑就栽到床上睡了过去。
  
  


5

5、第五章 ...


  第五章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迷糊了几分钟,吴溪一下坐起来,从裤兜摸出手机,很好,11点10分,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醒啦?”磁性的男声从旁边传来,下意识地转头,吴溪这才发现床上竟然还睡着一个人。
  
  “你是谁?”
  
  本来还躺在床上的男人慢悠悠地坐起来,精瘦的上半身从被子里露了出来。
  
  “我先声明,这是我的房间。我看到你手里握的钥匙上写的是306,这间是305,我想你应该是喝醉进错房间了。”男人笑了笑,继续道,“我当时下楼接人去了,再上来就看到你躺在这儿。我看你睡得沉,也就没叫你,把我对象打发走,和你睡一张床将就了一夜。”
  
  “对象?”吴溪皱眉。
  
  “嗯,419的对象。”男人摊了摊手,“挺漂亮一妞儿,可惜了。我可是牺牲不小呢。”
  
  我靠,你把老子赶起来或者再开间房不就得了,自己行为这么诡异还在这儿扯淡。整个一深井冰。吴溪心里炸开了毛,脸上不动声色地歉意地笑笑,“真不好意思啊,我昨儿喝多了。”
  
  “你看我牺牲这么大,你总得给点儿表示吧。”
  
  “……比如?”
  
  “我饿了,请我吃顿饭。”
  
  “这好说,收拾收拾走吧。我下午还有事儿呢。你想吃什么?”吴溪站起身,身上的T恤在被子里窝了一夜,皱皱巴巴的,不过他并不在意。
  
  床上的男人笑得见牙不见脸,“认识一下,我叫安诺,你呢?”
  
  “……吴溪。”抬脚向洗手间走去,草草地洗漱了一通。
  
  在用一次性洗具刷牙的时候,安诺靠在门框边笑嘻嘻地看着他,上半身已经穿上了一件料子很好的黑衬衫。
  
  “我说,你这名字有意思嘿。无锡排骨啊?我以后叫你小排骨吧。”
  
  吐掉牙膏沫儿,漱了漱口,小排骨瞥了他一眼,“随你便吧。”不就吃顿饭么,还以后,以后谁认识你啊。“你想吃什么?”
  
  “你喜欢吃什么就去吃什么好了。”
  
  “我喜欢吃大排档。”吴溪抻了抻衣摆,“你吃吗?”
  
  “好啊。”安诺笑了笑进去把小排骨替换出来,继续洗漱事业。
  
  吴溪觉得有点抽搐。安诺不知从哪儿开出辆四个圈儿让他上车。黑色的四个圈儿其实挺常见,可这至少也说明这人家境不错,看他的穿衣将就也能看出来。那脸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很利落的帅气。可人那举手投足间愣是有三十好几成功男士的优雅范儿。这些都不是重点,让小排骨抽搐的是,这人怎么着也不该欠那一顿饭(而且还是大排档)吧,干嘛死气白赖要敲自己一顿大排档啊。他是不嫌寒碜,可他替这人觉得寒碜。大排档和他真不搭调,小排骨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在他的指引下,安诺把车开到了附近的一家大排档前。小排骨是这家的熟客了。在确认了那人的口味之后,随便点了几个招牌菜,小排骨说要去和老板打个招呼顺便付账。然后,就没影儿了。
  
  安诺等了好一阵,直到菜都凉了,忽然反应过来,悔得直跺脚。叫来服务员,才知道小排骨结了帐之后就从后门走了。安诺大叹失策。
  
  这厢已经跳上了火车的吴溪连打了几个喷嚏,揉揉鼻子,靠到座位上。刚刚结账的时候忽然发现已经快到开车时间了,没想到竟然磨磨唧唧到这么晚。吴溪结清了帐就近从后门就走了。反正他说要请客又没说要陪吃,这通地遁完全无损小排骨的做人准则,他一直都是很厚道的。
  
  火车开到他家要到后半夜了,小排骨闭着眼睛靠着座背假寐起来,一路无话。
  


6

6、第六章 ...


  第六章
  
  这世上亲人之间有情深似海的,有半途转恨的,也有淡漠疏离的,可吴溪大概算得上是比较奇怪的了。他对亲人的感觉,只有尴尬。他对母亲算是亲昵的,也不恨父亲,可如果父母在一起,他会觉得尴尬。毕竟从初中开始,那两人已经形同陌路了。那些年他们屈指可数的几次谈话,都是在半夜,在客厅里压抑着声音争吵算账。吴溪家的房子隔音效果并不好,半夜被吵醒的时候,他都是静静躺在那里等他们吵完。听不大真切,也没想偷听,他只觉得尴尬。
  
  这几天忙着处理父亲的后事,直到今天才告一段落。吴溪躺在那张两年没挨的小床上。这是他和母亲住的方子,父母分居后父亲一直在外面租房住,母亲死后他又去了大学,就让父亲搬了回来。男人睡的房间还算干净,他这间房子落了一层厚厚的灰,这倒是符合一妻离子散的中年男人形象的。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想到这句话,小排骨笑了笑。也挺好,总归是要来的,早一天,晚一天,没多大区别。从始至终他一滴眼泪都没有掉,自己也觉得挺奇怪的。
  
  在床上翻腾了大半夜,想起了很多事,越想越睡不着。有些烦躁地坐起来,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小排骨索性起来梳洗一通出门溜哒去了。
  
  他家离一所高中很近,附近还有一个工厂,所以早餐摊儿,小排档什么的很多。忽然有点想念家乡的特色早餐咸豆腐脑了,小排骨慢悠悠地朝学校附近走去。
  
  许是出来的还有点早,早餐摊儿还一个没出来。小排骨干脆站到一家没名字的小吃店前蹲点儿。这家店卖早餐和晚餐,客源主要是这高中的学生,吴溪读书的时候吃过很多次。
  
  五点多的天还没大亮,四月的晨风要说起来还是有点凉的。站了一阵之后觉得有点不妙,头很晕。小排骨有点贫血,连忙扶着墙蹲下,缓了一会儿还是没抗住,腿一软栽了下去。
  
  “嘿!嘿!兄弟,醒醒!醒醒!”
  
  有人在拍打自己的脸,有点疼。吴溪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一双黑亮的眼睛望着自己。他正坐在凳子上,靠着墙。印象中这就是那家小吃店里面。看样子有人把自己搬了进来。拍醒自己的男人端了一碗热腾腾的黑米粥过来,“我说兄弟,你不会是饿晕的吧?这也太扯了点儿,来来,喝完稀饭缓缓。”
  
  因为不是很舒服,所以小排骨只是笑了笑。接过勺子,默不作声地喝起了有些烫嘴的黑米粥。
  
  “哎,我关了门在里面准备东西,谁知道一开门就看到一大门人卧在门口,吓我一大跳。我说兄弟你怎么搞的啊?”
  
  “我有点贫血。”小排骨放下勺子,“你是这儿的老板?原来那对夫妻呢?”
  
  “得,你还是个老主顾啊。”男人嘿嘿笑了笑,“那是我大哥大嫂,他们上个月去东城开大排档了,就把这小吃店留给我了。”
  
  “哦。那啥,谢谢你啊。”
  
  “没事儿没事儿。”男人看了眼挂钟,“哟,六点了,学生们快该来了,我得把东西搬到外面出去,你慢慢吃啊。”说罢又递了俩大包子过来。
  
  “好,谢谢。”小排骨边吃边打量着忙里忙外的男人。看起来和自己差不了几岁的小伙儿,眼睛很亮,长的挺英挺,身体看起来结实健康,个子应该比自己高一些。干起活儿来很麻利,三两下把几桶粥搬了出去,放在煤炉上煨着,然后把包子也搬了出去,放到泡沫塑料做的保温箱里。
  
  小排骨吃完东西抹了抹嘴,出去要付钱给那小老板。可人家执意不收,说你晕我店门口了这顿算我的。这会儿学生陆陆续续都开始来了,在叽歪下去反倒影响人家做生意,吴溪点点头,又道了声谢就走了。
  
  百米开外冲过来个人影,跑近了才开始叫,“吴溪!”可小排骨一眨眼转了个弯儿就消失了。来人冲得太快,一不小心带翻了豆浆桶,热乎乎的豆浆洒了出来,煤炉也翻了。那人躲得快,豆浆只溅到身上一点,可后退的时候撞倒了摆在外面的桌子,摔倒之后铁腿的凳子连带着倒了下来,结结实实砸到小腿上,疼的那人倒抽一口冷气。
  
  周围的学生躲得也快,这一番闹腾还在没有祸及无辜。
  
  看着吴溪消失的街角,苏潜懊恼地捶了一下冰冷的水泥地。
  
  


7

7、第七章 ...


  第七章
  
  苏潜觉得挺神奇的。
  
  这事儿不知道该说是世上好人多,还是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那天小排骨走了之后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有些不知所措。接下来几天都联系不上他,人一直不接自个儿电话。后来他忽然想起来两人的手机有情侣的GPRS定位系统,一查发现小排骨回老家了。一路摸过去正好撞见小排骨。可就这么寸,也怪他从来不会大声叫唤,没叫住小排骨,还在人小吃店门口上演了一出全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