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合记之蛇妻(生子)——喵喵猫喵喵【完结】

分类:婚恋文 时间:2019-05-02 作者|标签:喵喵猫喵喵

文案:

属性分类:古代/东方奇幻/美强/轻松

关键字:牛大春  赤焰  其他

讲的是受妖精吸引并与之交配的体质的樵夫牛大春的故事~

依旧是双性生子的雷文,攻是两根大的蛇精,拇指!

几对CP都是1V1~除了大春之外受都是正常体质嗯。

谢谢观看。

第一章:春好处

不知不觉,冬日里的积雪早已消融,冬日匿藏的鸟雀们纷纷苏醒鸣唱起来,积雪下的小草开始抽芽。这一切都昭示着春天已然到了。

走在树林里,牛大春深吸一口气,这让他这几日心中愤懑不平的浊气发泄了不少去。

牛大春是身居在这林子里一名普普通通的砍柴人,过着平淡的日子。

如果非要说他与别的人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深藏在心中二十余年的秘密。

那就是除了男人的阳物之外,那下面还长着一个女子才有的洞穴。

这秘密让他二十多年来一直孤身一人,不敢娶妻生子,果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只有偶尔去城里送柴火买家用的时候才偶尔能见到几个人,即使是进了城,办完事牛大春也就走了。

可就算是牛大春如此小心,却还是被那妖蛇折辱了!

一想到这里,牛大春心中又羞又愤,那蛇妖一次一次的潜入他的家中,分开他的大腿架在蛇妖的肩膀之上,用那两根阳物操着他前后的两个洞穴,还把那腥臊的白浊留在了他的体内,嘴里还说着一些不干不净的话,甚至还逼迫牛大春叫他相公,央求他操他的小穴,还要为他生一窝蛇崽子!

牛大春这么想着,脸上就被憋得通红,几日,那蛇妖临走前,竟剥下一篇赤红的鳞片塞入牛大春的体内,那鳞片恰好放在了穴心上,不住的搔刮着娇嫩的穴肉,无论什么时候,在那鳞片的刺激下,从那花穴中渗出了蜜液,随着牛大春的走动,竟像失禁一样,牛大春只感觉到那液体顺着粗壮的双腿流了下来,把裤裆都搞得湿漉漉的。

牛大春也试着忍住羞臊,伸手去取出那鳞片,可无奈这蛇鳞像是被下了妖术,偏偏长在那小穴中不出来了,只要牛大春一碰那鳞片,那蛇鳞就向体内钻入一分,更多的粘液也从肉缝中泄了出来,后穴也一阵阵的发痒。

最要命的是,自从被这蛇妖开了苞,之前只是流出些微乳汁的乳尖在高潮之时竟然会流出大量的乳汁,正像是此刻,一想到那妖蛇,他的喉咙一阵阵发紧,这几日来,被开发的两个小洞传来了一阵阵瘙痒,雌穴不消说,连那后门不知不觉竟也湿了,一阵阵空虚的紧。敏感的乳尖早就挺立起来,被粗糙的麻布衣服摩擦着留出了大量的乳汁,沾湿了前襟,流出了一片暧昧的水渍,湿润的乳尖贴在了粗布衣服上,摩擦着牛大春敏感的乳头,从胸口上一阵阵让牛大春浑身无力,只能依附在树上,喘着粗气。

他的手不知不觉的穿过衣襟,重重的揉捏着自己的乳尖,奶水流得更快,那快感从胸膛上一阵阵传来,让牛大春双腿发软,两个洞也不停的发热发痒,可这还不够。

想……想那蛇妖捏他的奶头,吮吸着他那花蕊的蜜液,把妖蛇的两根大阳物塞进来,用力的操干他的小穴,操着他的花心和后庭,让他射出来,用那白浊之物把这两个饥渴的小洞填满,想着想着,牛大春的手就向身下摸去……

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了一阵阵水声。

这水声不啻于一声炸雷,一传来牛大春就他便醒了过来,反手就是一巴掌。

只是被操了几次,他的身体就变得如此下贱了!这火辣辣的一巴掌让牛大春清醒了不少,他低下头,看着池水中的自己,此时他脸上出现了牛大春发觉自己的脸竟然红了。

一阵笑声传来。

牛大春猛地转过头去,发现不池塘里离岸边不远处的地方,竟然有一个妙龄女子沐浴。

牛大春心中咯!一声,完了,之前自渎的样子,绝对被这女子看到了!

牛大春连忙捂住脸,一个劲儿的道歉:“对不起姑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转身欲走。

那沐浴的女子笑的更大声了,就在牛大春急忙转身走的时候,就听着女子脆生生的说道:“这位小哥哥,你认错人啦,我可不是什么姑娘。”

这时,牛大春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背什么湿漉漉的东西抓住,牛大春心中一惊,想把手抽出来,却被这女子牢牢的抓住。

“小哥哥,我可不是什么姑娘,不信你摸摸!”这女子凑了过来,附在牛大春的耳边轻声说道:“小哥哥,你莫要把我认错。”

“不,不我不摸!”牛大春连忙抽出手,却又被这女子抓住,随后这女子抓着他的手,在他的身上摸了起来,所触及的地方一片凝滑,正所谓的肤如凝脂。

“小姐,你不要这样!”牛大春每次把手抽回来,可这女子似是有千钧之力一般,抓住他的手不放开,就这样……牛大春摸到了那个地方,而那个地方分明已经勃起,那东西尺寸巨大,温度也高,火辣辣的直烫手。

牛大春跳了起来:“你,你,你……”看着这裸体的“女子”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肤色白皙,胸部平坦,身下也有那巨大的阳物,可牛大春万万没有想到,长相如此娇媚的美人,竟然是个男人。

“这位哥哥,这下你知道我也是个男人了吧。”那人笑着说道:“能不能劳驾小哥哥你帮我把挂在那边的衣服拿过来?我没穿衣服实在是有些冷。”那人一指,牛大春便看到了挂在树枝上那翠绿的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