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豪门男寡 作者:豆瓣君(上)【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4-23 作者|标签:豆瓣君 豪门世家 穿书 宅斗

  

《穿书之豪门男寡》作者:豆瓣君

文案:

穿书就穿书,穿成个虐待小叔子的男寡嫂怎么破?!

要知道,开篇卑微低贱,饱受正房兄长欺凌的小叔子,未来却要成长为一个卓而不群的商业大亨,在外足智多谋,威风八面;在内说一不二,独掌家族权柄。

而穿书之后的秦淮,发现自己身为嫡子老大的风S_āo男妻,却正在虐待这个未来的家族掌门。

他知道他r.ì后必将飞黄腾达并且心狠手辣,睚眦必报,故而胆颤心惊。

现在给自己端洗脚水,r.ì后,怕不是会逼自己喝洗脚水吧!

本文穿书,架空、无时代背景。

男寡嫂子受vs腹黑小叔攻

人人都说秦淮眼角边,长了颗销魂痣,能要男人的命。

只有钟信知道,寡嫂要命的地方,不仅仅是那颗痣......

注:本文无任何血缘关系。书中男嫂子亦是在丈夫横死之后,才渐渐与没有任何关系的小叔子产生感情。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宅斗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淮、钟信 ┃ 配角:很多 ┃ 其它:甜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  发生在钟鸣鼎食之家的狗血故事:

  带着守贞锁的男妻、x_ing无能的变态丈夫、受欺凌的“窝囊”小叔、谋家产的入门女婿......

  人人都是欲霸,人人都在算计,人人都是戏j.īng_!

  架空背景,狗血泼尽。豆豆出品,敬请光临!

  首发两章喔!!!

  洞房花烛夜,秦怀俊脸含ch.un,看着丈夫钟仁从枕头下掏出了送给自己的新婚礼物。那礼物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以至于秦怀的一双薄唇半张了许久,仿佛是凝固在空气里的一个圆。新郎喝了不少酒下肚,眼睛里既有雄x_ing动物发情时的兴奋,又有一丝与ch.un宵时刻极不相匹配的怨恼。

  “把衣服脱光了,把它给我穿上!”钟仁醉后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带着大宅门当家人独有的霸道与凌厉,并没有常人面对新婚妻子应有的宠爱。秦怀被他的声音和目光中的冷厉吓得打了个寒颤,二话不说便脱起衣裳。很快,红鸾锦被上满是白得耀眼的ch.un光。

  继而,他在手指微微的颤抖中,穿上了钟仁扔过来的那件“礼物”,一件不知用何种柔韧材料制成的、有些像亵裤的物事。与普通的亵裤不同,除了能包裹住身体的密处,那物事上面竟然镶有一枚沉甸甸的铜锁。

  “过来!”

  钟仁看他将“礼物”穿着完毕,一边喝令着,一边便伸手将他扯到面前,粗鲁的手指在那铜锁上鼓捣了两下,发出“咔”的一声脆响……

  ********************************************

  秦淮从书页上抬起头,有些好奇地眨了眨眼,在脑海里想象着书中那份奇特的新婚礼物——守贞锁的样子。

  没错儿,他正在看的这本名叫《斗破豪门》的耽美小说,自带宅斗属x_ing,刚好写到一个嫁入大宅门的男妻,在洞房花烛夜被新郎逼迫带上守贞锁的情节。

  对于一个喜欢看耽美的大学弯男来说,秦淮最爱的,就是这种有点古早风的宅门争斗戏码。

  毕竟身为一名j.īng_细化工专业的单身狗,生活着实单调。除了偶尔拉一拉心爱的小提琴,基本上就是宿舍食堂实验室的固定模板。而宅斗风的耽美小说,既有男男恋情,又有狗血撕逼,可以充分满足他对平淡生活之外的各种幻想。

  眼下手里的《斗破豪门》,便是这样一本狗血与j-ian情齐飞,撕逼共香艳一色的宅斗文。小说里的很多情节,看得他既瞠目结舌又心旌摇曳。从周末早上开始,一直到黄昏时分,秦淮连吃饭的光景都没有把手机放下。

  《斗破豪门》的故事发生在一个架空的、类似民国的时代,主要人物和情节都集中一个大宅门里。大宅门的主人钟家是有名的香料世家,富甲一方。此际,一手打下家族基业的钟家老爷已经病逝,留下了几房妻妾和七个嫡庶子女。按照家族规矩,现在当家的,是家里嫡出的大少爷钟仁。

  这钟仁虽才年过三旬,却已经娶过四房正妻并数名妾室。骇人的是,从第一房妻室开始,凡与钟仁入了洞房的女人,接二连三,接连暴死,无一善终。久而久之,宅门内外都在传说大少爷身上生着一根“索魂鞭”,怀有yá-ng毒,厉害无比,专能要女人的命。

  因此,在最后一个小妾踏上黄泉路半年之后,钟家又开始为大少爷迎娶填房。只是这一次,在占卜问卦、得到高人指点后,钟家决定为钟仁娶进一房男妻。说白了,便是要用那以毒攻毒的法子,借男人的yá-ng气来解他体内的yá-ng毒。

  那钟仁本就y-inyá-ng不忌,适时又极尚男风,故而对娶男妻一事欣然接受,更亲自出马,挑了个风流的妙人回来。

  这个叫秦怀的妙人,本是八大胡同相公堂子里长大的“雏儿相公”,打小被老鸨驯养,虽才年方二十、却生得俊美风流,吹拉弹唱,无所不能,练就了一身讨好男人的本事。

  在老鸨的严防死守下,虽身处勾栏,却还守着处男的身子,只为着他的初夜能卖得一个大价。想不到,因缘际会之下,竟有机会嫁入了豪门。

  秦怀长在风月场所,耳濡目染、近墨者黑。外表看似清纯,内心却风S_āo无比。在与钟仁初见之时,见这豪门大少风流浪d_àng,便动了ch.un心,对洞房之夜无比企盼。哪成想,花烛之下,锦榻之上,不见丈夫的温存软语,倒被对方喝令着穿上了一副守贞锁……

  这新婚之夜新郎不急于洞房,却给男妻带上守贞锁的情节,让秦淮看得愈发得趣。兼之书中的秦怀又与自己名字同音,便对下面的情节更多了几分好奇,连晚饭都顾不得吃,只管靠在宿舍的床头挑灯夜读。

  哪知这书越看到后面,越是狗血得让他爱不释手。

  原来这书里的钟府,虽是钟鸣鼎食之家,却极尽藏污纳垢之能事。人人都掖着故事,个个都埋着隐情。作者也不给笔下人物太多的脸面,用笔狠辣,把宅门上下男盗女娼的嘴脸都揭了出来,倒看得秦淮目瞪口呆。套用《红楼梦》里的一句话,“这钟府里,只有门前的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

  而书中让秦淮颇感意外的一个角色,是钟家的七子钟信。

  这钟信既非嫡出,也不是庶出,原是钟家老爷酒醉后,强暴了一个洗脚婢女生下的孩子。那婢女惨被强暴,又尽遭冷眼,几次求死不得,在钟信出生前,便渐生疯状,待到产下婴儿,被满床血污刺激,竟真的发了疯。

  钟老爷酒后无德做成此事,略有愧疚。眼见婢女产后疯癫,但婴儿毕竟是自己骨血,权宜下,便将他抱与大房安置,取名钟信。大太太虽又恨又恼,奈何事已至此,顾及钟家脸面,只得应承下来。说是在自己房内养大,实则不过是j_iao给下人看管,旧衣冷炙,也仅是强于自生自灭而已。

  这钟信无依无靠,身份尴尬,名义上是主子,却完全没有其他六个子女的待遇。相反,在趋炎附势的大宅门里,跟红顶白者居多,见他羸弱不堪,便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这钟信似乎也是命犯劫数。

  生下来生母便发了疯,不几年钟老爷又过了世。孤身一个,无依无靠。在大房长大的这十九年间,更是意外不断。不是失足跌下莲池险些淹死,便是被大少爷的爱马踢折了手臂。有一次大房的小厨房失火,他不知被谁误锁在里面,更险些被烧死。久而久之,宅内众人都说他是个丧门星。

  尤其是大少爷钟仁,更是视这个钟家“老七”有如C_ào芥,让他端茶倒水、服侍自己,简直就是拿他当跟班小厮对待。稍有不满便连打带骂,每每提及,必是“丧门、贱种”的骂不离口。

  可是说来也怪,一直不受待见的钟信,在钟仁娶了男妻进门后,却忽然时来运转,开始受到大哥的器重。不仅不再打骂,有时还对他嘘寒问暖,颇有了几分亲兄弟的模样。如此强烈的反差,简直让钟家上下大跌眼镜。

  不再非打即骂倒也罢了,关键钟仁还让这个从前口中的“贱种”,可以进到他与秦怀的卧房。并且每次让他进房所做之事,都是些闺房中的私密之事。

  比如,让他给那位眉梢有颗销魂痣的男嫂子,端上一盆温热的洗脚水……

  “真怪,这钟仁究竟要干什么呢?”看到这里,连看得津津有味的秦淮都忍不住质疑了一句。看多了宅斗文的他,已经开始下意识猜测起作者的思路来。

  而书中的男妻秦怀,一边烦恼着解不开撕不烂的守贞锁,一边纳着闷,不明白看似风流的丈夫,为何成婚数月,同床共枕,却从不与自己行夫妻之实。相反,明明知道自己身为男妻,偏不避嫌,留了个二十出头的小叔子在身边。

  要知道,那钟信虽然沉默寡言、神情窝囊,可毕竟年轻力壮、身上自有青年男子独有的雄x_ing味道。

  秦怀生x_ing本 y- ín ,原以为嫁了男人,便可以一品人生极乐,没想到却被钟仁生生泼了一头冷水。咬着牙守了数月活寡,丈夫偏又把一个大诱惑扔给自己,便不禁动了邪念,看着原本一脸窝囊相的钟信,似乎也愈发顺眼起来,只盼身上这守贞锁,能在小叔子手里解了开来。

  故每r.ì里只要钟仁不在,他便好生打扮一番,有意找些由头,让钟信到卧房里帮忙。自己则中衣微解,半遮半掩,作些吹箫弄琴的风流勾当,且专挑些 y- ín 词艳曲来唱。

  这一r.ì,钟仁不在,秦怀便支开了钟仁的心腹丫头雀儿,喊钟信给自己打洗脚水。待到水来了,他又生出高调,推说自己小腹隐痛,俯不下身,让钟信帮他洗脚。钟信蹲在铜盆前,盯着秦怀轻轻摇晃的雪白双足,半晌没有言语……