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为炉鼎+番外 作者:lililyly【完结】

分类:古代耽美 时间:2019-05-01 作者|标签:lililyly

文案:

原创 男男 架空 高H 正剧 美人受 高H

千年前,仙主与魔皇打赌一战

若魔皇命丧于仙主剑下,则魔界就此消亡

若仙主未能杀死魔皇,仙主则必须永远无条件服从魔皇的命令

所有人都以为魔皇已死,仙界一片太平

千年之后,死里逃生的魔皇回来了

第001章 玩弄师尊的时候,师兄误入了

  千年之前真魔现世,残害众生。

  仙修慕千华率领同道门人奋起反抗,与真魔厮杀三天三夜,终于将其毙于剑下。

  经此一役,慕千华登临仙界顶峰,被尊为仙主,创凌云剑宗,门下弟子各个惊才绝艳,为仙界名副其实的第一仙宗。

  “人人都说,这仙界第一人,仙主慕千华,一袭蓝衣风华绝代,美貌也是三界无双。”

  “不过照我来看,有没有这身蓝衣,慕仙主的风姿,都让人为之倾倒。”

  轻佻的话语,出自身穿凌云剑宗弟子内门弟子服饰,年轻俊朗的青年口中。

  他此刻正身处在凌云剑宗宗主的房间,也就是慕千华的卧室中。

  而慕千华本人,此时正趴跪在床上,浑身上下未着寸缕,背对着青年,臀部高高翘起,圆润结实的臀丘,其间若隐若现的羞涩谷口,腿间柔顺的草丛和已经昂扬着兴奋起来的粉色分身一览无余。

  浑身肌肤透着淡淡的粉色,沁出一层细汗,慕千华浑身微微颤抖,和强行控制住他的身体,强迫他摆出这等羞耻姿态的力量竭力抗衡,语声带喘,愤恨的道:“魔皇季渊任!!!”

  千年之前“命丧”于慕千华之手的魔皇——如今凌云剑宗新任弟子,季渊任笑了笑,道:“是我。”

  他的语气欣然,仿佛老友重逢,爱抚宠物般抚摸着赤裸的慕千华,说:“千年之前你我打赌,我让你刺一剑,若你那一剑能杀死我,则万事皆休。若不能,待我归来,你要事事听命于我还记得吗,慕仙主?”

  “不要挣扎了,慕千华,”季渊任笑道,“你我当日以神魂真灵起誓,如今胜负已定,你既然输了,自然要履行约定。”

  啪的一掌拍在高耸颤抖的臀丘上,掌印立刻红肿坟起,慕千华吃痛,浑身一颤,咬牙咽下闷哼,耸立的男根却不由自主的抖了两抖,顶端渗出晶莹的液体,往下滴在慕千华压着的蓝衣上。

  神魂之誓不可违,慕千华明白,的的确确是自己输了。只要季渊任开口下令,无论多么过分的要求,他都反抗不了。正如眼下这样,对方要求他摆出这双腿大张的羞耻姿势,发情给他看,慕千华只想一剑杀了季渊任,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按照对方的要求做出反应。

  “慕仙主好像不够兴奋呢,”慕千华羞愤欲死,季渊任却觉得不够,想了想,恍然大悟,“难道这千年来,慕仙主竟未曾经过人事,尚不知晓夫妻之道的妙处?”

  季渊任摇头笑道:“仙界真是暴殄天物,竟舍得让慕仙主这样的绝色夜夜独守空房。若是在魔界,以仙主的容姿,何愁春闺寂寞。”

  正在说话,忽听屋外有人敲门,来人轻叩三下门板,在门外恭敬的道:“师尊,弟子有事求见。”

  慕千华脸色一白,季渊任倒是神�c-h-a��怀,伸手握住慕千华硬挺的欲望,一边上下套弄,边故意向屋外大声道:“外面可是林师兄?”

  门外的弟子轻咦,林玉声人如其名,声韵清朗如珠落玉盘,听声辨人,道:“是季师弟?”

  “玉声唔!”

  想要让弟子赶紧走,慕千华刚一开口,握着他欲望的手忽然收紧,用力一攥。因为季渊任的命令,慕千华的身体情欲高涨,已经在爆发的边缘徘徊了许久。先是被套弄一番,此刻再猛然受到刺激,竟在此时射了出来,浊精一股接一股,喷在季渊任手上和身下的衣袍上。

  林玉声听觉极灵,又问道:“刚才是师尊吗,师弟,师尊在房里吗?”

  季渊任道:“在呢,师尊现在不方便说话,师兄先进来吧。”

  慕千华双眼迷蒙,陷在高潮来临过后的失神中,一时未来得及阻拦。回过神来,就听见房门轻响,林玉声从屋外走了进来。

  “师尊、季师弟。”

  不过数步之遥,不一会儿,林玉声已进到内室,站在离两人不远的地方。

  青年站在那里,如自画中走出,满纸水墨山川的灵秀钟于一人,汇聚在他身上。

  对近在咫尺的两人视而不见,林玉声面上系着一条青色绸带蒙住双眼——他眼有旧疾,目不能视,微微偏头侧耳听着周围的声息,向两人作揖,道:“弟子林玉声拜见师尊。”

  没有魔皇的首肯,慕千华体内翻涌的情欲便无法平静。

  刚刚发泄过一次,才软下去的阳物,又颤颤巍巍的开始抬头,慕千华不敢开口,怕一出声便泄露呻吟。

  季渊任轻轻抚摸慕千华的后颈,含笑催促道:“师尊,师兄叫你呢。”

第002章 骗师兄给师尊灌下淫药,无声的当面奸淫

  含怒带恼,慕千华转过头,狠狠瞪着季渊任。

  堂堂仙界第一人,第一仙宗之主,被欺凌得眼中水色迷蒙,只能忍气吞声咬紧牙关忍耐,怕丢脸的模样被弟子发现,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

  慕千华越是要忍,季渊任就偏要他忍不住。

  伸指在面前凌空虚画,变化出一根粗长狰狞,犹如从凶恶魔兽身上取下的阳物。

  阳物粗大如儿臂,青筋盘虬爆绽,只看一眼便让人胆寒。

  季渊任握着这凶器,满怀恶意的在慕千华股间来回摩擦,撑开臀丘间的幽秘窄缝,浅浅钻弄菊口试探。

  慕千华脸都白了,顾忌的看一眼林玉声,忍无可忍的传音给季渊任道:“住手!”

  季渊任扬一扬眉,对还没有认清眼下自身处境的慕千华嗤之以鼻,手中假阳具的龟头对准那从未被开拓过,柔嫩干涩的穴口,稍稍往里刺入一分,铃口对准谷道,季渊任用力一握,那假阳具发出黏腻的咕啾声,一大股艳红色微带清香的半透明脂膏涌入,将干涩的秘处黏腻的填满。

  肠肉接触到微凉的脂膏,如同渴�j-ian��水,立刻活跃起来。

  肠肉自发开始痉挛蠕动,搅拌着脂膏,膏体在谷道内升温融化,原本紧绷的肠肉也开始软化,紧闭的菊口也随之打开,乖巧的含住假阳具的龟头尖端,如同初次为情郎品箫的少女,含羞带怯轻轻的啜吸。

  林玉声行礼之后,久久没有等到师尊应答,耳中隐约听见一些奇怪的声响,鼻端嗅到淡香,林玉声往前几步,再度开口:“师尊?季师弟?”

  额上汗珠大滴大滴往下滑落,浑身软得几乎趴不稳,眼看林玉声一步一步试探着往床边走来,季渊任不加阻止,一声不吭,好整以暇的坐在旁边欣赏慕千华的狼狈。

  好在林玉声是个识礼的孩子,没有慕千华的许可,也不敢贸然走得太近,在离床两步的地方停下来,又问道:“师尊,今日早课师尊未曾出席,是否身体抱恙?师尊,你还好吗?”

  慕千华想要回答,刚一开口,季渊任将那阳具往前一松,菊口被迫张开,辛苦的吞吃进那硕大的龟头,一声甜腻的闷哼从喉间溢出,慕千华浑身一僵,又马上闭上嘴。

  “林师兄,”季渊任道,“师尊今日有些身体不适,刚才我正好在助师尊服药,这药有些难以下咽,师尊现在不方便开口。”

  趁着季渊任分心,慕千华立刻道:“玉声……”

  原是要让弟子赶紧离开,话说出口,却成了:“玉声,为师练功出了差错,眼下起不来身,怕是要休息几日,回头你传话下去,叫其他人近日没有要事,不必过来打扰。”

  显而易见是季渊任捣鬼,慕千华含恨看过去,魔皇回以一笑,拔出假阳具,两指夹住慕千华菊穴穴口,被阳具磨得红艳,融化的脂膏涂抹得软烂水润的嫩肉,捏起一寸用力一拧,慕千华险些落下眼泪,十指将身下的衣衫被褥攥紧揉成一团,后穴又痛又麻又痒,一把火闷在体内越烧越旺,没有宣泄的口子,烧得他几�c-h-a��溃。

  林玉声领命,道:“弟子知道了,定会将话带到,请师尊好好休养。”

  林玉声过来,是因为慕千华无故缺席早课,门内弟子和长老都没有头绪,大师兄正在闭关,便由他这个排在第二的过来看看。

  得了准信,没有其它的事,林玉声准备告退。

  就在这时,季渊任道:“林师兄,师尊的伤有些麻烦,我入门最晚境界低微,又有些笨手笨脚。你比我细心多了,来帮帮师弟的忙,如何?”

  弟子服侍师尊义不容辞,林玉声一口答应下来,问:“什么事?”

  季渊任一笑,招呼林玉声过来,将手中那根粗大狰狞之物交给林玉声,道:“这药囊里存着要给师尊服用的汤药,不过这汤药有些浓稠,需要用力挤压才能出来,也十分难咽。我不够细心,才刚似乎弄得师尊难受了,这次就厚着脸皮麻烦师兄你了。”

  季渊任一边说,一边摆弄着无力自控的慕千华,让人平躺在床上,之后分开他的双腿,双手覆上挺翘的臀瓣用力揉捏,很快臀肉变得红肿,季渊任按住慕千华的腰,找准位置将胯下之物往前送。

  在慕千华仿佛蒙受奇耻大辱,不敢置信的震惊和羞愤中,魔皇的凶兵破开隐秘深谷,涂满脂膏的谷道虽然已经软化,但没有经过充分扩张,顿时感到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